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報告難產引發熱議

音頻 06:54
路透社照片

本周,由於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報告難產,用中國統計局官話說是需要時間修正,反而引發國際國內的熱議。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一個極權政體的統計報告需要作官方修正是意味着什麼。正如網友“於叫瘦加油”發帖所說:“當孩子考試成績出來支支吾吾的時候,大家就都懂了。人口普查結果也差不多,央媽都提前發愁人口了。大家都能明白吧。”

廣告

近日,知乎上有關人口普查的熱議被嚴格控評刪帖,以至於有網友發帖說:“敬愛的知乎刪帖機器。 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 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視為居心叵測。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 種罪行。 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聲音就是謊言。”

可見中共對難看的人口普查數據所可能引發的連鎖反應是多麼懼怕。那麼他們懼怕的到底是什麼呢?恐怕並非數據本身,而是隱藏在數據背後多年的巨大的權力腐敗可能被戳穿,正如一直公開揭露中國人口統計腐敗數據造假的人口學家易富賢近日發帖所說:人口政策人命關天,人口領域的腐敗的危害性遠遠超過政治和經濟腐敗。我在2007年版《大國空巢》中說:“中國人口統計已經進入了用後一個假象掩蓋前一個假象,再用後後假象掩蓋次前一個假象的怪圈,當越來越多的人牽扯進這個怪圈後,承認真相的阻力就越來越大。 人口普查最大的問題是在數據修正。2000年普查低於預期,反覆補查也只有12.4億,後面額外增加了2000多萬人,公布為12.658億。2010年普查實行“見人就登、見戶口信息就登”,很容易重報,但仍然低於預期,就大幅調高數據以“符合預期”,公布為13.397億人,其中福建省公布的數比原始彙總數多了10.8%。

易富賢在推文後還附加了兩份以往統計數字造假證據,一份來自湖南某基層社區計生員寫給省計生委的一封信,內容是這樣的:我是一名社區計生專干,自從省里搞了全員人口信息採集工作以來,我們基層計生專干可以說是加班日常化.我們也辛苦了好幾個月,本以為做好這個工作是為給今後人口管理提供個好平台。哪知我們的辛苦努力最後都是白費勁,因為統計口徑的變化,以現居住地管理為主,我們在移交工作中刪除了不少人員,導致總人口和育齡婦女數的減少,這時上級領導又不肯了,又改變口徑,一定要我們將總人口數,育齡婦女數提上來,要和去年年報數一樣,一個都不能少,以為我們個個都是張藝謀啊。也不知這口徑是省里領導改的還是市裡領導改的,接下來又是加班加點圍繞數字做文章,不管是哪裡的,管他重複不重複,真是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計生工作的奇蹟啊!好不容易完成上級領導要求的數字任務,本以為這個周末可以休息了,又來新任務了,要求已婚育齡婦女數要達到總人口的20%,怎麼可以要求我們達到?我所在的社區是個典型的老齡化社區,一年的出生人數遠趕不上死亡人數,2010年這過去的7個月,我社區的出生才12個,死亡29個,要我社區達到20%的已婚育齡婦女數,那就只有做假。反正我們已經在增加總人口數時脫離了實際,育齡婦女數也就是造假出成績了,看樣子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點.我們只有將造假”進行到底了。我們離誠信計生越來越遠了! 我們基層計生專乾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另一份來自湖南嶽陽市下轄區人口普查員的信件內容是這樣的:尊敬的領導, 我是屈原管理區的某社區人口普查員,今天是11月10號,也是人口普查登記的最後一天,照理應該是最輕鬆的一天, 但是我作為一名普查員,心裡反而有些不安。本來10月底我們按上面規定,對轄區人口進行了全面摸底造冊,憑良心講感覺數據100%準確 。但是前兩日,負責人突然交給我社區一份名冊,要求我們按照上面的資料重新製表,首先我以為是自己工作生誤,影響了普杳結果,需要重新返工,但看到資科後才明白,我們摸底的數據和這個名冊有很大差距:摸底人口數比資料數少約20%以上,這份表冊包含了不少已經死亡 遷出甚至莫名其妙的姓名;當我表示疑問的時候,負責人說你管這麼多幹什麼,反正是上級的要求。通過我與其他普查員的交流知道了其中內幕,屈原管理區歷來人口根本就是個虛數,在冊人口大大超過實際人口,此舉就是讓轄區達到一定人口基數,具體目的是什麼我們無法知道。今天我向上級報告,並不是因為反工心煩,而是出於普查員的良心和職責,對作假表達強烈反感,我不敢公開自己的身份,只能以這種方式表達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