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會否與歐美一起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

音頻 04:20
Podcast
Podcast © FMM

美國總統拜登11月18日表示,美國政府正在考慮對即將在北京舉辦的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這一決定可能將禁止美國政府官員出席北京冬奧會。

廣告

 

拜登在白宮接待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進行正式會談時發表了上述想法。

 

據說外交抵制不會影響運動員參加北京冬奧會,但拜登的發言人普薩基表示,美國仍在最後確定“我們將以何種形式”出現在奧運會上。北京冬奧會將於2月4日開幕。

 

美國指責中國對維吾爾族的人權侵犯,以及壓制香港政治自由等,那麼日本會不會參加美國對北京冬奧會的抵制呢?

 

日本外相林芳正11月21日在富士電視台的一檔節目中,被問及日本是否會參加因為中國的人權問題而不派遣政府高官參加北京冬奧會的“外交抵制”時回應說,“目前還沒有決定”。說“我們會考慮”。

 

中國現在正在極力遏制日本參加美國對北京冬奧會的“外交抵制”,11月1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與林芳正舉行電話會談,王毅指出:

 

雙方要努力實現更高水平的優勢互補和互利共贏,共同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和公平開放的貿易投資環境,助推兩國高質量發展和民生改善。雙方要充分發揮地緣相近、文緣相通的獨特優勢,以北京冬奧會和今明兩年“中日文化體育交流促進年”為契機,營造積極的民意和社會氛圍。中日同為地區重要國家,應意識到承擔的國際責任,共同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抵制任何試圖搞分裂對抗甚至新冷戰的圖謀。

 

從目前來看,日本難以參加美國對北京東冬奧會的“外交抵制”。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1月19日在首相官邸在被問及是否參加美國等對北京東冬奧會的“外交抵制”時說,“日本想站在日本的立場上思考問題”,強調日本的立場是考慮自己如何獨立對應。

岸田文雄表示,“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立場和思維方式。日本想從日本的角度思考問題。”

在9月黨總裁選舉的辯論中,岸田首相在談及此問題時也表示,“日本的地緣政治地位與西方國家不同,我們必須做出自己的決定。”

 

在歐美,有聲音表示,由於香港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侵犯人權行為,應該不派遣政府高官參加,英國也在討論對北京冬奧會實施“外交抵制”一事。

 

日本官房長官松野博一11月22日在記者會上就日本政府對北京冬奧會的應對表示“現階段什麼都沒有決定”。他也未透露政府將於何時作出判斷。

 

松野還介紹日本政府的一貫立場:“期待北京冬奧會遵循奧運會和殘奧會的精神,作為和平的盛會來舉辦。”松野迴避了對美英等各國做法給出評價。

 

從各種跡象來看,日本難以參加歐美對北京冬奧會的“外交抵制”。首先,中國積極支持了在疫情嚴重期間的東京夏季奧運會。由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率領的史上最大的體育代表團參加了東京奧運會,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局長為部長級,中方多次指出:中方支持日本成功、順利舉辦奧運會。

 

2020年11月24日,王毅在東京同當時的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共同會見記者,決定啟動202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紀念活動籌備工作,並積極考慮將原定於2020和2021年兩年舉辦的“中日文化體育交流促進年”順延到2021和2022年。2021年4月5日,王毅同當時的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電話。王毅表示:中方願同日方持續推進務實合作,相互支持對方辦好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冬奧會,以今明兩年中日文化體育交流促進年和明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為契機,努力改善兩國國民感情,把一個穩定、健康的中日關係帶入下一個50年,茂木表示:日方願同中方加強各領域交流合作,就互相支持辦好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冬奧會保持溝通。

 

在這種北京下,日本對中國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不太可能。

 

從各種跡象看,日本不會參加歐美對中國冬奧會的“外交抵制”,但是鑒於與歐美的關係和日本自民黨內保守勢力的反對,日本派首相出席的可能性不大,可能出席東奧會的官員級別不會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