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專欄

為什麼醫療先進的日本面臨新冠醫療崩潰?

音頻 04:57
東京街頭的日本警察資料圖片
東京街頭的日本警察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目前,日本已經發布新型冠狀病毒第三次緊急事態宣言,期間為4月25日至5月11日。但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延長緊急事態聲宣言的期限不可避免,因為現在還看不到緊急事態宣言帶來的效果,日本的疫情十分嚴峻。

廣告

5月1日,日本的國內新增新冠感染者達5986人,5月2日又達5900人,居高不下,再一個就是變異病毒的比例日益增加,在英國等國發現的“N501Y”變異新冠病毒正在日本國內迅速擴散。

分析結果顯示,這種變異病毒的傳播力高於原始新冠病毒,就是沒有基礎疾患的20多歲的年輕人,也容易出現重症化傾向。變異病毒的比例在大阪、兵庫佔80%,京都佔70%,東京佔60%。

而更為嚴重的是日本正在出現醫療崩潰的現象,根據內閣官房的數據,大阪市在4月29日病床的使用率為95%,可以說能夠使用的病床幾乎用盡。重症患者數早在4月15日就超過重症床位數的100%,出現了需要急救的患者徹夜找不到住院醫療單位,在急救車上徹夜輸氧的現象,需要治療或療養的人數比最嚴重的疫情第4階段的標準高約7倍,大阪和兵庫縣有許多需要輸氧的患者,但是只能在家裡等待,在家中死亡的人數也不斷增多。5月3日重病患者達到429人,大大超過361張的重症床位,由於新冠重症患者佔據了大量的床位,一些其他的重要手術如器官移植等已無法進行,醫療體制已經崩潰。

兵庫縣的病床使用率為88%,需要治療或療養的人數幾乎是標準人數的三倍,福岡縣也超過50%,全國病床佔有率達50%以上的已有13府縣。

日本原本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國家中病院和病床最多的國家,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總結的最新的數據的話,2019年每1000人口中病床數日本為13.0張,在37個加盟國中最多,接下來是韓國12.4張,德國8.0張,法國5.9張,意大利3.1張,美國2.9張,英國2.5張等,就是急性病病床日本也為7.8張,在加盟國中最多。

另外,從醫院的數來看,根據2017年的數據,日本為8412處,數量上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從人口比看,平均每100萬人中有66.4所醫院,僅次於韓國的75.6處,排名第二,是英國的2倍以上與美國3倍以上,但是能夠接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的醫院卻不多,其中公立醫院佔71%;公屬醫院佔83%,私立醫院僅有21%。

同時,日本雖然醫院很多,但是醫師較少,根據2019年的數字,日本醫師為1000人中2.5人,這個數據在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的32個國家內排27位,在其他國家中,德國為4.3人,法國的3.4人,英國的3.0人,美國為2.6人。

再一個是集中治療室有限,日本的集中治療體制和歐美相比十分脆弱,集中治療室(ICU)的床位每10萬人口中只有5張,護士1人要看護患者兩人,而發達國家多是患者1人護士1人,從集中治療室病床來說,德國是日本的6倍,意大利也是日本的2倍左右。日本由於專業人員不足,可能會不滿1千個床位稼動,而且日本人工呼吸機有90%靠進口,在目前全球新冠流行的局面下,從國外進口人工呼吸機顯得困難。

因此目前,病人較少,醫院眾多的日本,仍然面臨醫療崩潰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