公民論壇

夏明:中共面臨的挑戰,是自我的生存問題

音頻 17:40
中國網絡關於中共黨旗宣傳圖片
中國網絡關於中共黨旗宣傳圖片 © 網絡照片

2021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的日子。在歷史的長河中,100年雖然不算長,但也絕不算短。從建黨初期、軍閥統治下的秘密狀態,到大革命時期、開展工農運動、支援北伐;從抗日戰爭中逐步發展壯大,到建立社會主義“新”中國;開始一黨執政至今70多年。。。中共的每一個腳印都在歷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廣告

在過去的百年歷史中,中共犯下過很多錯誤,黨內的激烈鬥爭也始終沒有停止過,即使在習近平時代。然而,錯誤、挫折似乎並沒有撼動其根基,特別是近十年來,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的權力得到進一步強化,“黨領導一切”的宗旨勝過以往、體現在各個領域。如何解讀中國共產黨百年不衰的歷史以及在困境中往往能夠靈活地華麗轉身的秘訣?對此,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表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習近平掌權近10年,從上台伊始展開反腐,到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納入黨章,隨後又着手修憲,為終身執政鋪平道路。。。您如何評論他的種種做法?

夏明:對,習近平現在是一個強勢的領導,而且因為有中國這麼一個大國,而且在一個特定的歷史經濟發展的時期,尤其還有前任像鄧小平留下的一些遺產,還有中國人本身的勤勞創造出的各種財富,使得習近平現在出現一個強勢的政治領導人的形象。所以我們現在就在問:習近平現在的發展尤其他把自己推向了一種高度的個人化的方向,製造出新的個人崇拜,而且他把自己打造成一種復興的中興之主,跟君主這種中國歷史上的中興之主比, 與秦皇漢武相提並論。所以我就要問他:他的種種做法,到底首先是出於什麼原因?然後再可以看看:他這種做法到底是對還是錯?有何價值?

如果看習近平所有的做法,我覺得有三個角度可以觀察:首先(第一個角度,就習近平的個人世界觀,他畢竟是在紅旗下生的蛋。他的成長是在中國在共產黨出現極端主義狂熱主義把中國帶到蒙昧主義最深的這麼一個時期,他的世界觀形成的。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習近平他自己的世界觀他整個的思想模式裡邊,除了紅色中國極權專制尤其是50年60年代的這些極權專制,給他留下的這些想象力以外,他對世界其實了解的是非常少的。所以我覺得從習近平個人角度來說,他受於自己本身的思維價值觀的局限,所以就搞了目前這一套東西;

其次(第二個角度),其實人們很多以為,是中共好像要做大手筆要給世界發展指明方向;好像中國要坐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其實我認為,中共面臨的挑戰,讓它現在想的主要問題,還是自我的生存問題,發展其實是為了它的生存作為一個工具性的。因為它現在面臨的危機其實非常多。如果我們看到它面臨的政治危機,其實面臨著各種反叛包括邊疆各地區還有台灣香港等等問題,都是非常棘手的問題。更不要說黨內還有各種衝突,包括習近平也講到,包括黨內的政治謀殺、暗殺事件。還有就是叛黨的這些事件的發生,等等。所以它面臨的政治挑戰,其實是非常大的。而且它也看到它過去的共產黨的這些盟友國家紛紛的倒台。所以我覺得,我們不可低估它面臨的政治危機、它心知肚明的這個危機有多大。

第二點可以看到,經濟上帶來的各種危機。中國政府享受了一些改革的紅利,享受了一些人口的紅利,所以經濟給了它一點希望,而且中國整個經濟的發展也是一種病態的,也就是說,把土地把人口資源把中國目前老百姓積累下的財富,全部變成國家控制的這麼一個經濟資源,為他所用。但是這些東西最終就在掏空了,最終中國經濟尤其像中國人口,現在敲響了警鐘。不可能像過去的40年,中國共產黨還可以享受這種黃金時節。相反,各種債務危機和經濟危機都會出現。所以我想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它其實到底是在希望?還是產生了某些絕望?我覺得這些都是可以考慮的。

另外,它在國際上的危機。其實我們可以看到,當下沒有任何人比習近平更孤獨。習近平在過去的近10年,搞了所謂的大國崛起,還有什麼“一帶一路”,最後把自己逼進了一個專制地帶,最後把自己逼上了一條死路一條絕路。所以我覺得對習近平目前很多的做法,他其實屬於一種防守在一種退縮,他其實不是一種主動,更多是一種被動。所以我覺得,我們如果對習近平的這些所有的放在一起,我覺得不應該被他目前的所謂的虛假的自信所欺騙。

最後(第三個角度,當然和中國的社會環境有關,中國的社會環境,畢竟這麼一個14億人口的體制,它有幾億人是整個集團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他們非常巧妙的利用了在中國當下體制下的一些既得利益者,然後把其他的要反叛這個既得利益的其實反判既得利益的很多是絕大多數人包括就是在戶籍制度下農村人口的反叛。所以我覺得習近平有意識的利用這種矛盾和衝突,來穩固他的政權。他的整個做法其實我們可以看到有很多危機,還有很多的恐懼。另外我也覺得這種做法不可持續下去的

法廣:習近平思想入黨章,於是便出現了關於習近平權力與毛澤東和鄧小平比肩的種種說法。習近平真的能夠與毛鄧比肩嗎?

夏明:對,我們可以看到:毛澤東跟鄧小平都是在歷史發展的關鍵時刻-不管怎樣-是把中國往歷史的正方往前推了一步。因為毛澤東作為在一個當時整個民族解放運動在二戰的整個反對殖民主義反對帝國主義的整個過程中,不管怎麼樣,毛澤東帶來了中國整個它的一種統一。而且中國作為一個國家建設和政權建設,確實有這個能力能夠推動中國工業化的發展,這點毫無疑問。毛澤東給中國人留下了一個非常大的正面的遺產。當然毛澤東他的負面的遺產也很多。但是我覺得毛澤東在當時的關鍵時刻,確實給中國留下了一些正面的東西。另外你可以看到鄧小平,他的負面的東西也很多,包括跟毛澤東一起做惡也不少。另外他最後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天安門屠殺。儘管天安門屠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他的天鵝的最後的輓歌,天安門屠殺在中國的爭議也很大,但是鄧小平毫無疑問地阻止了文革的繼續的發展阻止了毛主義的繼續的盛行,把中國處於一種轉軌進入到了改革開放。所以沒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沒有鄧小平的把中國的發展從毛主義向改革開放轉軌,也就不會有今天中國人享受到40年的經濟的改革開放的紅利。所以我認為,毛澤東跟鄧小平都是有歷史的功勳的。

但是如果把習近平跟他們相比的話,那你可以看到,習近平基本上是在把歷史拉向倒退,也就是說,他其實某種程度上,毀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甚至毀了鄧小平的戰略、國際的地緣政治的布局,也就是“韜光養晦”,決不出頭,不跟美國搞對抗等等。那你可以看到,多大程度上習近平把中國目前的-無論是放權還是鼓勵私有化全球化,還是在整個發展過程中推動中國大陸香港化,香港利用一個平台把西方國家的市場經濟的東西引入中國-那你可以看到,習近平現在把這些東西全都給毀掉了。所以我們可以說:習近平毀了鄧小平奠基的改革開放。那我們現在要問:習近平是不是會毀了毛澤東留下的中國共產黨的共產黨政權?也就是說,習近平會毀了共產黨的祖業嗎?其實我們如果看看習近平目前的做法,當他把一些他治理的模式回復到毛澤東在剛建政的時候,也就是50年代,當時所謂的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等等,如果跟毛澤東的這些相比的話,那你可以看到,習近平面對着新世紀更複雜的一個14億人口的各種的複雜的戰略經濟政治挑戰,那我認為習近平他的作法其實沒有超越毛澤東跟鄧小平。相反他試圖用毛澤東的一些原始的粗造的做法,來把中國引向一個出路。最後他可能會毀了共產黨的祖業。所以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他不可能-即使在共產黨的這個標準,以共產黨黨史來看-他也不可能跟毛澤東跟鄧小平比肩。儘管他主觀上認為他是要這樣的。而我認為:習近平可能會成為中共最後的一任的領導人,因為他可能最終會毀了共產黨的祖業

法廣:您認為,與其他歷屆前任相比,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的建設方面,做出的最大手筆是什麼?

夏明:我認為習近平現在做的最主要的跟毛澤東鄧小平還有其他像:胡錦濤江澤民相比,習近平最主要的就在於他進行的一個憲法政變,也就是把中國共產黨的這種議行合一、但是它還有集體領導、還有代議制這麼一些特徵的政體,把它給全部揉合成一個“黨軍”一體的這麼一個專制政體。習近平在裡面又打造了自己的個人崇拜。這恐怕是習近平跟所有其他相比,就是全面破壞了共產主義的一些理想主義的一些原則。最後的話,把中國、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變成一個人類歷史上世界歷史上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最龐大的這麼一個極權,這個極權是極端的“極權”,就是全權的這麼一個專制主義。我認為這是習近平的一個最大的手筆。當然習近平還有其他許多的做法,比如:全面的篡改書寫共產黨的歷史。毛澤東和鄧小平當然也會對歷史進行某些評價或者干預,但是他們還沒有像習近平達到這種的極致。

另外你可以看到:毛澤東跟鄧小平,他們都不認為共產主義理論能夠馬上實現於全球。毛澤東對馬思主義理論也沒有那麼多自信,所以毛澤東也經常講到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本土化。鄧小平當然更是具有這個實用的態度。但你會發現,習近平認為:馬克思主義在21世紀尤其是他所說的新時期的馬克思主義,與他習近平思想為所謂革新的馬克思主義,能夠成為人類的一個普世價值,能夠引領人類的社會發展方向,而且因為中國共產黨掌握了這個所謂的理論的武器,抓住這個理論的紅線,所以中國共產黨執政就會永久的執政。所以我覺得這個恐怕是他做的另外一個東西,但是這個東西跟他前面-我說的-“黨政軍”一體的專制極權主義,也是相互配合的。這些恐怕是他的一些特徵

法廣:中國共產黨執政已70餘載,其間犯過很多重大錯誤。但是至今,許多人對共產黨的信念依舊如初,中國共產黨能否經久不衰地存活下去?

夏明:對,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今年是要慶祝它建黨100年。它的目標是要在2049年,要再慶祝它的執政100年,也就是它所說的“兩個100年”的這麼一個歷史的成就。首先我們看到,作為一個政黨歷史上的政黨,存在100多年的有很多。尤其我們看到,像美國的兩黨制的兩黨,都是存在上百年的。西方許多國家,像西歐的所有的社會民主黨等等,都是存在上百年的。所以我覺得一個政黨存在上百年甚至200年不足為奇。中國共產黨現在還沒有達到這個。所以它可能還可以有存活的時期。即使中國共產黨失去政權,它也可能會繼續存在下去。另外,共產黨執政有沒有可能再持續下去?我們看歷史就說,像蘇聯(共產黨)執政了73年。所以人們就在說:73、 84,閻王不招自己至。所以,到底中國共產黨能不能邁過“73”這麼一個詛咒、執政(期限)能夠超過蘇聯?人們都其實還有這個懷疑。當然我們目前來看,恐怕中國共產黨可能會超過,但是你可以看到:西方整個理論裡面,也都非常注意:有些政黨比如說,像墨西哥的革命制度黨,它就連續執政了71年,從1929年到2000年,才在選舉中失去政權。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北朝鮮的朝鮮勞動黨,它其實執政比中國共產黨還要早幾個月。畢竟北朝鮮是在48年就建立,朝鮮勞動黨的全部的組合最後合並是在1949年6月。所以北朝鮮這個黨其實也比中國共產黨持續的更久。那我們會問:它還會繼續存在下去嗎?我認為:它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首先我們承認,中國共產黨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有很大的彈性,這個彈性主要表現出它的務實精神和實用主義,以及它反對這麼一種狂熱主義。所以每次中國共產黨走向滅亡的邊緣的時候,都是因為它狂熱主義極端主義盛行,只有中國共產黨腦子清醒一點, “回到了實事求是的路線”,中國共產黨就會被挽救下來再找到活路,無論是毛澤東幾次挽救中國共產黨,還是鄧小平挽救中國共產黨,還是由江澤民在全球化,給中國找到了活力,都是這樣做的。相反,你可以看到,今天習近平越來越在讓中國共產黨喪失彈性和靈活性,越來越走向僵化教條主義甚至極端主義和狂熱主義。對中國共產黨來說,這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我們再看看其他的五個共產黨政權,他們的存活情況,我們看到:老撾的共產黨其實現在已經回歸傳統,希望他們的君主專制甚至應該得到復活;古巴的共產黨現在也在進行代際更換,也在試圖找到出路;現在越南的共產黨也都投奔了西方加入到西方的陣營,試圖給越南找到出路;所以現在就有兩個死硬的共產黨:一個就是北朝鮮一個就是中國共產黨。我們如果看到共產黨的歷史上也都經歷過黃金時節,像蘇聯在60年代到70年代,屬於發達的社會主義階段;而50年代60年代,北朝鮮的經濟發展比韓國要好得多,當時北朝鮮還被認為是東方的瑞士。但是也可以看到,這些國家經歷了他們的共產主義統治的黃金時節以後,無一不可避免的都進入到了衰退。最後像蘇聯崩潰掉了。

中國共產黨現在也正好在經歷它的黃金時節,但這個黃金時節的盛宴已經結束了。所以說,從歷史的發展來看,中國共產黨好日子已經過完了,下面就要進入到危機階段。中國共產黨有沒有這個彈性去讓自己能夠存活下去?尤其是它所說的“與時俱進與世俱進”。但是我們今天看到:中國共產黨跟時代精神在挑戰跟全世界的主體的價值觀跟全世界的人類共同體在進行某種挑戰。中國共產黨也承認:今天中國在跟西方國家進行冷戰。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中國共產黨其實它任何時候出現大的一個衰變任何時候都可能。也就是說,24小時之內都有可能。因為你不知道,中國共產黨黑箱操作,裡邊會出現王立軍還是薄熙來,還是周永康等等。但是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因為它畢竟掌握了14億人民這麼一個政權;畢竟過去40年還有一些積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看到它綁架中國人,還要綁架一些利益集團的這麼一些人,可能還可以往前像這個大的巨人趔趄往前步行一段時間,而因為他這個大的巨人,就像我們說的“百足之蟲,僵而不死”,所以就是說你要看到這麼大一個巨人突然倒下或者死亡,我覺得恐怕這個慣性來說,經歷的時間可能比其他小的政權會長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