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台北一周

申請續執照被駁回「中天」抗議當局壓制新聞自由

音頻 04:17
台灣中天媒體標識
台灣中天媒體標識 © 維基百科照片
16 分鐘

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宣布,駁回「中天新聞台」申請換髮執照,中天新聞台將在12月11日失去衛星廣播頻道的執照,12月12日起,不能在有線電視播出了。這家政治立場和綠營南轅北轍的電視新聞台發布聲明,強調這是新聞言論自由最黑暗的一天。

廣告

NCC決定關掉一家電視台,是一件很嚴重的事,NCC的理由是什麼?主要有以下四點:

第一、屢次違規。是說中天新聞台執照效期六年內,共計違規25次,裁罰金額共1153萬元。而且民眾申訴案件從2017年的72件、佔總量不到5%,增加到2019年962件,佔總量超過三成,顯示這家電視台的新聞專業難以落實。

第二是「內控失靈」。是說中天新聞台在2018年評鑒時,內控及自律機制還算完善,但評鑒結束後,就累積大量違規,而且倫理委員會失去批判矯正的功能,更沒有遵守「中天專業倫理規範」及「中天涉己事務新聞制播規範」,新聞部主管還長期懸缺,足見內部控管與自律機制,運作失靈。

第三是「大股東干擾」。NCC說,在聽證會上,中天公司董事林柏川與大股東蔡衍明的陳述中,證實蔡衍明讓前新聞事業副總裁邱佳瑜直接或間接介入中天新聞台,明顯違反「中天電視新聞自主公約」,而且新聞部相關主管都沒有表示異議,印證營運不善。

最後一個原因是,中天新聞換照過程雖然提出八項承諾,但沒有具體說明「如何排除上層股東不當干預」;上次換照的附款,直到被罰款後才落實,因此認為未來六年營運計畫也無法履行。

以上是NCC決定不讓中天電視台換照,逼它關門的四大理由。

針對NCC這項決定,中天發出聲明說,「關掉中天,這是一場政治裁定,政治判決,也宣告台灣一言堂時代來臨,是解嚴以來台灣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台灣已走上獨裁政治。」

中天認為,從聽證會到最後的處理決定,NCC都沒有依正當法律程序進行,中天並引用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里的台詞,事實是從頭到尾「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

中天指出,NCC提出的兩大理由,分別是遭大量申訴,導致裁罰及大股東介入,但卻根本忽略政治操控的因素,中天認為,「如果照這個標準,應該把台灣現在所有新聞台都關掉。」

NCC前主委、政治大學大眾傳播學院兼任教授蘇蘅對這個事件表達她的看法說,確實有些民眾對中天的政治立場、新聞播出有不同意見,NCC不給中天換照的理由也是事實,但她認為「罪不致死」,她說,關台無疑是基於政黨利益的刻意作為,顯示民進黨濫用權力到了極致。

蘇蘅認為,獨裁國家根本不會有和政府唱反調的媒體,反過來說,民主國家應當不敢關掉和政府唱反調的媒體。關掉電視台是箝制輿論、踐踏民主,不但殺了一家電視台,也讓所有電視台都噤聲,批判政府的聲音不再被聽見。反觀美國,特朗普總統對CNN恨之入骨,也關不了台;美國的電視台還可以中斷總統的談話。

另外,台灣有的輿論針對NCC決定關掉電視台不予換照的理由提出兩個質疑,第一是,NCC說,中天過去六年共違規25次,但被裁罰的案件中很多是「政論節目」而不是新聞。可是台灣法律規定,「制播新聞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致損害公共利益」,才應提送主管機關審議;換句話說,「政論節目」並不是新聞,處罰「政論節目」有侵害言論自由之虞。

對這項質疑,NCC說,挨罰的政論節目除了有評論,也有報導,這就是在「制播新聞」。台灣有關輿論質疑,政論節目到底算不算是新聞,難道竟由政府決定?

台灣有關輿論的另一個質疑是,NCC統計,2016年、2019年,中天新聞台被民眾申訴案量都佔總案量三成以上。但2016年正是總統蔡英文第一次當選年,2019則是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失利後的那一年,兩個年份都和選舉、政治動員重迭。而國家各項統計,通常都會排除「季節因素」,唯獨NCC這類統計,沒有把這種可能高度影響申訴量、裁罰量的背景因素排除。

依台灣法律規定,現在中天電視台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向行政院訴願,二是向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做出假處分,爭取在訴訟確定前,能在原來的頻道繼續播出。這是台灣近年來罕見的政府關掉新聞媒體的案件,未來會有什麼發展,歡迎持續關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