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來鴻

加拿大學者提出北京冬奧人權戰略

音頻 04:39
北京冬奧會宣傳圖片
北京冬奧會宣傳圖片 © 網絡照片

自2020年秋加拿大華裔議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代表保守黨敦促自由黨政府抵制2020北京冬奧以來,抵制的呼聲逐漸升高,並蔓延到西方多國。近日渥太華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亞歷克斯·內夫(Alex Neve)提出北京冬奧人權戰略,建議渥太華以三個步驟就人權問題向北京施壓。

廣告

3月15日,亞歷克斯·內夫在《渥太華公民報》撰文《北京冬奧的人權戰略》,指“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每天都在窒息香港的自由,面臨生存危機的維吾爾人、受虐待的藏人、法輪功、民運人士,被不公正監禁的加拿大公民玉山江、兩位邁克爾、法輪功學員孫茜及被中國判處死刑的四名加拿大人的命運都令人擔憂。在一個有着如此大規模人權危機的國家舉辦奧運會,存在爭議理所應當”。針對抵制奧運是將體育政治化的說法,他反駁說“關注普遍人權是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有約束力的國際義務”,更何況《奧林匹克憲章》早有申明“奧林匹克運動的目標是使體育服務於人類的和諧發展,促進與維護人類尊嚴有關的和平社會。”他認為“捍衛普遍人權符合奧林匹克運動的遠大目標,各國政府和奧委會反對抵制是放棄責任,並不合適。但無論抵制與否,都必須為奧運會制定人權規則”。

亞歷克斯·內夫說“在犯下諸多人權罪行後,北京還決意舉辦奧運,這給國際社會向它施壓提供了機會”。具體到加拿大,他建議實施三個步驟。“一是與其他政府合作,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施壓中國。冬奧前人權理事會還將有兩次會議,各國政府必須下決心在這個世界主要人權機構里譴責世界上最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中國。二是落實加拿大已通過的對強迫勞動產品的禁令、對中國官員有針對性的制裁、保護在加拿大面臨威脅的中國人權活動者的具體措施、難民專項計畫、近幾個月眾議院關於加中關係、國際人權和移民問題的建議。三是加拿大政府、奧委會、媒體、贊助商和運動員都要關注奧林匹克人權戰略”。他建議“在奧運會籌備和舉辦期間,加拿大政府與其他國家協調一致,在關鍵人權問題上對中國持續施壓,就官員是否出席開幕式協調一致。確保奧運期間記者採訪自由,鼓勵報道中國人權問題。購買了奧運轉播權的媒體及贊助商,都需要弄清楚自己的人權使命”。他強調人權戰略“不是政治遊戲,而是尊重奧林匹克運動追求的目標”。

今年2月4日,加拿大奧委會表示不贊成抵制北京冬奧,因“抵制行不通”,並舉例1980年美國帶頭抵制莫斯科奧運會,最終加拿大和中國等66個國家響應,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澳大利亞等80個國家沒有抵制。2月加拿大廣播公司引用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歷史學家尼古拉斯·薩蘭塔克斯(Nicholas Evan Sarantakes)的分析,指那次抵制的前提存在缺陷,把奧運會和冷戰聯繫起來。另外在戰術上忽視了各國奧委會獨立於其政府,被美國遊說的各國政府並沒有對運動員的直接控制權。3月12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稱該組織不是一個能夠在北京冬奧會前解決中國人權問題的 “世界超級政府”,不可能處理“聯合國安理會、七國集團、二十國集團都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

美聯社最近報道說“抵制運動肯定會影響北京冬奧,維吾爾人、藏人、香港和中國民主運動已結成廣泛的抵制聯盟,由於未能說服國際奧委會剝奪北京的主辦權,眼見得北京就要成為首個舉辦冬夏雙奧會的城市,抵制運動改變策略,目標從強硬抵制轉換到軟性外交抵制,他們正與各國奧委會、運動員和贊助商聯繫,力圖再現1980年對莫斯科奧運會的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