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庇護的港人是北京給加拿大的禮物

音頻 04:07
周豎峰已移居加拿大
周豎峰已移居加拿大 © 臉書資料圖片

自2020年11月以來加拿大為港人推出了多項移民政策,如5年內完成大專學業可申請3年工簽,在加港人工作一年後語言達標可成永久居民等,這些因降低門檻而被稱為“救生艇”的政策仍不足以應對港人的移民潮,有學者認為作為港人移民首選國家,加拿大應立即啟動難民庇護系統,《渥太華公民報》更載文指“港人尋求庇護是北京送給加拿大的禮物”。

廣告

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難民及移民政策助理研究員法爾康納(Robert Falconer)和渥太華智庫麥克唐納德·勞里爾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通訊官劉奕雯去年曾聯合在《環球郵報》撰文指“難民庇護系統會是加拿大應對北京香港政策的一張牌”,他們預計“當國際旅行完全恢復時,會有創紀錄的港人逃港來加拿大尋求庇護”,而“加拿大簡化的庇護制度特別適合接收港人”,“開放的難民政策將方便港人在中國和加拿大之間用腳投票”。

今年2月底,曾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擔任志願者的加拿大金融專業人士薩莎·拉瑪尼(Sasha Ramani)在《渥太華公民報》刊文,指港人尋求庇護是北京送給渥太華的大禮。具有哈佛大學公共政策碩士學位的薩莎回顧了“在納粹統治期間,超過34萬猶太人逃離德國和奧地利,移居世界各地。作家讓·梅達瓦爾(Jean Medawar)和大衛·皮克(David Pyke)在《希特勒的禮物》一書中指出,流亡的猶太科學家豐富了西方社會,給西方科學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他說“現在類似納粹的暴行捲土重來,習近平實施自希特勒大屠殺以來人類最大規模的拘押行動,被特朗普和拜登兩任美國總統和加拿大議會視為種族滅絕。北京在香港大規模逮捕、壓制媒體和互聯網及言論自由,圖謀對青年進行洗腦。作為回應,英國實施BNO簽證計畫,向占人口三分之二的500萬港人提供簽證和公民身份。加拿大政策較為溫和,宣布向完成大專以上教育的港人提供簽證和永久居留權,但這種擇優選才的移民制度不能為受迫害的尋求庇護者提供人道支持,正如國會議員拉奎爾·丹喬(Raquel Dancho)所指,著名活動家黃之鋒就沒有資格移民加拿大”。

他認為“受迫害港人護照被扣、被限制離港和被秘密警察監視等,香港遭遇的非常規人道危機令常規解決方案無效”。他呼籲“渥太華儘快為港人開放庇護,欣然接受習近平送來的禮物。庇護不僅是人道,且具更大意義。逃離納粹的猶太移民後來以獲各類諾貝爾獎為接納國做出貢獻,來自前蘇聯的猶太人不僅強化了西方經濟,也為西方軍事和情報提供了寶貴的支持。今天西方正處與中國‘極端競爭’年代,招募通曉中國語言文化、了解中共行為方式的港人,將遏制北京滲透和知識產權盜竊等‘戰略威脅’”。他相信“顯然擔心香港人才外流及隨之而來的尷尬的北京,應對方法極為有限。不承認港人的英國海外公民護照不可能減慢移民速度,取消雙重國籍只會使港人加速離開,進一步損害香港的國際聲譽”。

加拿大香港聯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也呼籲渥太華庇護港人,讓他們從海外使領館獲得旅行證件。十多年前加拿大為營救車臣同性戀者實施了“彩虹鐵路”(Rainbow Railroad)計畫,30年前天安門大屠殺後,加拿大也曾這樣幫助過在海外的中國人。

4月28日香港立法會通過《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授權入境處禁止航空公司搭載特定乘客並要求通報乘客資料,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主席吳溫溫(Winnie Ng)和加拿大勞工大會主席哈桑·優素福(Hassan Yussuff)在《環球郵報》聯合呼籲加拿大移民部在8月1日新法實施前為處境最危險的港人發放特別旅行證件,加快審理港人的移民申請。 在加港人創辦的《灝玥社》也希望加拿大政府加快《救生艇計畫》的審批流程。另據彭博社最新報道,加拿大面向受過良好教育的香港年輕人的特殊簽證計畫從今年2月開放至5月18日,已收到5727份申請,總理杜魯多稱加拿大正“大力吸收”香港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