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專欄

日本為什麼難以參加歐美等對中國的制裁?

音頻 04:55
日中關係
日中關係 路透社

近日,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紛紛宣布就中國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官員發起制裁行動。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美國和盟友首次在中國問題上聯合制裁的行動,也是歐盟和英國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首次就人權問題對中國發起制裁,而對於日本是否參與這輪制裁,日本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3月23日的記者會見中,避免明言日本是否參與。

廣告

從日本目前的立場看,日本似乎難以加入這次制裁。

首先,和歐美等國家相比,日本是七國集團中唯一沒有以侵犯人權為理由,對其他的國家和政府高官實行制裁的法律制度的國家,雖然朝野黨派正在探討建立這方面的法律制度,但是日本政府內部也有“很可能幹涉內政”的聲音。加藤勝信在3月24日的記者會上,圍繞中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問題雖然表明:對當地的人權狀況表示“非常擔憂”。但是他也指出:只以人權問題實施制裁,在日本國內法上沒有如此的規定。加藤勝信還指出:日本是否會引進這種制度,有必要分析和研究這與日本的人權外交的關係及國際社會的動向。

日本對外國的制裁,一般都是以執行聯合國的決議的形態進行的,如果沒有聯合國安理會的決定,難以對外國進行資產凍結和貿易上的限制。

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發生的當時,據日本在2020年12月23日公開的當時的秘密外交文件,日本在事件發生後馬上決定了拒絕與歐美一起制裁中國的方針,當時日本政府認為:這樣的動向可能使中國陷入孤立,因此反對西方世界一起制裁中國。

第二,美國、歐盟等也沒有要求日本一定在新疆問題上加入制裁的行列。美國務院副發言人Jalina Porter在3月22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日本是否贊同美國和歐盟針對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問題對中國的制裁,由日本自己來判斷。並表示:對於日本自己決定,我們不會向他們推薦我們的看法。

副發言人同時指出:“日美同盟是印度太平洋地區和世界和平與安全保障及繁榮的基礎。

在22日美歐等發表的對華制裁7國集團的國家中,沒有加上日本。在譴責對維吾爾人的人權迫害的美英加拿大22日發表的共同聲明中,也沒有日本的名字。

第三,日本擔心參加制裁,會重創日本在新冠疫情下更加依賴中國的經濟和國際產業鏈。

日本財務省3月17日發布的貿易統計初值(以通關為準)顯示,從對華方面看,在經濟活動重啟的背景下出口增長3.4%至1.1743萬億日元,連續8個月增長。半導體製造裝置增長32.7%,起到了拉動作用。進口為1.4459萬億日元,達到約2.1倍。去年2月受新冠疫情影響進口幾乎減半,在其基數效應下當月呈現創紀錄的增幅。對美出口方面汽車減少19.7%,拖累整體數據。需求停滯的飛機零部件也減少58.1%。進口減少3.7%至6196億日元。對歐盟(EU)出口減少3.3%,進口增加0.4%。

而日本政府3月19日發布分析結果稱,對於日中韓和東盟(ASEAN)等15國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生效帶來的經濟效應,將使日本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上升2.7%。若以2019年度實際GDP水平換算,則相當於約15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967億元)。就業方面基於2019年的人數,預計增加約57萬人。

而美國等可能還會對中國進行第二波、第三波的制裁,據說將可能以國際供應鏈與維吾爾人勞動力有關聯的主要國際名牌製造商83公司公司作為制裁對象,其中包括日本的日立製作所、索尼、任天堂等日本18家公司。

這些公司的名稱在徹底調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狀況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rian Strategy and Policy Institute=ASPI)2020年3月發表的報告書中有詳細地記錄。

該報告書指出:根據中國政府的勞動力轉移程序,至少8萬名維吾爾人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為中國各地的工廠作為勞動力強制性地派遣。

如果制裁得以繼續,日本的一些企業的產品將被禁止進口美國等,也會重創日本和中國的貿易及國際產業鏈的流暢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