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Hélène 的視角 : 還活着 ( Still alive )

音頻 09:32
Hélène Marcoz, artiste
Hélène Marcoz, artiste © LIN Zuqiang

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要向您介紹法國北部的里爾美術館裡的 Hélène Marcoz 個展“Hélène 的視角”。Hélène Marcoz 是法國里爾國立建築和景觀學院的講師。作為一位以攝影和視頻為媒介的藝術家,她系統性地使用一套工作方法:用攝影或攝像器材長時間地定格在一個鏡頭裡,不停地拍攝。換句話說,機位不變,但是鏡頭裡的景觀卻隨着時間的進程不斷發生變化。於是Hélène Marcoz 對變化過程中的圖像進行選擇,或疊加,或取捨,或兼而有之。她鏡頭裡的空間是固定的,但是時間的流動對景物所造成的影響卻是不固定的。藝術家把時間造成的變遷在固定的空間里表現出來。

廣告

Hélène Marcoz 把這種方法用在好幾個系列的作品裡。比方說花的系列攝影: 藝術家把鏡頭放在花的跟前,從花開到花落,在一個固定的取景里,把花的一生都拍了下來。然後,她選擇了其中幾個定格,把它們重疊起來,合成一個畫面。在這個畫面里,我們可以看到一朵花在它生命的歷程里幾個有代表性的片段組合起來的造型。

比方說公園。藝術家用一個固定視角去看公園裡一個可以作為印象畫派塑造的公園景色原型的景觀。春天看,夏天看,秋天看,冬天看。 她把這個視角里的四季都紀錄了下來。然後做取捨,景觀里,有的樹選冬天的樹,有的草選春天的草。經過這個組合,四季在同一個景觀里的不同位置里出現。

當然,Hélène Marcoz 創作法也和人物結合起來。里爾美術館向她征訂了一批攝影作品,於是她就把機位設在一個固定位置,先拍美術館的館藏名畫,然後拍在名畫前欣賞的觀眾。她總能讓觀眾的一個機理特點和色彩特點與這些館藏名作里的一個構圖特點產生共鳴。

Hélène Marcoz 的工作方法不僅僅用於圖片,也用於影像。 她的根據是 19世紀的先驅攝影家 Gustave Le Gray 的攝影作品。Le Gray 將不同時間點攝製的同一取景框里的作品拿出來合成。海平面上是一個時間點拍的,海平面之下又是另一個時間點拍的。拼接的痕跡雖然在,但是如果看的人不是可以聚焦有痕跡的那個區域,一般是不會把拼接痕跡收進視野的。Hélène Marcoz為里爾美術館做得作品用影像翻譯了 Le Gray 攝影作品的方法,將不同時間的的天和不同時間點出現的海洋經過畫面構成取捨後,疊加起來,形成一道獨特的圖景。

Hélène Marcoz 很注意強調她的創作與美術史的價值取向的結合。比方說, Le Gray。 這是一位被美術史確立的照相創作的先驅。Marcoz 用影像翻譯 Le Gray 的攝影作品,把 Le Gray 為人稱道的創造性價值通過當代人的媒介翻譯保留了下來。

在觀眾看美術館名作的系列中,作者對與美術史肯定的作品的掛鉤更加直接。

Hélène Marcoz 本人強調她在創作方法的追求上非常執着。這就給我們帶來一個新的問題, 藝術家是在做一個“形式就是內容”的藝術,還是在做一個“形式為內容服務” 的藝術。

我想,這兩方面都有。她在對創作方法的選擇固定下來之後,在與美術史上的名人名作的關係找到對應的同時,她的工作不知不覺中與美術館的關切結合起來。

里爾美術館向藝術家征訂紀錄觀眾看歷史上的名畫家的圖片。 這個項目實際上是美術館對自身的一種價值肯定和價值分享。分享的過程對於美術館和美術館價值觀的保留具有非常正面的意義。

如果說這種對美術館的價值觀的肯定與分享的初衷已經比較明顯,那麼敦刻爾克美術館向Hélène Marcoz 征訂一組新的觀眾看館藏名作的畫面在形式為內容服務的層面上又進了一步。

當地的市長把美術館轉型為影像資料館。於是敦刻爾克美術館只能從自己的場地里撤走。美術館的研究館員把藏品放進庫房。他們向Hélène Marcoz 征訂了一組類似在里爾美術館那樣的紀錄觀眾在作品前欣賞作品的圖片。這組圖片的意義在這個語境里就很不一樣了。讓藝術產生力量的思路是不言而喻的。

Hélène Marcoz 的創作在對美術史的追求和對美術館的依靠上是非常明確的。她為這次里爾美術館的畫冊特意請了盧浮宮的的一位高級研究館員 Dominique de Font-Réaulx 來參加序言的寫作。她目前還沒有一家長期固定合作的畫廊。她說在美術館辦個展期間,會把一些藏家朋友請到美術館來欣賞作品。

Hélène Marcoz 是一位說話比較內斂的人,語氣平穩。她是一位教師,她說喜歡教學工作。因為她在準備給學生講課的時候,都會思考一些創作上的問題。她的思考會在和學生的交流中得到驗證。教學相長。

在和她的談話中,我比較關心的是她的相對嚴謹和固定的方法,一方面看到了方法的系統性, 另一方面在關心,系統性之外又多少空間留給不可預見的巧合。

Hélène Marcoz 說,她的工作里有相對固定的一面,但也有不可預見的一面。對她來說,她注意到了這一點。

但她拒絕悲觀的固定,她追求的是樂觀的積極的發展變化。比方說,對於畫面中的靜物,她不會把它們說成是死了的標本 (Nature morte),她更喜歡把它們說成是還活着 (Still Alive).

新冠疫情讓她原本在里爾美術館的展覽沒有辦法原汁原味地與觀眾見面,因為封城地時候,展品都鎖在美術館裡,觀眾看不見。但有一天,里爾市政府指示美術館拿出一部分攝影作品掛在美術館大樓周圍的鐵柵欄上。於是觀眾終於能夠戶外來欣賞她的工作;而這部分作品,有好幾個標題,其中一個就是 “還活着” (Still Alive)。

interview en français d'Hélène Marcoz mix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