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什麼會首次出現“眾議院超任期選舉”

音頻 05:33
日本現任首相菅義偉宣布不謀求連任。
日本現任首相菅義偉宣布不謀求連任。 AP - Issei Kato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9月3日召開的自民黨臨時幹部會議上宣布,他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在9月30日屆滿後,他將不參加新的一屆自民黨總裁選舉(17日告示,29日投票),並將辭去首相一職。

廣告

而日本此屆眾議院議員的四年任期到10月21日屆滿,日本《公職選舉法》第31條規定:“因眾議院議員任期屆滿而舉行的換屆選舉,應當在眾議院議員任期屆滿前30日內舉行。 ” 因此可以把投開票日設置在9月21日到10月20日,而現在菅義偉政權實施下屆眾院選舉的方案原以“10月5日發布公告、17日投計票”為主。

日本的政治制度是議會內內閣制,首相,也就是內閣總理大臣要通過間接選舉產生,即老百姓只能選舉議員,議員才能選出首相,也就是說首相要從國會議員中選出,因為眾議院代表“民意”,參議院代表“良識”,故《日本國憲法》施行以來的內閣總理大臣均由眾議院議員出任,《日本國憲法》雖然有規定內閣總理大臣的產生程序,卻沒明確規定其任期,但是各黨的黨章均對黨首任期有所規定,因而等同間接規範了內閣首相的任期,比如說自民黨現在的黨章規定,黨總裁3年一任,原則上只能連任2次(最多9年),在3年任期將屆滿時,公布選舉告示日和選舉投開票日,如果到了提出參選申請的截止日期,沒有人站出來參選,總裁可以連任;有人站出來要競選總裁,自民黨就要進行總裁選舉,再一個如果眾議院議員的任期四年屆滿,屆滿後就要舉行重新選舉,一般來說是在選舉中奪得多數議席的政黨或聯合政黨的首領擔任新的一屆首相。

而菅義偉所擔任的總裁期限是安倍擔任兩年總裁辭職後的剩餘期限,因此只有一年。

自民黨在總裁選舉後,需要召開臨時國會,投票選出新的首相,由於菅義偉表示不參加首相競選,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等將可能依仗在國會的多數優勢,在臨時國會上經投票選出經自民黨總裁選舉選出的自民黨新總裁擔任新一代首相,並將在新首相率領下進行新的一屆眾議院選舉,但是如果10月5日發布眾議院選舉公告,17號投開票,那麼,自民黨選出新總裁是9月29日,就是在30日召開臨時國會,到10月5日發布眾議院選舉公告,解散眾議院的時間只有6天,而在這6天之內,要任命新首相,要組成新內閣,這就需要好幾天的時間,還要發表新首相任職講演及在議會內的回答各黨的質疑,據說“最少需要10天”。

從現在的時間來看,菅義偉政權“10月5日發布公告、17日投計票”的可能性完全消失,在10月21日之前進行眾議院選舉在時間上也是不可能的了,可能在9月29日選出自民黨總裁後,10月上旬召開臨時國會,選出新首相,解散眾議院,10月底或11月初進行眾議院選舉,這樣,眾議院選舉時,時間上就超過了此屆眾議院的任期,而在現行憲法下眾議院議員選舉拖到任期以後的先例是沒有的。也不符合《公職選舉法》第31條規定:“因眾議院議員任期屆滿而舉行的換屆選舉,應當在眾議院議員任期屆滿前30日內舉行。 ” 9月2日,日本立憲民主黨、共產黨、國民民主黨、社民黨四黨聯合發表聲明,要求自民黨在此屆眾議院議員任期屆滿前舉行眾議院選舉,但是自民黨沒有給予答覆,如何解決這個矛盾,還不得而知。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局面呢?“罪魁禍首”還是菅義偉。菅義偉尋求的任期屆滿選舉是基於《公職選舉法》的規定,也就是“應在任期屆滿前 30 天內進行選舉投計票”。 首相打算放棄解散權,在​​宣布總裁選舉前,由內閣決定“10.17任期屆滿前選舉”的日期,以避免在野黨“眾議院逾期選舉違憲”的攻擊。

但是,這樣的日程是以他“總裁連任”為前提的,有觀點認為這是菅義偉“巧妙的連任戰略”,如果到9月17日公布自民黨總裁選舉告示之前沒有人出來挑戰菅義偉總裁寶座,就可以提前召開臨時國會,並且可以省略重新組閣等過程,順利進入眾議院大選。

然而,在決定了9月17日公布自民黨總裁選舉告示,29日進行自民黨總裁選舉的日程以後,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在8月26日宣布他將競選總裁,菅義偉不經過選舉的連任策略破產,黨內聲討菅義偉的聲音四起,導致菅義偉突然宣布不參加競選,也使日本在現行憲法下首次出現“眾議院超任期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