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泰觀察:緬甸事件或引導國際風向

音頻 06:09
Podcast
Podcast © FMM

緬甸軍人發動政變後扣押了包括國務資政昂山素季在內的所有國家領導人。這一突兀舉動引起國際社會輿論嘩然,緬甸未來何去何從成為各方矚目的焦點。奪權的緬甸軍人下一步將如何收拾局面?現年76歲的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領導力是否依舊?對比之下,東南亞媒體則更加關注緬甸內部矛盾爆發對亞洲地緣政治所產生的高度敏感性以及這一事件對國際風向究竟會造成多大的改變。

廣告

泰國通訊社報道,緬甸軍人2月1日奪權後,掌握實權的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下令成立緬甸國家行政委員會 (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 : SAC),緊急任命由軍人和少數民族代表組成的16名聯邦委員。截至2月5日為止,該委員會已經發布29項行政命令,任命22名新內閣部長和更改政府機關名稱,包括將“總統府”更名為“國家行政院”,將“聯合政府大廈”更名為“國家行政委員會辦公室”。緬甸軍人試圖透過事實證明,該委員會(SAC)已經成為真正掌握緬甸最高權力的行政機關。

緬甸舊都仰光街頭2月6日出現了抗議軍人奪權的示威人群,大約3000名示威者中包括僧侶、社會活動人士以及大批年輕人,他們高舉“反對軍方獨裁”的標誌,呼籲立即釋放昂山素季以及率先表態反對軍人奪權的一群醫護人員。這是緬甸2月1日發生軍人政變後首次爆出大規模公眾抗議,示威活動受到軍隊和警察的嚴格監控。緬甸當局當天下令在全國範圍內切斷互聯網以及電話通訊,並對緬甸民眾宣稱“解禁日期另行通知”。

在此之前,緬甸境內包括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和IG(Instagram)等所有社交網站已被全面禁用。根據使用翻牆軟件的緬甸民眾傳播資訊透露,緬甸社會普遍對軍人奪權感到震驚與憤慨,迫於高壓統治,一些人以不定點集會敲打鐵器發泄不滿,一些人試圖向國際社會尋求支持與援助,一些發表批評言論的媒體記者則遭到當局逮捕。與此同時,緬甸官方媒體出現了大量對民盟執政的負面評論,包括對昂山素季個人領導力的抨擊。

無論如何,此次緬甸軍人奪權引起國際輿論嘩然,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表示嚴重關切緬甸國內事態的發展。但該份聲明中並未提及“軍事政變”的字眼,引發人們對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間運籌帷幄產生莫大遐想。

根據遭遇政變的緬甸前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證實,昂山素季當前被軍方軟禁,健康狀況良好。據悉擔任緬甸國務資政的昂山素季此前跟軍方多次進行周旋,雙方談判破裂,昂山素季以及民盟領導的民選政府在新一屆國會開幕當天(2月1日)遭遇政變,民盟重要成員隨即陸續遭到拘捕。泰國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顧問蘇奈(Sunai Phasuk)表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緬甸軍人此次奪權實屬意外,事後觀察軍人所採取的手段和措施均引用法律依據,說明軍方對發動政變早有預謀和規畫。緬甸當局扣押昂山素季的理由是“非法持有無線對講機(Walkie-Talkie)”,相關法律規定該罪名的扣押日期最長到2月15日,屆時將以何種理由進行拘押,軍方必須提供新的說辭。昂山素季在緬甸民間享有極高聲譽,被譽為緬甸人民的“母親”。

泰國法政大學緬甸問題研究員頓亞帕副教授(Dulyapak Preecharush)分析指出,這次緬甸軍人奪權反映出此前在民盟治理下悄然發生的社會層級流動(Social Mobility)對軍人政權形成了莫大壓力,儘管軍方在司法、政治、武裝力量上擁有絕對優勢,但軍隊顯然意識到在民間的政治影響力趨向減弱,因此無法容忍民盟繼續開展下一個五年的執政工作。儘管這種做法勢必造成政府意志與民間意識產生更大的落差。然而在東南亞國家中,泰國與緬甸的政治體制都帶有“軍人實權+民主選舉”的顯著特色,國家武裝力量和主要行政部門均由軍隊掌控實權,導致無法落實真正的“民主政治”,更何況這種薄弱的民主體制絲毫不具備任何自我修復能力。因此,緬甸軍人何時還政於民仍是一個未知數。

泰國媒體評論人士將此次緬甸軍人奪權放在世界格局演變中進行觀察並且得出“時間點較為敏感”的結論。時值美國總統換屆後全球關注白宮亞太政策,新晉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周發表首個外交政策講話時提及“美中是最嚴峻的競爭者”,但華盛頓願意在符合美國利益的前提下保持跟中國的合作。

拜登發表對外政策講話時還提及近期發生內亂的俄羅斯和緬甸,言稱這是其上任後即將面對和解決的“兩個危機”。白宮發言人事後進一步表示,美國正在聯合全球範圍內的戰略盟友,調動所有力量對東南亞國家的軍人獨裁進行施壓和制裁。分析意見認為緬甸作為中國的近鄰,若以“美國利益”眼光進行衡量的話,勢必跟“北京利益”存在諸多不符合。中國當前正在推進落實“一帶一路”地區發展戰略,這需要所有地區國家的和平與穩定作為大前提,儘管北京當局始終對美國傳達“共同利益大於分歧”的聲音,但由於各自不同的價值觀取向,英國和美國針對此次緬甸變局所展現的態度是否跟北京產生新的分歧,各方正在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