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泰學者:緬甸民主改革意識覺醒

音頻 05:29
Podcast
Podcast © FMM

緬甸軍人奪權至今已經進入第四個月,在新冠疫情的摧殘打擊下,關於緬甸民眾示威抗議、少數民族武裝跟當局對立的消息層出不窮。儘管如此,泰國的緬甸問題研究專家仍對緬甸人民的民主改革意識覺醒抱持樂觀態度。

廣告

綜合泰國消息報道:不久前被緬甸當局定性為“恐怖組織”的緬甸民族團結政府(NUG)宣布組建人民國防軍(PDF),近期傳出跟緬甸少數民族武裝欽民族戰線(Chin National Front)聯手合作的消息,雙方達成關於摧毀緬甸獨裁體制、實施聯邦民主制度的共識。5月初,聯合國負責調查緬甸人權狀況的獨立專家安德魯斯(Tom Andrews)呼籲尚未對緬甸實施武器禁運的國家緊急執行武器禁運,同時支持聯合國安理會採取介入行動。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 Jaishankar)上周赴華盛頓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進行戰略夥伴關係討論時也談及緬甸時局問題。與此同時,中國和俄羅斯針對外部干預緬甸事務持反對態度,兩國外長分別就緬甸問題提醒各界稱,外部干預只會讓緬甸內部事務更加混亂。

不容置疑,當前複雜多變的緬甸局勢已經成為影響地區安全與穩定的重大變數,而緬甸內部諸多問題令外界感到霧裡看花。對此,泰國法政大學歷史人文學院資深學者昌威(Charnvit Kasetsiri)提出幾個關鍵詞以資外界對緬甸的歷史及社會問題進行觀察和思考,分別是:君主制(Monarchy)、軍隊(Military)、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緬甸歷史上經歷了逾千年的君主制、多個統一的封建王朝、包括近代被英國殖民和日據時代,如今自稱緬甸聯邦共和國,實行上下兩院(民族院與人民院)聯邦議會制。從歷史跨度進行觀察,緬甸人民正在經歷一場由封建君主制向民主制度進行探索和轉變的思想變革,智慧的方法並非斷然抵觸過去,而是如何利用消逝了的君主制影響力逐步開展時代性變革。由此看來,緬甸人民追求民主進步的意識始終是覺醒的。儘管君主制的有利之處也不容否認---王室在政府與人民爆發衝突時可發揮緩衝作用,不至於造成太多的流血事件。

泰國英文媒體《民族報》前總編蘇帕拉(Supalak Ganjanakhundee)分析稱,緬甸民間今年二月以來連綿不斷的抗議活動跟以往的抗爭不同。觀察發現緬甸青年學生的社會領導角色消退,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Civil disobedience)的更多是普通人,這些人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社會力量,他們職業分布廣泛,譬如工匠、理髮師、商販、境外緬甸勞工、社會活動人士、被罷黜的前外交使節等。另一方面,現代通訊技術為過去幾乎完全封閉的緬甸打開了資訊的窗口,更易於外界對緬甸軍人的作為進行監督。

擁有緬甸問題研究專家身份的蘇帕拉認為,泰國與緬甸在民主改革道路上堪稱難兄難弟,軍隊(Military)的角色和作用在國家政體中歷來佔有重要地位,區別僅在於兩國軍人各自所塑造的對外形象不同:泰軍人親和願意接受對話,緬軍人暴戾而且一意孤行,然而二者的獨裁本質不變。此次緬甸軍人奪權後,緬甸民間爆發巨大反彈,從而道出了廣大民眾拒絕回歸獨裁體制的心聲。雖然相信這股民間力量不足以扭轉當前的緬甸政局,但必定會對執掌政權的軍人集團產生促動作用,推動軍人執行顧及民主意識的改變。

關於緬甸未來的政治前途,泰國農業大學歷史系副教授拉麗達  ( Lalita Hanwong)認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回歸政壇希望渺茫。在軍人掌握憲法先機的背景下,現年76歲的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日前出庭聽審。她領導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不久後或將遭到解散。

目前泰國社會同樣存在一股呼籲民主改革的民間力量。如今領導抗議活動的幾名學生領袖被當局拘押,但是反對執政當局的民間力量正逐步彙集並且日益壯大。對此,泰國學者認為由於泰國跟緬甸的國情不同,在推進國家與社會進行民主改革的發展道路上,緬甸人民的覺醒意識遠遠超過了泰國民眾。

 

 

曼谷 江楓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 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