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

法國大東部區挖掘出一高盧塞爾特人王室陵墓

音頻 05:59
在法國拉沃發現的大鍋把手,圖案代表希臘神阿喀琉斯。
在法國拉沃發現的大鍋把手,圖案代表希臘神阿喀琉斯。 © Denis Gliksman, Inrap.

本次節目法廣為大家介紹的是考古學家在法國大東部地區特魯瓦(Troyes)發現富藏珍貴古物的一座高盧塞爾特人王室陵墓。 

廣告

在法國香檳-阿爾登地區的拉沃 (Lavau) 發現的考古遺址正逐漸揭示其秘密,首先是發現了一座塞爾特王氏的陵墓。 

塞爾特人其實也與現今巴黎這個稱呼的來源有關,其來源或自公元前3世紀即居住於此的高盧塞爾特人(Celte)捕魚者建立的第一個村莊,名叫:Les Parisii 巴黎西。 

來自法國國家出土預防性考古研究院 (INRAP)團隊在拉沃挖掘出土的這一座公元前 5 世紀初的非凡王室陵墓,其奢華的物品堪比 1953 年在威克斯(Vix)地方挖掘出的那座墳墓中發現的物品。 

它是公元前 5 世紀初位於特魯瓦附近的拉沃 (Aube)的一座特殊的王室陵墓。 該墓位於公元前 1400至1300 年的葬禮遺址上,陵墓中隱藏着一系列奢華的物品,可佐證埋葬在裡面的人擁有很大的權力,也說明了當時當地塞爾和希臘精英之間的來往交流。 

個人化 “定製”的餐飲器具   

考古學家發現的希臘-意大利起源的全套飲料器具,除了發現像威克斯火山口一樣坍塌的大鍋外,還有一個鍍金的銀濾器(用來過濾裝有香料和芳香劑的葡萄酒) 。還有盛裝葡萄酒的套陶瓷器,上面雕刻有一女人,這種屬於雅典陶瓷廠的產品。不過不同於一些普通的陶瓷器,它倒酒的瓶口是鑲金造型。預備考古學院院長加拉斯亞 Garcia說,高盧塞爾特人可能因為它的鑲金造型而認為它有價值。而這個酒罐子一般是為一些特定買主而量身定製打造的。這種情形在東歐如烏克蘭及俄羅斯南部的斯基泰人擁有的現象。 

而這位高盧塞爾特王子是怎麼得到這樣寶物呢? 對於法國國家預防性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學家來說,他或是利用其當時在原材料(來自英格蘭的錫,來自波羅的海的琥珀,也沒有忘記來自奴隸的部分)和希臘商品交易市場所扮演中介角色而獲得的。 

位於塞納河上游的拉沃及其地區是進行此類貿易的理想地點。 希臘人給這位塞爾特王子的“禮物”很可能讓他因此建立了一個非常有用夥伴的權力關係,並獲得了支持...... 兩千年多之後,這個“禮物”也將使人們能夠更好地理解第一個鐵器時代的塞爾特公國,這也進一步加強了拉沃發現的歐洲層面。 

在特魯瓦市附近的拉拉的這項考古發現具有非凡的價值,不僅是因為它的王室陵墓,還有其所收藏的着名物品。 正如法國 Inrap 負責發掘部門的科學經理 Dubuis 指出的那樣,公元前 5 世紀的塞爾特古墓誕生在一個巨大的、更古老的葬禮建築群中。 該場地以其2公頃龐大的面積而著名。 就其年代久遠特點而言,至少在 1600 年當中,整個該族的男人、女人和兒童都將在那裡找到他們最後的居所。 

這個墓地實際上是從青銅時代末期(亦即我們這個時代之前的 1400/1300 年)開始使用的。 在一座 14 世紀墳墓中發現的剃刀,它代表這是一種具威望的對象,似乎表明墓里的這些人已經是精英的一部分。Dubuis 還回憶了該遺址的歐洲維度,以了解最終的青銅時代。  

在第一個鐵器時代,發現了一名持有這種金屬劍的戰士。 一個女人被埋在離王室墓很近的一個挖空的樹榦中,手上戴着青銅鐲子,這引起了考古學家的興趣。 它可能是古墓居住者的親戚(祖先、祖母、或是母親呢?)。 

考古學家對他們進行了去氧核糖核酸( DNA) 的分析,或許可以揭開這個謎團。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埋葬在王子陵墓中的塞爾特高尚人格堅持象徵性地將所有這些早期墓葬整合到他的陵墓牆廓壁內。 其他 DNA 分析可能會確定所有或部分相關個人之間的家庭關係。 墓地四周近三米深的溝渠,再次是經過了當地居民集體努力和要求的結果,無論如何都包圍了整個地區。 這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權力標誌,無疑也是實用主義的標誌(陵墓面積因此就能以很小的代價就增加了兩倍)。明顯地,它長期以來給周圍的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直要等到羅馬時代,人們才再度找到一個奧古斯都時期(公元 1 至 2 世紀)的一個兒童的墓葬。 這座葬禮建築的最後痕跡可以追溯到 200 年代。在中世紀,所有這些紀念碑都被“切斷、剪輯”以進行了一個文化上的更新。 

總之,法國國家考古隊發掘出的這個塞爾特王室墳墓文物的遺產古物,呈現出了一種具有代表當時王室貴族權勢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