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語

五號線地鐵口的祭奠

音頻 07:23
鄭州水災頭七日,許多市民前往五號線地鐵口向死者獻花祭奠,財新記者陳亮拍攝了現場。隨後,他被警方帶走。
鄭州水災頭七日,許多市民前往五號線地鐵口向死者獻花祭奠,財新記者陳亮拍攝了現場。隨後,他被警方帶走。 © Twitter

本周,兩張圖片傳遍全網,一張是鄭州市民在五號線地鐵B1站口外,為水災遇難者頭七鮮花祭奠的航拍場景。另一張照片,是一位失去女兒的父親,騎着單車,帶着盒飯,獨自坐在地鐵站口苦等女兒的場景,單車扶手上支着一塊紙板,上面手寫着“妞妞,爸爸還想接你回家”。

廣告

作家艾曉明寫於7月26號的一首詩《有個叫妞妞的孩子要回家》連同這張照片在社交平台瘋轉,艾曉明的詩文中有這樣一段:

你不要認出爸爸

不要擔心爸爸會離開

你不見爸爸才能身輕如燕

你把驚恐絕望和室息

全都留下來吧

讓爸爸扛起這如山的沉重

那個人坐在那裡

他打算坐多久呢?

快遞紙箱的一面墊在他身下

另一面寫着再也不能錯過的重逢

我試圖念完這句話

但怎麼也念不下去

我們要有多堅強或者多柔軟

才能念出這父親的心語

妞妞爸爸還想

接你回家

 

我願地鐵入口從此有一座雕像

刻下這位無名的父親

不要高高挺立像個炸碉堡的

不要底座刻上什麼官方說辭

就這樣低垂着頭

矇著雨衣的男子

卑微執拗沉痛無語

像地面的紙板那樣樸素脆弱

像過時已久比電動車更老的自行車

像那根撐着紙板的竹竿

力盡一己之力支撐着

妞妞你看見爸爸寫的字了嗎

我知道河南老家話管女孩叫小妞

我知道有的妞妞不受待見

成就了異國奧運的傳奇

但我還知道有很多妞妞有這樣的父親啊

他買不起一束鮮花

但他給妞妞帶飯了

他像祭奠者們擺放鮮花一樣

把自己放在地上

要等妞妞過來拿飯啊

他說不起北大教授的豪言壯語

爸爸有錢了給你買個美國戶口

他孤獨地坐在那裡

像洪流肆虐後留下的一塊石頭

你們用擋板遮住鮮花的景象

但怎麼遮擋得了妞妞的爸爸呢

他坐在那裡

哀傷如空氣連通生死

從此想起鄭州就會想起這個父親

從此再也忘不了地鐵帶走了妞妞

從此大雨紛飛都是送別

從此在這裡見證天使的等候

從春到夏從今夜到白頭

 

2021年7月26日夜深

第一張照片的拍攝者南方都市報記者陳衝在發出照片後不久就被警方帶走,要求刪除照片,隨後,我們又看到了當局將自發祭奠場所用擋板封鎖的圖片,接下來又看到勇敢的鄭州市民將擋板拆除,看到奔赴鄭州的西安青年因航拍祭奠場所而遭黑衣人毒打,鄭州市民上前阻攔,高喊“憑什麼不讓拍照!”;我們也看到了前來獻花的一群少年向阻攔他們的黑衣人哭喊“你們還會做人嗎?你們難道沒有孩子嗎?”。

有網友悲憤地發帖說:十年之前,上海市委書記帶着全體上海領導班子集體去靜安區火災遇難者頭七現場獻花哀悼。十年之後,鄭州連遇難者家屬悼念自己親人去世都要偷偷摸模遮住臉,至於獻花,更是如同非法行為一般,還被官方派人給拉起圍牆不許觀看,失蹤的遇難者甚至都不通知家屬就把遺體直接拖去殯儀館打算火化。時至今日,沒有看到任何領導去一線視察慰問,更沒有人出面安撫看望遇難者家人。不要說讓中央領導人來看一眼災區慘狀和慰問1200萬受災群眾了,目前就連省一級的地方領導都沒有看到過!這個十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能倒退成這個樣子,恍如隔世 !”

網友厄瓜多爾的馬里奧發帖說:“這個世界上除了朝鮮,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都不會做出如此冷血無情,畜生不如之事!當一方人民受苦受難!非死即傷!家屬悲痛欲絕之時,自己卻跑到別處接受山呼萬歲,滿足自己極度膨脹的虛榮心!可悲可嘆!”

網友王勁松律師發帖說: 是該給水庫放水泄洪立法了! 因為泄洪無法可依,越來越多的水庫已經成為懸在下游居民頭頂的大患。水庫不把下游居民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不尊重科學,寧願賭下游遭殃,水庫泄洪能不通知盡量不通知,就是通知也幾乎給不了下游居民準備的時間,常常導致行洪區群眾生命財產安全遭遇重大損失。國家對於水庫放水泄洪雖有相關法律法規,但執行細則缺失,更沒有責任追究機制。 從2018年壽光洪災到去年安徽歙縣7月7日被淹,再到這次鄭州上游水庫泄洪加重災情,一次次警告我 們:完善水庫泄洪立法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

一篇題為<五號線門口的悼詞>的網文,將鄭州市民祭奠獻花上的悼詞摘錄如下:

“少年的旅程是星辰大海,來日方長….我們下一個世界見。”

“一路春光,一路荊棘,如驚鴻一般短暫,如夏花一樣絢爛。”

“女孩兒們,很遺憾,以這樣的方式認識你們”

“逝者安息,願那裡陽光明媚,一起安好,來世我們還當同學。一直在一起!”

“hi,今天鄭州天氣挺好的,很抱歉這麼晚認識你們,慢慢走多看一眼你愛的人,來生一定會很幸福,我知道你來過這個世界,願天堂沒有水患,逝者安息,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