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專欄

為什麼日美澳印四國首腦會議聚焦中國“疫苗外交”?

音頻 04:53
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資料圖片
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日本時間12日夜,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四國舉行首腦視頻會議,為史上首次。日本首相菅義偉、美國總統拜登、印度總理莫迪及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參加了視頻會議,會後發表了聯合聲明。在這次會議上,有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四國非常關注中國的“疫苗外交”。

廣告

共同聲明表示:美國製藥公司Biological E Ltd到2022年末之前,向印度提供能製造10億次分的疫苗的資金援助,日本也將通過國際合作機構(JICA)向印度提供日元貸款。四國將通過合作,以擴大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提供安全、價格合理且有效的疫苗的方針。

 這裡表現出一個明顯的態度,就是要對抗以提供中國製造的疫苗增強在發展中國家影響力的中國的“疫苗外交”。

 為什麼四國對中國的“疫苗外交”如此敏感呢?目前,世界各地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注射的各種疫苗總計超過3億劑。據BBC截止到3月11日的統計,目前世界上注射新冠疫苗人數最多的國家為美國,為9800萬人以上,其次是中國大陸加香港和澳門,為5266萬人以上,而平均每100人接種疫苗數比例最高的是以色列,為每百人106人次,而中國僅為100人中3.6人,在全球排60位以後,但是四國為什麼對中國的“疫苗外交”如此敏感呢?

 首先,目前中國國內日接種能力約為20萬人次,這一規模還會繼續擴大。新冠疫苗問世後,發達國家被指囤積疫苗,佔世界人口16%的富裕國家購買了全球70%的疫苗。據報道,而被排斥在外的發展中國家紛紛轉向中國。據中新社報道:截至今年2月底,中國向69個國家和兩個國際組織提供疫苗援助,並向28個國家出口疫苗。中國加入並支持“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畫”,決定向“實施計畫”先提供1000萬劑國產疫苗,用於滿足發展中國家的急需。中國聯手其他14個安理會成員國和90多個聯合國會員國,共同提交關於全球疫苗分配的草案。2月26日,該草案獲得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成為安理會2565號決議。決議呼籲疫苗公平,採用多邊主義的方式,促進在武裝衝突、後戰亂地區及複雜的人道主義緊急情況中,各方能夠公平地以負擔得起的方式獲得新冠疫苗。

 目前,在世界新冠疫情不斷擴大的情況下,人員交往和物流都受到嚴重的阻礙,一國的疫苗在多數國家被承認,就等於為這個國家的人員等向這些國家的再次流動和雙方的流動做好了準備,疫苗將轉化為一種通行證,目前中國開始為本國公民提供“國際旅行健康證明”,事實上在“疫苗護照”方面走在了世界前沿。此前,中國的社交媒體微信和其他一些手機App已經推出了“健康二維碼”,民眾必須接受掃碼驗證後,才可以使用公交或進入公共領域。目前日、美、澳、印擔心這種“疫苗護照”在世界承認中國疫苗的國家不斷擴大,再次讓中國人通行無阻。

 因此,中國的“疫苗外交”,在西方國家和日、美、澳、印四國看來,不僅僅是一種新冠疫苗的提供,而是以疫苗佔領的經濟和政治以及人員往來的勢力範圍和擴大影響力的一種手段。因此四國在滿足自己的疫苗的供應的同時,積極支持印度,開發英美式新冠疫苗,以在這一地區和中國抗衡,阻止“疫苗外交”成為中國新的“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