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泰學者:緬甸亂局牽涉大國博弈

音頻 06:33
紀念死難示威者的緬甸仰光民眾
紀念死難示威者的緬甸仰光民眾 © 路透社圖片

緬甸軍人二月初奪權後國內局勢持續動蕩,隨着民眾反抗風潮不斷擴散,緬甸當局陸續實施軍事管制,由於軍警加大鎮壓力度,血腥與暴力事件進一步升級。緬甸部分少數民族武裝宣布跟當局對立,再添一層爆發內戰的風險。緬甸動蕩局勢波及周邊國家,東盟成員國軍事代表上周召開緊急會議,然而並未取得突破性進展。評論顯示緬甸事態錯綜複雜,個中牽涉大國地緣政治角逐,單獨的外力介入難度極大。

廣告

泰國消息報道,東盟十國武裝部隊領導人上周四(318日)召開視頻會議。這是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Min Aung Hlaing21日奪權後首度出席區域級國際會議。消息稱迄今為止,緬甸反政府示威活動已有224人喪生,被拘捕關押人數超過2千以上。東盟各成員國代表紛紛對緬甸局勢表示關切,呼籲緬甸軍方保持克制,不再對平民濫施暴力。經事後觀察,東南亞媒體並未就敏昂萊如何回復給予詳細報道。分析認為:鑒於東盟成員國之間互不幹涉內政的共識,外界對緬甸事態干預度有限。

不過隨着緬甸事態的不斷惡化,緬甸對地區局勢所造成的破壞性影響正在不斷擴散,譬如:中緬、泰緬、印緬邊境接壤地帶可能爆發難民潮、緬甸商貿環境惡化波及外商投資企業、緬甸民間掀起反華風潮對中資企業進行打砸搶活動等。更令人憂心的是,由於緬甸內部種族分裂加劇,各自擁有不同背景的少數民族武裝開始蠢蠢欲動。專家警告緬甸爆發內戰的可能性加大。鑒於緬甸局勢不符合東盟在維持和平穩定前提下發展經濟的大前提,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昨天呼籲東盟國家領導人召開高級首腦會議,共同尋求幫助緬甸停止暴力、恢復民主的有效途徑。

緬甸前最高領導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目前仍被關押,根據軍方後續提出多項貪污濫權的指控,現年76歲的昂山素季或將面臨長達15年的監禁。昂山素季等民主派領導人釋放無望更進一步激起緬甸內部的民憤。各種流言輿論四起,有說緬甸軍方奪權的理由之一是昂山素季跟中國關係太近。昂山素季上台數年來對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 (One Belt One Road) 區域發展戰略始終給予支持態度。也有說緬甸軍方跟北京的關係更為密切。無論如何,緬甸國內因坊間傳言而形成的反華情緒已經導致20多家中資企業遭到搶劫和破壞。

泰國朱拉大學東南亞問題研究員比迪副教授(PitiSrisangnam)分析認為緬甸亂局背後存在大國博弈的陰霾,原因主要來自緬甸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戰略優勢。緬甸在中國日益強大並亟待突破地理缺陷爭取海權的過程中逐漸凸顯出關鍵作用,因而成為中印美俄等大國角力關係的重要平衡點。

中國和印度均為亞洲大國,東西對望,唇齒相依,既在地緣與經濟上彼此依存,又在意識形態上矛盾對立,從國際關係史角度縱觀中印兩國的對外關係始終在俄羅斯(包括前蘇聯)和美國之間搖擺或交叉,中俄交好印度則跟美國拉近關係,中美交好印度就跟俄羅斯深化合作。所有亞洲國家都處在中印美俄等大國保持戰略平衡的棋盤中,尤其地處中印兩國之間的緬甸和孟加拉國,更是自然牽涉局內,無法置身事外。

泰國媒體透露,緬甸和印度軍方關係良好,為了支持緬甸向俄羅斯認購潛水艇,印度海軍曾在2019年將一艘退役的俄產潛水艇,翻新後贈予緬甸試用。一般關於潛水艇的交易與合作必將涉及相關地區的地形地貌和水文資料。隨着中國在孟加拉國吉大港區(Chittagong)建成深海碼頭,於2020年底投入使用以及孟加拉國和泰國決定向中國認購潛水艇。另一方面,因佔據天然地理優勢而以印度洋霸主自居的印度,勢必不樂見中國掌握整個孟加拉灣乃至南印度洋的地形地貌以及水文資料圖表。回顧以往印度的對外政策相對保守,而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抗拒和防禦中國的同時則進一步對美國及盟友敞開了懷抱。相反,莫迪對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區域發展戰略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均持反對態度。

比迪副教授分析不久前召開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會議” The Quad)延續了2017年特朗普時期制訂的大戰略方針,拜登團隊同樣將中國視為最有實力的挑戰者。今年三月初美國公布關於《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內容指出,美國在側重主體防禦、經濟、外交和軍事與科技戰略中,特別指出中國和俄羅斯有意持續擴大全球影響力,中國則是有實力從多方挑戰以美國為主國際秩序的主要競爭者

泰通社援引印度媒體報道,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上周訪問印度時雙方就共同強化印度洋-太平洋海上安全控制力達成了共識。印度反覆重申堅持海上航行和飛行自由、在遵守國際法前提下合法貿易。奧斯丁亞洲行還走訪了日本、韓國等美國在亞洲地區的主要戰略盟友。東南亞評論觀察指出,未來印度和美國海上安全合作的實質性進展如何,將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印共同應對中國影響力的迫切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