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前的今天,巴黎新橋“大變身”

音頻 05:05
被克里斯托和讓-克勞德包裹起來的巴黎新橋
被克里斯托和讓-克勞德包裹起來的巴黎新橋 © RFI波斯語部歷史內存圖

1985年9月22日,古老的巴黎新橋由超過4萬平方米的聚酯纖維織料包裹,披上了沙漠金色砂岩的顆粒感與柔光。隨着日頭和月亮的旋轉,天光變換,這金砂岩色也跟着出現了千萬種不同的美。巴黎新橋包裹計畫,距今已經過去了36年整。其作者,保加利亞人克里斯托-雅瓦喬夫,和法國伴侶讓-克勞德,也均已辭世。兩人未能在生前親眼見證問世的作品-包裹凱旋門計畫,則正在此時此刻通過所有傾慕者的溢美之詞,反對者們的攻擊指責,和不屑一顧者們的評論,向世界證明,他們從未離去。

廣告

巴黎新橋始建於十六世紀的亨利三世時期,建成於十七世紀初,名為“新橋”,是因為它是當時第一個其上無居民居所,第一個有保護路人不受馬蹄濺起的泥水的人行道,第一個完整橫跨塞納河,連接左右岸與西岱島最西端的石橋。新橋在1889年被列入法國歷史保護文物,1991年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世界遺產。如今,它是巴黎現存最古老的橋,也是第三長的橋,長238米,內有建造初期遺留下來的地窖和地下通道。隨後,流動商人們紛紛進駐新橋,有為狗提供剃毛服務的,有提供遮陽傘租賃服務的,還有舊書攤位。直到1854年左右,地窖被封起,最後一批商店消失了。新橋還是1910年塞納河洪水的見證物,現今仍能看到當年的水位線。那是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水,也是1658年以來塞納河最嚴重的一次災難。位於左岸的國民議會開會時,議員們不得不坐船前往。

在接下來的歲月里,從18世紀盛大開張的莎瑪麗丹百貨大樓,到亨利四世騎馬雕像被立起,新橋的三百多個牧野神靈怪面雕飾默默保護着兩岸的居民,和過往的行人車輛,免受惡靈的侵擾。1926年,巴黎七號地鐵線延長,新橋地鐵站正式開通。2002年,時任法國經濟部長洛朗-法比尤斯為新橋換上了象徵歐盟的藍色,誕生後的第三年,法國在那一晚慶祝歐元正式開始流通。

對待這樣一個歷史感豐厚飽滿的古跡,過往的眾多建築家和藝術家只是為其稍稍修飾,略添,或略減,從未有更天換地般的大手筆。但克里斯托與讓-克勞德,在不花費法國納稅人一分一厘的情況下,讓巴黎新橋“大變身”:他們起初選擇了亞歷山大三世橋,但隨後卻覺得(克里斯托嫌亞歷山大三世橋只有一個橋拱洞),新橋更具歷史感,更在巴黎市中心,更與藝術史相連。歷經法式行政程序的速度,新橋包裹計畫得到了時任法國文化部長雅克-朗,時任巴黎市長雅克-希拉克,城建部,交通部,巴黎河流交通局等等的同意,12名工程師和300名專業人員,讓新橋穿上了12噸重的鋼纜條和4萬平方米的織料。蛙人們跳進塞納河,用繩索緊固住下垂的織料,再往上揚起,高山嚮導們接住,打結,紮緊。巴黎的專業工匠們負責監工,在看熱鬧的人群,和被吵醒的酒鬼之間穿梭,忙碌着,河裡的駁船放慢了速度,時間似乎也慢了下來。

14天當中,新橋又新了,只有亨利四世的立馬雕像沒有被覆蓋;14天之後,它重新回到了自己本身的樣子。雖然這一“展品”是暫時的,可逆的,但被包裹新橋計畫吸引的人們,在金砂岩色織料撤掉後,再看新橋的目光,開始變得不同。以往沒有仔細關注過新橋的人們,也因此產生了去了解它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