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緬甸局勢動蕩  美中持續博弈

音頻 06:24
緬甸各地爆發遊行反對軍政府政變
緬甸各地爆發遊行反對軍政府政變 © STR AFP供圖

緬甸軍人奪權後至今未釋放文人政府領袖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兩天前傳出緬甸軍警血腥鎮壓示威民眾的消息更引起國際震驚。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際社會主張對緬甸局勢進行干預,包括中國和東盟在內的鄰國則主張不幹預政策,希望通過建設性接觸幫助緬甸人民尋求解決自身問題的道路。觀察人士認為當前緬甸不安全現狀對亞太地區總體的和平與發展毫無裨益可言。

廣告

繼一名緬甸示威女學生死於軍方鎮壓後,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Mandalay)日前又傳出警察射殺平民的消息。新加坡外交部隨即發表聲明,對緬甸局勢升溫表示高度關注,發言人指責緬甸警察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簡直無可辯解。作為東盟本年度輪值主席,文萊外交部表示東盟高度關切緬甸局勢,盼望緬甸局勢早日恢復穩定。東盟希望緬甸的內部事務最終由緬甸人民找到長期而有效的解決方案。迄今為止,東盟對緬甸局勢秉持不幹涉內政原則。目前正考慮召開非正式外長級會議,同緬甸開展建設性接觸,幫助擺脫困境,繼續推進緬甸國內的民主發展進程。

緬甸軍人2月1日奪權至今,緬甸各地民眾持續組織零星示威活動進行抗爭。周六,一則關於“緬甸士兵向曼德勒平民開槍!”的消息出現在各大媒體。緬甸社交網絡頻繁傳播一張印有緬甸士兵舉槍瞄準並帶有 #savemandalay 英文字樣的宣傳圖片,據傳在緬甸曼德勒造船廠的抗議活動中,有兩人中彈身亡,至少六人受傷。一些緬甸軍警鎮壓民眾的視頻和示威者胸部、頭部中彈的血腥圖片也在各大社交網站流傳。這是緬甸軍人奪權至今傳出最暴力和血腥的軍民對抗。值得注意的是,在紀念示威時遭到冷槍身亡的女學生苗兌兌凱(Mya Thwate Thwate Khaing)的人群中,出現了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頭像以及呼籲美國及聯合國派軍隊進行干預的標語。緬甸當地人透露,在這個不平靜的周末,反對緬甸軍人奪權的緬甸明星路明及多名領頭示威的骨幹人士已經遭到拘捕。

緬甸局勢惡化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antonio guterres)譴責緬甸當局使用致命性武器的做法,令人無法接受。美國白宮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推文支持緬甸示威民眾,表示對緬甸局勢深切關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日跟戰略盟友進行會談,敦促國際社會採取果斷措施。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針對緬甸局勢強調,緬甸持續動蕩不符合緬甸國家和人民利益,也不符合地區國家的共同利益。王毅強調緬甸軍方對國家穩定擔負重要責任,希望各方着眼國家民族的長遠利益推進民主變革。

東盟成員國同樣對緬甸局勢給予高度關注,馬來西亞媒體觀察消息指出,以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為主的緬甸軍事將領目前正處在應對國際壓力的關鍵時刻,軍方面對緬甸民眾有“一年內重新組織大選”的承諾,國外方面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際社會揚言要加以制裁;日本宣布放緩對緬甸的投資項目;新加坡呼籲緬甸各方在不訴諸暴力的前提下,通過和平對話解決問題,實現全國和解;印尼外長蕾特諾(Retno Lestari Priansari Marsudi)指出:緬甸人民的福祉和安全永遠是第一位。泰國總理巴育(Prayut Chan-o-cha)針對緬甸局勢表示將跟東盟保持一致立場。

多年來深入緬甸開展田野調查的泰國朱拉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研究生阿奈柴(Anekchai Rueangrattanakorn)分析緬甸問題現狀稱:半個多世紀以來,緬甸社會始終在軍人獨裁與民主制度的泥沼中掙紮,但長時期的軍人統治反而造就多個年代階層的人民對民主制度所共有的嚮往愈發強烈,這也是昂山素季和全國民主聯盟得以接連贏得大選的關鍵原因所在。即便昂山素季執政時期緬甸同樣面臨來自社會、經濟和國際等多方面問題,但緬甸人民願意配合民盟當局執行變革和發展,這是民眾參與意識的重要表現。其涉及到另一個重要因素---人權與自由。此前民盟的施政讓緬甸人民感受到民主制度所帶來的裨益,譬如:原先受到限制的個人權益逐步獲得保障;原本以官僚壓迫百姓的政府機制被啟動起來為人民服務;國家對外開放和外商積極投資讓緬甸人民享受到民主制度所帶來的紅利,因而對個人生活乃至社會經濟的發展起色感到滿意,無法接受歷史倒退回過去的軍人統治時代。因此可以說,緬甸問題的現狀並不只是軍人從民選政府手中接管政權的政治鬥爭,而是一場來自民間力量的強大反撲,如若採用血腥手段進行鎮壓,只會使問題進一步惡化。

泰國前副總理、亞洲和平和解理事會(APRC)主席蘇拉傑(Surakiart Sathirathai)針對緬甸局勢給國際環境帶來的影響進行分析指出,緬甸局勢進一步動蕩必然會引起周邊國家的焦慮,在當前亟待抵抗新冠疫情和發展民生經濟的雙重壓力下,包括中國、印度、孟加拉、老撾和泰國在內的所有近鄰國家都希望樂見一個和平而穩定發展的緬甸。尤其中國作為地區經濟的領頭羊,一帶一路規畫中長達1700公里的中緬經濟走廊在創造未來經濟融合盛景的同時,也存在着衝突激化和合作環境退化的風險,而政局動蕩則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