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與巴黎的大小凱旋門

音頻 05:27
4月1日巴黎凱旋門
4月1日巴黎凱旋門 © REUTERS - PASCAL ROSSIGNOL攝影

從五月五日開始,法國紀念拿破崙辭世兩百周年的一系列活動陸續拉開帷幕,無論法國國內對拿破崙個人的歷史功績有多大的爭議,無容置疑的是拿破崙在法國歷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拿破崙不僅僅是一位指揮千軍萬馬的常勝將軍,而且也是一位出色的城建規畫者,在法國首都巴黎隨處可見拿破崙遺留下來的著名的歷史建築。

廣告

巴黎的兩座凱旋門都由拿破崙下令修建,位於盧浮宮附近的卡魯索廣場(Place du Carrousel)的凱旋門,又名卡魯索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修建於1806年到1808年間,1806年,拿破崙在奧拉托利茨戰役獲得大勝之後便許諾他的士兵們將在凱旋門下讚譽而歸。卡魯索凱旋門高19米,寬23米,厚7米。[1]中央拱門高6米,兩側較小的拱門高4米,其外部有8根科林斯花崗岩圓柱,頂部是8位帝國士兵。 玫瑰色大理石的淺浮雕表現了拿破崙的外交和軍事勝利,描繪《普雷斯堡和約》、拿破崙進入慕尼黑、拿破崙進入維也納、奧斯特利茨戰役等場景。

不過,狂妄自大的拿破崙一世又何能滿足於一座小小的卡魯索凱旋門,就在下令修建卡魯索凱旋門的同一年,他又下令修建今天位於香榭麗舍大街的凱旋門,它的規模是卡魯索凱旋門的兩倍,歷時三十年才修建完成,也就是要到1836年才竣工,令人遺憾的是,拿破崙本人卻並未親眼目睹這座雄偉壯觀成為法國象徵的凱旋門。

位於巴黎市中心的旺多姆廣場上的旺多姆圓柱(ColonneVendôme),同樣也是為了慶祝斯特里茨戰役的勝利而修建,修建銅柱所使用的原材料就來自拿破崙從奧地利繳獲的1200門大炮,建築工匠用四年的時間燒鑄了425張銅皮,銅皮被一張張地貼在石刻的圓柱子 上,圓柱頂上豎有拿破崙的銅像。不過,這座銅像可謂歷盡滄桑,最初的拿破崙銅像的頭上戴着桂冠,右手持劍,左手持一個象徵征服的地球雕塑。1814年波旁王朝復辟後,拿破崙的雕像被拉下並被融化,被用來燒鑄亨利四世的騎馬雕像。1833年在法國民眾的壓力下,七月王朝重新豎起一個帶着三角帽 ,穿着長大衣的拿破崙雕像,拿破崙三世統治期間,這座雕像的風格又被換成了一個更威風的古典風格造型。 1871年巴黎公社期間,旺多姆圓柱曾經被拆除,曇花一現的巴黎公社被推翻之後,旺多姆圓柱和拿破崙雕像被重新豎起,至今仍然矗立在旺多姆廣場。

對拿破崙來說,為他歌功頌德的建築似乎永遠不夠,1806年,拿破崙決定將當時正在改建的一座巴洛克教堂建成為“偉大軍隊光榮廟”(Temple de la Gloire de la Grande Armée),已有的基礎被拆毀,但是保留了立柱,這就是今天的馬德萊娜教堂。1808年凱旋門完成後,該廟的紀念意義因而減弱。 拿破崙倒台後,波旁王朝復辟時期,路易十八決定將這座建築改為天主教堂,今天馬德萊娜教堂成為舉行婚禮與葬禮的著名場所,這裡擁有一座聞名世界的管風琴,十九世紀著名鋼琴家,音樂家肖邦(Frédéric Chopin),卡米爾·聖桑(Camille Saint-Saëns),二十世紀的歌星,皮亞夫(Edith Piaf),特雷納(Charles Trenet),幾年前辭世的搖滾歌星哈利戴(Johnny Halliday)的葬禮都曾經在這裡舉行。

拿破崙留給巴黎的第五座著名的建築是巴黎的證卷交易所,這座1826年完工的建築直到1998年一直是巴黎股票交易所,在法國電影上諸多與股市有關的影片中留下了永恆的畫面。今天這座建築被改造成為國際會議中心。

除了由拿破崙本人決定修建的建築的之外,拿破崙還曾經對巴黎的先賢祠進行了大規模的維修,這在十八世紀曾經聖 熱那維爾大教堂的建築在法國大革命之後被用來埋葬為法國作出傑出貢獻的人,法國十八世紀啟蒙運動的重要成員伏爾泰是第一位被送入先賢祠的法國偉人。拿破崙執政期間曾經大興土木修復先賢詞,並且將42人的遺體送入祠內,不知拿破崙當初修復先賢祠時是否為自己做過考量。不知他的後代將他埋葬在榮軍院的決定是否符合他本人的意願。

除了與慶祝個人戰績有關的建築之外,拿破崙執政期間還下令在巴黎的塞納河上修建三座新橋,要知道,1799年,拿破崙上台時,塞納河上已經有十二座橋,但是,很顯然,對拿破崙一世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拿破崙執政期間也曾經改善了巴黎民眾的日常生活,例如化了二十多年的時間修建人工運河,將一百公里外 的清水引入巴黎,此外,拿破崙還在巴黎修建了十多個水塔,為市民飲水提供方便。拿破崙還拆除了巴士底監獄以及沙特萊監獄,監獄的舊址成為民眾可以唱歌跳舞的廣場,他的後人在監獄的舊址上修建了著名的沙特來劇院,與巴士底歌劇院,使巴黎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文化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