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

受疫情重創,尚蒂伊城堡亟須國家救助

音頻 04:53
2021年初,巴黎北郊著名的尚蒂伊城堡因疫情影響而陷入財政困境,向政府求助。
2021年初,巴黎北郊著名的尚蒂伊城堡因疫情影響而陷入財政困境,向政府求助。 © Fotomontagem RFI/Adriana de Freitas

新冠病毒疫情重創法國旅遊業,自然也使作為法國旅遊業重要支柱的各文化場所因失去遊客收入而陷入財政困境。位於巴黎北郊的尚蒂伊城堡為此在年初向法國總統求助,以度難關。

廣告

尚蒂伊城堡雖貴有法國第二大古代藝術收藏,但地位特殊, 原則上既不是國家所有產權,也不是私人所有產權。

這種在疫情帶來的危機中凸顯尷尬的特殊性來自城堡最早的主人奧爾良亨利公爵的遺囑。尚蒂伊城堡的古代藝術品收藏與圖書館都緣於這位曾經是法屬殖民地阿爾及利亞總督的政治人物。1886年,他立下遺囑,決定將尚蒂伊城堡、附屬建築以及全部收藏,一併轉交給法蘭西學院繼承,作為他對入選法蘭西學院下屬的法蘭西學術院院士的答謝,也是他不想讓這座方圓7千800多公頃的城堡落入第三共和國政府之手的折中選擇。他的遺囑非常明確,不僅城堡建築內外結構不得有任何改變,而且數千件收藏品以及畫作均不得旅行、不得外借或售賣。就連畫作的懸掛擺放方式都不得改動。城堡可以有新的收藏,但卻不能將自身收藏品與他人交換。這些條件永久有效。倘若有違反,其產權繼承即宣告無效。奧爾良亨利公爵的後人可以立即收回產權。

據城堡目前的總經理Christophe Tardieu向法新社的介紹,城堡如今的主人法蘭西學院雖然是公共機構,但其地位也與其他公共機構不同。尚蒂伊城堡因此不在文化部管轄範圍內,既不能像巴黎歌劇院、凡爾賽宮或盧浮宮等有國家擁有產權的文化場所一樣,獲得政府因應疫情提供的資助,但也不能像私人城堡那樣,獲得有國家擔保的貸款,或讓員工享受半失業待遇或獲得其他疫情救助措施。

然而,因應疫情的防疫限行措施,導致原本遊客雲集的尚蒂伊城堡只能孤芳自賞。正常情況下,這裡平均每年遊客有45萬之多,其中30%都是慕名而來的外國遊客。如今城堡已經閉門謝客數月,票房收入歸零。遠近聞名的馬術隊 130多場演出被取消。 沒有遊客上門,但城堡仍然需要運作和維護,保安需要繼續有人承擔,馬場馬匹需要有人照料和訓練,藝術展品也需要專業人員清掃維護。這意味着需要對130名不同分工的員工發放工資。

疫情之前,城堡原本策畫有德國梅森以及尚蒂伊城堡瓷器收藏特展。130件精美展品展示出18世紀歐洲陶瓷藝人在激烈競爭中設計出的藝術精品,也凸顯出亞洲尤其是中國陶藝的影響。德國梅森是歐洲最早的陶瓷廠,其瓷器有歐洲第一名瓷的美稱。這次特展的有些展品原本就曾在城堡展出,但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流散於各地。很多展品是幾個世紀以來首次重回城堡。展覽於去年9月開始,但12月就因為疫情防疫措施而關閉至今。好在展品出借人理解疫情帶來的困擾,同意將原本今年3月底結束的展覽延期到今年8月。

在正常情況下,尚蒂伊城堡在財政上完全可以自主,保證收支平衡。但無法接待遊客使城堡陷入資金困境。城堡總經理向法新社表示,如果始終不能開放參觀,城堡資金將在今年4月時告罄,所有收藏品的維護、修復都將陷入困難,圖書館的修復工程也無法啟動。為填補資金空缺,城堡已首次在網絡上發起眾籌,並籌集到10萬歐元的支持,但這筆錢遠不能滿足需求。城堡不得不在1月底向總統呼救,因為共和國總統是法蘭西學院的保護人。據悉,法蘭西學院已經與總統府開始商談,需求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