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專欄

泰學者:上合機制-新超級大國組合

音頻 06:13
上海合作組織
上海合作組織 © 網絡

上海合作組織成立二十周年紀念日之際,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總結成員國合作模式---結伴不結盟、對話不對抗,強調支持彼此捍衛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反對外部勢力干涉各國內政的立場。對於上合機制頗有研究的泰國學者指出,上合組織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作用不容忽視,未來或足以改變國際政治原有的面貌。

廣告

泰文版《上海合作組織-新型超級大國組合》一書撰寫者,朱拉隆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瓦沙娜(Wasana Wongsurawat)認為泰國乃至其他東南亞國家對於上海合作組織(SCO)至今並未給予足夠的重視,事實上該組織堪比亞洲版的北約(NATO)。

現由八個成員國組成的上海合作組織,其前身是在1996-2001年運作的上海五國會晤機制,初始成員分別是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各方基於加強邊境地區互信和裁軍開展對話,繼而發展到在政治、安全、外交、經貿等領域的互利合作。隨着後期烏茲別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印度加入,上合組織規模不斷壯大,有蒙古、白俄羅斯、伊朗、阿富汗四國作為觀察員,還有六個對話夥伴國,即: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爾、斯里蘭卡和土耳其。

泰國農業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郭威(Kowit Wongsurawat)認為上合組織堪稱繼1949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立以來當今最強大的國際安全組織。該組織即將在21世紀發揮出不可忽視的作用,其推動國際事態在各方面的發展足以改變當今國際政治舞台原有的面貌,甚至還具有將世界重新帶回冷戰時代的潛力。

泰國學者回顧稱二戰後美國與許多西歐國家為反對蘇聯擴張而組建了北約,目前擁有30個成員國。按照北約協定,一旦確認成員國受到攻擊,其他成員國將即時作出反應。就在不久前,北約成員國公報首次把中國列為“系統性安全挑戰”,進一步的事態發展勢必給亞洲安全局勢帶來重大影響。

郭威研究認為蘇聯解體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勢力向東歐和中亞地區進行滲透應是敦促俄羅斯和中國聯手應對這一地區威脅的主要原因。1991年蘇聯解體後分裂為15個國家,俄羅斯成為前蘇聯的繼承者。由於過去的軍事威脅解除,北約繼而擴大關注反恐、能源、全球暖化、網絡攻擊等議題,逐步開始涉足俄羅斯繼承的前蘇聯勢力範圍,北約接納跟俄羅斯毗鄰的 12 名新成員(亦稱:獨立國家聯合體),俄羅斯認為此舉對其國家安全構成了直接威脅。與此同時,美國勢力也逐漸向前蘇聯勢力範圍的中亞地區滲透,譬如: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等,美國租賃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設立空軍基地,以提供美國及其盟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中使用。這一時期美國一度自信地宣稱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已經誕生,美國是唯一能夠依循法治和人權規則重組世界秩序的超級大國。

在當時的國際時空背景下,中國和俄羅斯都注意到來自北約的聯合軍事威脅,兩國自 1996 年起開始討論合作機制,直到1997年邀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三個中亞國家加入,成立了上海五國合作機制。2001年烏茲別克斯坦加入後,該機制宣布成立“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正式擁有六個創始國。該組織以漢語和俄語作為工作語言。

上合組織成立之初公告稱這一機制只是為了解決俄羅斯和中國與中亞五國之間的邊界衝突。然而在 2002 年,上合組織成員國首腦在俄羅斯聖彼得堡會面,各方同意並簽署了相關的組織章程,將合作範圍由建立互信擴展到政治合作,覆蓋安全與軍事、外交、經濟和貿易等諸多領域。上合組織後期還明確了加強反恐合作的政策,反對所有國家採用法治合法性或人權為由干涉其他國家內政或者針對敵對國家進行侵略性報復等。泰國學者對比北約一度針對南斯拉夫、敘利亞採取的軍事行動後認為:美國聯合“北約”跟“上海合作組織”之間展開的對抗,很有可能成為促使冷戰再次捲土重來的一大原因。

郭威認為結合地緣政治方面的優勢,上海合作組織將成為國際政治中不可忽視的重要變量。綜合分析上合組織成員結構分別包括了全球陸地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世界最大能源生產國和出口國,擁有當今最強大的核武打擊力以及名列世界前茅的大型經濟體,因為外部壓力以及內部不同政體、衝突與矛盾等地緣因素而促成的內部團結令上海合作組織的安全協議顯得強韌而有力,足以預示21世紀世界秩序如何演變和發展的新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