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抗疫方式會成功嗎?

音頻 07:26
日本加強控制新冠狀病毒
日本加強控制新冠狀病毒 The Yomiuri Shimbun

目前,日本新冠疫情還遠遠沒有控制住,新增感染者每天都以400人到700人左右的速度增加,9日18到24日一周新增感染者4003人,但是日本並沒有採取什麼新的抗疫措施,而是抓緊重啟經濟,重開國門。

廣告

作為振興經濟刺激政策的一環,日本實施的政府旅遊補助項目“Go To Travel”從7月22日開始啟動。10月26日,日本召集第203屆臨時國會,首相菅義偉在眾院全體會議上首次發表就任後施政演說,他表示繼續支持“Go To Travel”活動中進行的對飲食業、演劇和音樂會及商店街的支援。他說:到現在為止,在“Go To Travel”活動中共計2500萬人以上的人投宿,明確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僅有數十名。

10月1日,政府還把感染人數最多的東京出發和抵達的旅行追加為“Go To Travel”旅行補助對象。

日本國土交通相赤羽一嘉在10月20日的記者會上發布初步統計資料稱,截至9月底利用旅遊支援項目“Go To Travel”的住宿者為2518萬人次。由於政府的補助,折扣額總計達到1099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0億元)。平均每人的住宿費為1.2萬日元左右。10月1日開始,15%部分的地區共通優惠券也開始使用。

為了促進這一旅遊活動的進一步擴大,政府設想在該計畫中推動7300萬人次的住宿旅行、4800萬人次的一日游,並拿出包括事務費在內的約1.35萬億日元的預算支援這一項目,支援實施時間目前決定到明年1月底為止。

如今每到節假日,日本的旅遊景點人滿為患,電車的擁擠程度也差不多恢復到了新冠流行以前的程度。

目前,日本外務省正在研究以全世界為對象,降低危險信息等級,也就是從“對於不必要不緊急渡航進行自我剋制”的等級2下降到“提請注意”的等級1。

對於每周新增感染者徘徊在4000人左右的日本,基本沒有什麼新的和嚴格的防疫措施,而是採取一種與“與新冠病毒共存”(with virus)的似有非有的“溫水煮青蛙”的防疫政策。

 

 

“與新冠病毒共存”最早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出來的,她於6月12日在記者會上稱:今後“從自肅進入了自衛的狀況”,提出與病毒共存為前提,在實施防疫對策的同時,探討開展經濟和社會活動的方法。

 

而日本敢於如此放手“與新冠病毒共存”的前提是什麼呢?在日本實行7都府縣緊急事態的時的4月,每日新增感染人數最多的為4月11日的694人,而現在經常有達到每天700多人的日子,那麼日本為什麼不再宣布實行緊急事態宣言,而是大幅多放寬經濟活動限制呢?

 

首先是日本死亡率和重症患者一直維持在一個較低水平,到10月24日為止,雖然日本國內總的感染者為95,835例,但是退院和解除療養者已達88,787人,死亡者總共1,706 名。日本在新冠流行的2020年1-3月份的全體死亡者數,低於去年同期,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在7月17日的時點所進行的調查,每10萬人由於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者人數,日本人為0.78人,與比利時85.76人,法國的45.00人,美國的42.29人等歐美的發達國家有很大的差別,而日本因新冠住院治療者人數8月初達到高峰,從10月開始大幅減少。重症患者在4月中旬達到高峰,8月末達到次高峰,從9月初開始呈曲線下降的趨勢。日本新冠新增感染者雖然人數不少,但是多為輕症,被安排在旅店和自己家裡休養,而新冠感染病床佔有率,到10月21日為止,超過40%的佔有率的只有沖繩一個縣,超過25%的只有東京都和青森縣兩個縣,其餘一律低於25%,佔有率為0的縣有11個縣。

 

鑒於這種住院者人數較少,重症者少和死亡率低的現狀,日本政府在關注新冠疫情動向的同時,實行“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抗疫方式,與此同時推動開放經濟活動與重啟國門。能否取得成功還要接受今冬和明春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