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檢調破獲少將共諜案幕後經緯

音頻 05:37
台灣軍情局涉事退役上校張超然資料圖片
台灣軍情局涉事退役上校張超然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10月20日,台灣檢調單位針對一件震撼台灣的「共諜案」採取搜索逮捕行動,被捕的三個重要嫌疑人,都曾任職於台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一位是少將處長,另外兩位是上校,都曾擔任敏感職務。檢調單位長期監聽、監控結果,高度懷疑他們曾把一份情報人員名單交給中國大陸。

廣告

這個月20日,台灣檢調單位針對一件震撼台灣的「共諜案」採取搜索約談行動,被捕的三個重要嫌疑人,都曾任職於台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已經退役多年,一位是少將處長,另外兩位是上校,都曾擔任敏感職務。檢調單位長期監聽、監控結果,高度懷疑他們利用和軍事情報局的人脈關係,曾把一份情報人員名單交給中國大陸。

被約談的人當中,級別最高的是退役少將岳志忠,他曾經擔任軍情局第五處處長,負責統籌過濾軍情局的幹員所陳報的數據,並作情報研析,也曾經是台灣軍情局派駐香港站的站長,對軍情局內部情報作業及人員相當熟悉;另外,也有涉案人員過去曾負責台灣軍方資通電作戰業務,身分都相當敏感。

台灣軍事情報局是個謎一樣的單位,早年經常派出幹員潛入中國大陸,在各地卧底,還要把收集的情報設法傳回台灣,20日被逮捕的軍情局第五處退役上校張超然,被移送地檢署時,就大聲喊冤,說他是台灣第一個特務,還說,「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時,他一個人在大陸,強調是被國家派去大陸工作的。媒體問他,是否被陸方吸收,張回答說「吸收個屁!」,說他去大陸是在保衛台灣安全,當台灣的特務。

面對這三位曾任軍情局重要職務的退役官員,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張超然在這個共諜案中居於主導地位,到案供述的內容跟證人、被告不同,也跟檢方監聽內容不符,可能還有隱瞞;加上觸犯的是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工作法,都屬於重罪;他也有相當財力和人脈,有逃亡之虞,因此裁定羈押禁見。

而前面提到的退役少將處長岳志忠和另一位退役上校周天慈,在偵訊時坦承客觀事實,檢察官認為兩人被動受張超然請託,犯情比較輕微,偵訊後各以十五萬元交保。

根據檢調單位調查,岳志忠曾擔任處長的軍情局第五處,主管情報研析工作,處長手中掌握科技情報、諜員情報、交換情報等三大資源,是台灣總統府高層用來分析做決策的重要依據,中共國安單位吸收張超然在台灣發展共諜組織,目的可能是想布局掌握蔡政府外交、國防的決策依據。

因此,共諜案曝光之後,台灣軍情局召開緊急會議,進行損害控管,下令各單位全面檢視這三名情戰人員曾經掌管的業務,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掌握少將處長岳志忠可能外泄的名單,暫時無法稽核。軍方評估認為,岳志忠等三人退伍已有一段時間,且最近這幾年軍情局已經不再派情戰人員前往大陸,影響應該不大,至於殘餘人員的布建是否可能因此被中國大陸偵破,台灣軍方還要進一步評估。

台灣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工作站透過監聽等搜證查出,張超然、周天慈2013年退役後,邀請一位傅姓軍情局退役上校前往大陸,張超然親自陪他搭機前往,在當地和大陸國安人員見面。

2016年至2018年,張超然、周天慈再約岳志忠前往大陸,曾經三人同行,岳志忠也曾經獨自前往,調查局懷疑岳志忠受周天慈託付,交付情報工作人事相關文件給對方。

另外,張超然、周天慈也在2016年、2017年間,引介王姓軍情局退役上校前往大陸認識當地國安人員,因此辦案人員懷疑,張超然、岳志忠、周天慈都被大陸國安人員吸收,有獲得好處。

另外據台灣情報界人士透露,台灣國安局與軍情局的退役人員,不管退役多久,前往大陸,都會遭中共國安部或其他情報單位約詢,尤其是軍情局的退役人員,幾乎每個到大陸都遭到約詢。岳志忠是一位一生奉獻國家的愛國軍人,同時擔任「中華民國忠義同志會」副理事長,他就是因為前往大陸被中共國安單位約談,而被台灣懷疑是共諜,但是他說,雖然被約談,但並沒有向對方泄露任何情資。前軍情局少將陳虎門也告訴媒體,岳志忠遭到偵辦,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

最近大陸剛剛宣布破獲台諜案,宣稱抓到幾百名台諜,其央視還製作成三集電視節目,要各界注意收看,兩岸甚至為此互相抨擊,就在這個氛圍下,台灣也適時破獲了共諜案,而且是從2013年就開始的案件,現在才爆發出來,時機似乎有點巧合。到底少將處長有沒有泄漏情報人員名單給大陸?聽友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