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美國大選:日本希望誰當選?

音頻 07:30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23 分鐘

11月3日,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日。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估計將有1億5000萬選民投票,投票率創1908年以來112年最高紀錄。但是,無論是拜登還是特朗普當選,美國都面臨的新型冠狀病毒流行不可控制,社會發生巨大的分裂,原來以為美國為中心的國際社會秩序崩潰,中美對立加深,世界面臨新的大戰的危險,而作為美國的同盟國日本。希望誰能當選美國新的總統呢?

廣告

第一,日本非常希望避免中美對立的激化,從軍事上來看,中美無論在南海、東海還是在台灣海峽發生衝突,日本都是美國軍事出擊的基地。

2015年7月16日,日本眾議院強行通過旨在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新安保法案,兩個月後的9月19日。在參議院全體會議上強行通過了新安保法案,

根據日本政府的一貫解釋,日本擁有集體自衛權,但由於有憲法九條,不能行使,能夠行使的僅是“個別自衛權”,而通過的法案將上述第一條改為“日本或與我國有緊密關係的其他國家受到武力攻擊,且明顯對我國國民生命等形成致命威脅的場合”,並認為這是現行憲法所允許的,由此改變了戰後日本一貫的憲法解釋,使日本可以有限度地行使集體自衛權。把向美軍等向外軍提供軍事支援範圍擴大至全球,因此一旦中美開火,日本必然捲入,中國將向日本發射破壞美軍基地和戰機起飛跑道的導彈等,日本75年的和平環境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在對華關係上,日本在新冠以後表現出了要在中美之間做“調節人”的姿態,在中美在新型冠狀病毒於世界蔓延中尖銳對立之後,日本當時的官房長官菅義偉在7月27日的記者會上,針對中美關係對立不斷升級指出:現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在全世界蔓延,國際合作愈發顯得重要,世界第一、第二經濟大國的美中關係之安定對國際社會是極其重要的。

第二,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10月29日發布的數據顯示,美國最近7天平均單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74,532例,創下疫情暴發以來7天平均日增數的最高紀錄。美國商務部10月29日公布的初步數據顯示,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繼今年第二季度按年率計算創紀錄下跌31.4%後,第三季度增長33.1%,但是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美國經濟前景難以看好,而日本現在對於經濟穩步恢復,疫情治理平穩的中國在經濟上的依賴性很大,日本不希望在美國的單邊主義的影響下,以中國為首的世界產業鏈斷裂,因此日本希望恢復多邊主義的國際關係。

最近,菅義偉首相也在多種場合強調多邊主義。菅義偉在9月24日上午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進行了電話會談中指出:日本重視多邊主義,並以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為目標。菅義偉9月26日在聯大一般性辯論中發表視頻演說,這是他擔任首相以來首次在多國間的國際舞台上發表演說。在這次演說中,他也多次強調多邊主義的重要性。

第三,日美兩國政府10月15日,已啟動決定2021年度起5年間駐日美軍駐留經費負擔(溫馨預算)的工作談判。該談判計畫持續至16日,正式談判將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展開。美國前總統助理博爾頓在今年6月出版的回憶錄中寫道,特朗普要求日本負擔每年80億美元,在5年前美日達成的防衛約定,日本每年都會向美國支付近20美元的防衛費,而特朗普要求日本政府提供的防衛費,每年不低於80億美元,這對日本將產生巨大的經濟負擔。

從上面的三點及特朗普和拜登在這次競選中所表現出的政策來看,特朗普當選將與日本所希望的整體方向背道而馳。特朗普當選,將繼續強化對南海和台灣海峽的攻勢,全面圍堵中國,使戰爭一觸即發。而隨着本屆總統選戰的進一步展開,人們普遍認為拜登和習近平“私交甚篤”。2011年,時任副總統的拜登訪華時受到時任中國副主席的習近平接待,2015年習近平作為國家主席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拜登(Joe Biden)當時和妻子前往機場迎接。到目前為止,拜登最後一次訪華是在2013年。當時他曾向媒體表示,如果美中兩國能處理好雙邊關係,就會“機會無限”。雖然在總統大選中拜登對中國的論調發生了很大變化,變得很嚴厲,但是他強調在環境問題等與中國合作,不會把中美關係推到戰爭的邊緣。

第二,拜登不是一個“美國第一”主義者,強調和同盟國之間的合作,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對傳統盟友也是打壓、欺負、要錢。拜登當選總統,會修補這些關係,也可能不會像特朗普那樣要求日本和韓國增加駐日韓美軍經費。

第三,日本是一個貿易立國的國家,在特朗普擔任總統後,日本擔負起“自由貿易”旗手的角色,並積極領導並簽署了沒有美國參加的11國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並正在積極推進中國和東盟(ASEAN)等16個國家參加的東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日英兩國政府也於10月23日簽署了《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與特朗普政府的高度保護主義的貿易策略不同,拜登是主張推動自由貿易的,拜登在國會的30餘年來一直支持自由貿易,拜登支持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應對中國和日本等同盟國的政策也必須與以往他堅持自由貿易的觀點保持一致。

因此,日本人多希望拜登當選,據美國民調機構和智庫機構皮尤研究中心現地時間9月15日公布的調查結果,僅有25%的日本人信任特朗普。

BBCNEWS在11月2日在網絡新聞上指出:和一部分亞洲國家不同,日本人大多數期待拜登當選,日本人相信,拜登會採取和特朗普不同的方式,構築同盟國之間的關係,回歸TPP,在經濟和軍事兩方面與日本更加緊密地相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