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

社會住房典範:巴黎西南紅崗花園城

音頻 06:20
 位於巴黎西南郊區沙特奈-馬拉布利(Châtenay-Malabry)的紅崗花園城一角
位於巴黎西南郊區沙特奈-馬拉布利(Châtenay-Malabry)的紅崗花園城一角 © site Mairie de Chatenay Malabry

兩年多來,位於巴黎西南郊區Châtenay-Malabry沙特奈-馬拉布利的一片佔地70公頃的社會住房建築群的翻修-改建工程項目引發輿論關注。不僅一些協會組織認為改建方案將破壞這個社會住房的傑作,一些國際知名的建築大師近日也聯名上書文化部長,要求保護這個上世紀烏托邦式城市建設構想的代表作;文化部長巴什洛也承諾願意推動將這個城區列入傑出遺產名錄,加以保護。這就是花園城市,紅崗花園城,cité-jardin de la Butte-Rouge. 

廣告

花園城市設想最早在19世紀末,由英國城市規畫師艾比尼澤-霍華德(Ebenezer Howard)提出。這種城區的特點是不同形式的住宅及各種公共設施,環繞綠地而建,以此方便建立鄰里關係。這種城建構思很快被不少歐美國家借鑒。1916年,法國塞納省公共住房事務處在亨利-塞利耶Henri Sellier的領導下,環繞巴黎,興建了16座花園城市,以解決大批勞工進城帶來的住房問題。紅崗花園城就是其中之一。而紅崗又以其佔地面積之廣,以體現着包豪斯風格的現代主義風格建築、以因建築時期不同而多樣的形式、以及別緻的景觀設計,而在這些花園城市中別具一格。 近90年間,這座城區至始至終保持着它的社會功能。所有住房均為租金低廉的社會住房。

森林環繞的紅崗花園城所在地曾經是一個王家公園 。城區建設構想從一開始就努力尊重當地原有地貌與景觀。不少百年樹齡的橡樹因此得以保存。紅崗是第一座有園林設計師參與設計的花園城,希望給來這裡居住的工人群體提供一個美好的環境。

城區始建於1930年,此後兩次擴建,直到60年代,形成一個佔地70公頃,有4000多戶住房的小區。如今有超過一萬人在那裡居住,相當於沙特奈-馬拉布利市居民的三分之一。建築布局因建築時期不同而異。早期的樓群多是三、五座兩到三層的小樓群,樓後是花園。此後樓層逐漸加高,也開始出現半圓形建築,規模逐漸擴大。塔樓原本是紅崗花園城的一個獨特設計,但最終只有一座塔樓確實建成。建築的材質也體現着時代的不同。早期建築的磚和泥灰逐漸被鋼筋水泥取代。

遵循霍華德的花園城市理念,紅崗住宅樓群分布密度較低,但綠地廣闊,與平頂的粉紅色小樓呼應,被看作是早期花園城市的最好樣板。既體現着社會住房功能,又與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完美結合。 城區居民在這裡有需要自己打理的綠地,也就是所謂工人花園,同時也需要照管將不同樓群與街道間隔開來的草坪與土地。城區管理處每年兩次翻耕這些土地。但與霍華德花園城市理念中讓居民耕種,實現自給自足的設想不同,這些土地的功能只是美化街區,由居民播種點綴。街頭花草因為這些居民自主園藝活動而增添不少自然與多樣。這裡可以說是生態街區的先行者。如今巴黎市府鼓勵市民參與城市綠化與花草播種的努力,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在這個工人住宅區實踐着。

不過,隨着時間流逝,這些樓群的狀況越來越差。80年代的翻修工程結果並不盡如人意。居民均為低收入家庭更引發城區變成單一社群城區的憂慮,有人認為,花園城市原本代表的獨特的烏托邦方案,如今每況愈下,變成名聲不好的郊區城鎮。一份民意調查顯示出當地居民的矛盾心態。不少人認為在這裡居住在別人眼裡形象不好,但幾乎同樣多的人也認為這裡很適合居住。

市政府以建築狀況惡劣以及住房面積狹小、很多住房條件如今已經不符合居住標準為由,提出一項所謂21世紀花園城市的改建計畫。但一些協會組織認為,按照這項方案,最後只有15%的住房可能原樣保存,這將破壞這座花園城市的風貌特點,大部分住房將失去其社會住房的功能。包括讓-努維爾(Jean Nouvel)和克里斯蒂安・德・包贊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在內的多名著名建築師聯名上書文化部長,認為紅崗是法國最出色的社會住房群落之一,也是一個國際樣板,難以想象這些樓群會在樓市炒作中,在推土機下消失。

文化部長巴什洛已表示希望能保存這個一流的城鎮規畫群落。 現任沙特奈-馬拉布利市市長向部長保證,他會推動將紅崗列入遺產保護名錄的工作。但目前並無跡象顯示,市府有意放棄既定的改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