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疫苗上市東京奧雲明夏可望舉行 中國疫苗接種帶有民族主義色彩

音頻 11:39
Une carte du monde interactive sur un écran LCD. (Photo d'illustration)
Une carte du monde interactive sur un écran LCD. (Photo d'illustration) Getty Images - da-kuk
作者: 夏榕
32 分鐘

輝瑞藥廠表示,已於周五向美國衛生監管機構申請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EUA),這是第一家提出EUA申請的制藥商。新冠疫苗獲將很快上市的好消息傳出後,讓人們對這場大流行將結束燃起了希望。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已表示,奧運會“將是出現在黑暗隧道盡頭的光明”。另一方面,在中國接種新冠疫苗,就算還在試驗階段,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國人似乎不以為意,業然成一種帶有民主主義色彩的運動。

廣告

新冠疫苗獲將很快上市的消息傳出後,輝瑞股價上漲1.6%,其合作夥伴BioNTech股價攀升6%,這一積極消息讓人們對這場大流行將結束燃起了希望。目前美國累計新冠病亡人數已超過25萬,全球累計病亡數已超過130萬。

申請還包括關於大約100名12-15歲兒童的安全數據。輝瑞表示,45%的美國試驗參與者年齡在56-85歲之間。

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阿札爾(Alex Azar)在CBS的This Morning節目中表示,如果數據可靠,“我們可能在幾周時間能就批准這隻有效性達95%的疫苗。”

兩家公司預計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將在12月中之前給予EUA授權,並表示它們隨後基本上將立即開始發貨。輝瑞此前表示,預計今年生產5,000萬劑疫苗,足以供2,500萬人接種。

疫苗上市能否促使東京奧運明夏如期舉行

或許受到新冠疫苗研發捷報不斷的鼓舞,國際奧委會日前表示,奧運會將於明年夏天在東京舉行,據路透社報道,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托馬斯·巴赫上個星期以毫無保留的樂觀口氣表示,明年在東京將有一場盛大的奧運會,在他看來,屆時全世界將在戰勝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後到這裡相聚。他在訪問日本期間說,奧運會“將是出現在黑暗隧道盡頭的光明”。

然而,紐約時報11月20日相關文章寫道,自奧委會和東京主辦方同意2020年夏季奧運會推遲一年舉行以來,九個月過去了,圍繞這一賽事的不確定性並沒有消減多少,儘管舉辦一場成功奧運會的渴望正空前強烈。

紐時文章說,製藥公司輝瑞和莫德納已經宣布它們的新冠疫苗測試取得了成功,預計將於12月開始初步的分發。但是誰也不知道,到明年夏天,有多少奧運會選手、觀眾或志願者能夠得到接種。

文章續問,自四月以來基本上一直關閉着的日本邊境能否開放,讓奧運選手的朋友和家人或粉絲參加運動會?大多數運動員和後援工作人員在比賽期間居住的奧運村,能否起到某種泡泡的作用,與城市本身隔絕?運動員開幕前是否需要在本國隔離,還是在抵達日本後隔離?

主辦方上周三表示可能會限制運動員在奧運村逗留的天數,並要求他們在比賽結束後立即離開,因為他們通常會在這時候進入市內慶祝。開幕式定於7月23日舉行。

奧運會主辦方計畫到下月大致介紹他們打算實施的一系列防疫措施,但是熟悉情況的人都知道,一切都不是確定的,需要所有參賽者做好準備,即使到了賽前最後幾個月也能迅速適應計畫的改變。

然而就在上星期巴赫卻描繪了一場祥和而健康的奧運會,向贊助商釋放了一種明確而又重要的訊息,讓他們準備好在七月來到東京。

在會見日本首相菅義偉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後,巴赫在上周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發言時似乎是在說,奧委會也許可以為來日人員支付疫苗費用,不過他說明年夏天的奧運會不會要求所有到場者接種疫苗。

巴赫表示:“如果有疫苗可用,那麼國際奧委會將承擔這筆費用,然後我們就能與各國奧委會進行合作,因為我們把這一努力視為對我們親切的日本東道主的尊重”,他還說:“我們希望確保為了奧運前來日本的人儘可能都接種疫苗,這樣日本人民就能有信心,感覺受到了保護。”

奧委會官員之後澄清,他們在獲取或分發疫苗方面尚無任何具體的計畫。

此外本月在東京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2020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Toshiro Muto)表示,東京巨蛋和橫濱體育場最近允許更多觀眾入場的實驗,讓奧運官員們有信心採取足夠的措施遏制新冠病毒的傳播。

武藤表示,外國觀眾的入場情況——能入場多少人,以及在怎樣的條件下入場——將於明年春天決定。正在考慮的一些措施包括,要求旅客在登機前進行病毒檢測,並在抵達日本機場之後接受篩查,而不是要求標準的14天隔離措施。

紐時指出,日本的民意調查顯示,公眾對奧運會的支持比較矛盾。據共同社上個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約38%的人支持明夏舉辦奧運,近32%的人說奧運應該再次推遲。近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奧運應徹底取消。

據該文章稱,日本為籌辦奧運會已經斥資120多億美元,不過一些人估計,包括基礎設施項目在內,實際花費在260億美元左右。將奧運推遲一年已經額外耗費了主辦方超過10億美元。國際奧委會將對東京組織方增加一倍捐款至16億美元,以幫助支付這些費用。

紐時文章還引述了智慧樹(WisdomTree)投資公司日本辦事處的負責人耶斯佩爾·科爾(Jesper Koll)表示,一屆傳統奧運會的經濟活動能產生約100億美元的效益。科爾說,對有着5萬億美元經濟規模的日本來說,那隻是個“零頭”。但對賽事主辦方來說,考慮到籌畫奧運的成本,這是舉辦奧運的重要理由。

中國疫苗接種運動帶有民族主義色彩

值得注意的還有,北京政府在疫苗大戰中,為搶得先機與嚴防新冠疫情捲土重來,早已將未經試驗證明的候選疫苗投入廣泛使用。紐約時報11月18日由黃瑞黎與ELSIE CHEN二人署名題為《新冠疫苗效果未知?急於接種的中國人並不擔心》的文章說,一位自疫情爆發被困在北京但需重返科特迪瓦工作的張先生,聽說在義烏可以打新冠疫苗,當晚就做飛機趕往當地,他在一家醫院外面排了四個小時的隊,花了200元,打了疫苗。他對他胳膊上注射的東西仍處於試驗階段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這種態度已在全球衛生專家中引起擔憂。

這篇文章寫道, 接種疫苗的運動可能太成功了。義烏的500劑在幾個小時里就全部用光。其他城市正在對接種者進行限制,或要求他們出示將要旅行的證據。巨大需求催生出黃牛(以前他們主要是幫人購買最新款的iPhone或火車票),有的黃牛以高達1萬元的價錢為想打疫苗的人做預約。

這些接種者可能正在冒很大的風險。接種了無效疫苗的人可能會因為認為疫苗有效,而冒險行事。他們可能會因為已經接種了疫苗,而被禁止接種另一種更好的疫苗。過去曾發生過一些接種未經試驗證明有效的疫苗造成了健康風險的例子。

這些潛在的問題往往沒有人討論。要知道,在一個因曾發生系列質量醜聞而對疫苗持懷疑態度的國家,證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政府官員和主要製藥公司的高管們當然自豪地說,他們已經接種了疫苗。

據紐約時報指出,在看過在中國接種一款候選疫苗的知情同意書副本,上面沒有明確說明疫苗仍處於試驗階段。但中國官員為讓人接種候選疫苗的做法進行了辯護。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高級官員鄭忠偉上個月說,由於國外疫情嚴重,這種做法是“保護他們的生命健康安全非常必要的一個手段”。

紐時文章說,中國的努力已經帶上了民族主義色彩,許多人讚揚本國有幾種進入臨床試驗最後階段的候選疫苗。文章以從西安來北京接種疫苗的王先生為例,他表示不擔心接種的是實驗性疫苗。他花了1000元,接種的是國藥集糰子公司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生產的疫苗。“國家說這個疫苗可以,”他說。“我覺得那就接種一下比較好。”

另外,文章還提到,過早使用疫苗幫助凸顯出一個潛在的問題:獲批疫苗的調配。需求如此之高,讓政府和公司可能在國內以及中國政府承諾提供疫苗的其他國家分配疫苗上面臨困難。

況且,一旦出現與疫苗有關的死亡或疾病的報告,都可能重新引發人們對疫苗的不信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