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來鴻

加拿大輿論重提終止孟晚舟引渡

音頻 04:35
2020年12月4日,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溫哥華家中。
2020年12月4日,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溫哥華家中。 REUTERS - JENNIFER GAUTHIER

自2018年12月10日被中國抓捕至今,加拿大人康明凱和斯帕弗已被囚超過930天,儘管渥太華極力營救,但各種努力均告失敗,而孟晚舟在未來法律程序中卻有獲勝可能,為避免在北京面前陷於被動,加拿大人重提政治干預,希望司法部長終止孟晚舟案的引渡程序,迫北京放人。

廣告

這種政治干預的呼聲曾在去年6月集中出現,康明凱妻子納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呼籲司法部長出手孟晚舟案,加拿大最高法院前法官阿爾博爾也表示司法部應該停止孟晚舟引渡程序,包括前司法部長、前外交部長和前駐聯合國大使等19名加拿大政要聯名致信總理杜魯多要求政治干預,遭杜魯多拒絕,稱“這將危及在海外生活與旅行的數百萬加拿大人”。

今年2月15日加拿大聯合50多國簽署《反對在國與國關係中任意拘押宣言》,3月中國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審理康明凱和斯帕弗,中國問題專家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稱“渥太華的安靜外交策略失敗”,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指“綏靖使加拿大一無所獲”,並主張阻止中國官員到訪,拒絕中國冬季項目運動員入境訓練等。

但無論加拿大方面態度軟硬及如何縱橫捭闔,北京都不放人。6月2日加拿大《國家郵報》駐渥太華首席記者約翰·艾維森(John Ivison)撰文指“舊路行不通,改變策略並不可恥。唯政治干預,才會令兩位邁克爾獲釋”。他說“杜魯多去年獲得支持,是因為當時人們希望華盛頓干預,通過延期起訴讓孟晚舟認罪,但這一希望已破滅,美國司法部堅持引渡”,現在“加拿大隻能依靠拜登說服中國,杜魯多和拜登將於6月11至13日在英國舉行的七國峰會上會晤,杜魯多會優先提及兩位邁克爾,希望拜登幫忙。但這就像美式足球中的萬福瑪麗亞長傳(Hail Mary pass),乃無望之舉”,因為“美國人有自己的優先事項,加拿大不能指望美國,必須自己照顧自己”。

他指加拿大正與中國打一場價值觀戰爭,“但正如英國外交官查爾斯·帕頓(Charles Parton)所主張,西方與中國分道揚鑣而不脫鉤,在利益重疊處要最大限度合作,在其他方面則切斷聯繫”。在孟晚舟和兩位邁克爾的問題上,雙方利益重疊,都希望要回自己的公民。孟晚舟案8月開庭,法官將決定是否將她引渡到美國,6月晚些時候她的律師將提交滙豐銀行內部文件,以證明美國的引渡要求站不住腳。

重要的是,加拿大司法部長大衛·拉梅蒂(David Lametti)有權隨時終止引渡程序,滙豐銀行的新證據可能是個機會。卑詩省高院主審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8月將就孟晚舟是否需要答辯作出裁決,隨後還有濫用程序、起訴是否違反國際法等問題。孟晚舟律師辯稱,美國在中國公民和一家英國銀行在香港茶室里交往一事中扮演了世界警察的角色。法官裁決後,案件將移交司法部長,屆時部長必須就指控是否出於政治動機做出權衡。如果法院和司法部長的裁決都不利於孟晚舟,她還可以訴諸上訴法院,並最終訴諸加拿大最高法院。一旦孟晚舟在其中某個環節獲勝,加拿大將失去對中國的影響。

艾維森建議為避免失去主動,“加拿大司法部長應介入並尋求妥協”。

艾維森還舉例以往的人質外交,2009年加拿大人羅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和路易斯·蓋伊(Louis Guay)在馬里被基地組織劫持,在馬里政府支付贖金並從渥太華獲得相應的援助後獲釋。杜魯多反對釋放孟晚舟,一如2016年他反對與綁架加拿大人約翰·里茲德爾(John Ridsdel)和羅伯特·霍爾(Robert Hall)的菲律賓聖戰分子談判並交付贖金,導致兩人被斬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