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台灣各界疫苗爭奪戰開打

音頻 04:35
台灣急需疫苗,日本決定立即於6月4日向台灣運動12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
台灣急需疫苗,日本決定立即於6月4日向台灣運動12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 AP

8日深夜,台北市驚爆一起偷打疫苗事件,一家叫「好心肝」的大型診所外面大排長龍,傳聞民眾只要持健保卡就可以施打;也有人企圖掩飾,說他們排隊只是在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由於此刻的台灣疫情旺燒,但疫苗奇缺,「有疫苗可打」的好消息立刻引起高度關注,媒體全面跟進報導。9日證實,這裡面果然隱藏弊端,診所被罰款200萬元,市府和中央互批,疫情中心將全案移送檢調偵辦!

廣告

台北市8日深夜傳出一個勁爆的消息,一家叫做「好心肝門診中心」的大型診所深夜正在替民眾接種AZ疫苗,民眾帶着健保卡在診所門外大排長龍,對外界的詢問則遮遮掩掩。在疫苗極度短缺,疫情嚴重的台北市,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場景。

台北市政府立即展開調查,9日上午證實,這家診所施打的對象,並不是中央疫情中心規定的「接種順序」裡面的第一類到第三類人員,共計有1285名非一至三類的對象接種,所以決定對診所開罰200萬元,並取消預約合約診所的資格;另外,診所為什麼能取得超量的疫苗,幫自己的親友、病患施打,可能牽涉到衛生局內部人員的操守,市府已將相關人員移送政風處調查。

沒想到,事情連環爆,市府調查過程中又發現,領取疫苗的不止這一家,另外還有五家,「小禾馨診所」在台北市四個區共有四個分院,拿到85瓶、和眾診所拿到2瓶,總計有六家診所拿到超過2000人份的疫苗。市長柯文哲承認,管控出問題,必須檢討。

但這一切只是剛開始,9日深夜,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對這件事發出新聞稿,措詞嚴厲地說,台北市政府未經允許就把疫苗提供給診所施打,診所也漠視規定,全案將交給司法單位徹查始末,釐清是否有特權介入,並追究法律責任。

指揮中心說,把疫苗提供給不是第一到三類醫護人員的一般民眾,這做法已經嚴重影響尚未施打疫苗的基層醫護人員的權益。

根據他們調查,好心肝診所的醫護人員大多已經到其他醫療院所接種疫苗,而且指揮中心也尚未許可基層診所提供疫苗接種服務,但台北市政府竟無視相關規定,任意將多達1000多劑疫苗撥給這家診所,既違反規定,也不合情理。

這就嚴重了,如果指揮中心只承認醫院才可以施打疫苗,診所不行,那台北市衛生局為什麼把疫苗送到這幾家診所呢?且台北市有兩千家以上診所,又為什麼只有這六家診所才獲得配發疫苗呢?

台北市長柯文哲解釋說,中央疾病管制署4月21日曾發公文給台北市,說合約醫院庫存的疫苗,有效期限快到了,恐怕來不及用完,地方政府可以將疫苗配送到其他醫院、診所或衛生所,讓有需求的人儘速使用。他說,中央可能忘記了。

但指揮中心說,這家診所短時間內就施打1000多劑,究竟是哪些人被通知前往施打、有無特權介入,不僅不單純,也不尋常,其中過程,實令人合理懷疑是否有違法濫權的狀況。因此已將全案交由司法單位調查始末,還原事實,以了解其中是否有人謀不臧、私相授受,甚至偽造文書或違法圖利的相關犯罪嫌疑。

事實上,人謀不臧,私相授受的情形不僅如此,6月10日,台灣媒體大幅報導,中央機關的高官,也出現違反優先級搶打疫苗的情況。比如,總統蔡英文、副總統賴清德到現在都沒有注射疫苗,但和他們一樣列在「第二類」的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國安局局長陳明通卻已經完成注射。

所謂第二類是指「維持防疫體系運作的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官員」,但誰是「重要官員」就只能由官方認定了。因此「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部分官員日前搶先打疫苗就引起各方議論,民進黨立委都批評,連金融機關第一線工作人員都沒有疫苗可打,金管會官員不但沒有幫忙爭取,還自己搶先打,令人寒心。

這兩天又傳出,行政院顧問丁怡銘也已經接種疫苗,行政院的解釋是,有參加防疫會議的閣員都屬於第二類,他合乎規定,並沒有特權。

而外界質疑,應該是第一線的防疫官員,接觸確診者的機會多,風險較高,才屬於第二類的範疇,內閣閣員只是在中央開防疫會議,風險怎麼能和第一線防疫官員比呢?而行政院的說法則是,防疫會議的決策人員跟執行人員是一體的,沒有前線、後線之分,如果要強分前線後線,恐怕是過度解讀。

另外雲林縣長張麗善的哥哥張榮味也已經打過公費的AZ疫苗,被媒體質疑耍特權,張麗善的解釋是,張榮味和她住在前後院,符合第二類的規定。高雄立委黃昭順也以自己擁有藥師資格搶先施打疫苗遭到批評。

總結以上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聽友們應該可以理解到,台灣各界最近之所以對「特權打疫苗」的事件特別敏感,官方甚至張牙舞爪,威脅要把不肯按照優先級搶先施打的單位移送法辦,歸根結柢,就是因為台灣此刻太缺疫苗了,而且照官方的說法,起碼還要三個月疫苗才會陸續抵達,但最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全台已經死亡三百多人,這讓人民膽戰心驚,如果官方無法迅速取得大量疫苗,儘速全面廣泛施打,未來救命疫苗的爭奪戰,恐怕不僅如此,還會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