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德中關係2020年回顧和展望

音頻 04:17
默克爾在第四輪德中政府磋商會議記者會上 2016年6月13日
默克爾在第四輪德中政府磋商會議記者會上 2016年6月13日 © 路透社/How Hwee Young/Pool
15 分鐘

2020年的德中關係受到新冠疫情的衝擊,不如往年那麼繁榮多彩。文化交往和旅遊幾乎停擺。多年來到處可見的中國遊客,今年無處可尋。德中政界高層互訪也幾乎停止。本來計畫九月份在德國舉行的歐中峰會也無法進行,改為視頻峰會。2020年的德中關係是打上了新冠印記的一年。下面就從政治、經濟、抗疫、人權、氣候保護等多個方面來回顧2020年的德中雙邊關係。

廣告

在政治上,德國總理默克爾對反覆無常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毫無奢望,對中國則始終比較溫和。比如,1月21日傍晚,默克爾在柏林美國研究院獲頒基辛格獎時,發表答謝講話,呼籲人們不要排斥中國,而應設法讓中國融入世界多國體系。自7月1日起,德國接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半年。7月2日,默克爾即表示,對華關係具有戰略意義,並希望和中國進行繼續對話。而此時,中國因出台港版國安法受到多方批評。雖然德國外長馬斯威脅中國說,香港國安法會帶來後果,但默克爾始終沒有直接批評國安法。八月初,德國終止了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中方表示了抗議。9月1日,中國外長王毅訪問德國。這成為2020年德中高層唯一的一次訪問。但王毅和德國外長馬斯在柏林共同出席記者會時,出現罕見場面。兩位外長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馬斯要求中國撤回港版國安法,改善人權。王毅則禁止德國和歐盟干預中國內政。儘管如此,雙方還是談到了兩個大國的戰略夥伴關係和合作意願。9月14日,歐中舉行視頻峰會。默克爾隨後對峰會表示滿意,並對達成歐中投資保護協議持樂觀態度。但媒體批評說,峰會成果甚微,德國政府對中國不夠強硬。

在經濟上,由於中國抗疫成功,中國經濟復蘇跡象很快出現。德國在春季抗疫較為成功後,秋冬季抗疫卻不夠理想,不得不於12月16日收緊抗疫措施,實行更嚴格的封鎖。德國為抗疫因此必須承擔更大的債務,經濟也必須再次下行,人們因此更希望中國經濟能拉動全球和德國經濟。

在德中經濟交往中,華為於2020年始終是個棘手話題。德國內政部長於1月份發話說,沒有華為,德國5G建設無法進行。隨後數月里,德國政府也多次表示,不會排除某個供貨商。但到了年底,政府的語調略有改變。由社民黨籍外長馬斯領導的外交部以及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內部出現了一些反對華為參與5G的聲音,使默克爾難以實現自己的主張。政府有可能出台新法令,以政治不信任為由禁止某些供貨商參與5G建設。如果華為2021年果然被禁止參與德國5G建設,德中經貿大衝突將不可避免。

在抗疫方面,德國對中國持的是懷疑、批評加一絲羨慕的複雜態度。對中方今年年初隱瞞疫情,隨後加大電子監控、口罩外交、疫苗外交等,德國媒體多次表示了批評和質疑。但後來,中國控制住了疫情,而秋冬季歐洲出現第二波疫情時,德國卻控制不了疫情,引發德國人對中國的羨慕和對中國數據的懷疑。但德國人對自己的醫療系統還是比較信賴,政府和公民均期待疫苗的出現能扭轉2021年的局面。

對中國人權,默克爾總理2020年沒有多少公開的表示。她對港版國安法沒有提出公開批評,引發多份媒體不滿。香港知名人士羅冠聰曾於夏季公開向默克爾求援,但默克爾沒有做出公開反應。外長馬斯則公開要求中國撤回港版國安法,改善新疆人權。德國政府12月出台年度人權報告,對中國人權狀況表示了嚴厲批評,並表示將對中國的體制持續加以批評。新的一年裡,德中就人權問題還會繼續磨擦。

氣候保護是一個帶來希望的領域。默克爾曾多次希望中國作為世界大國也走在氣候保護的前列。9月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國將於2060年實現碳中和。這一目標很快受到德國的歡迎。多份媒體開始關注中國氣候保護的舉動,對中國抱有熱切希望,希望中國在氣候上也能拉動全球。

到2020年年底,德國人的印象是:控制了疫情的中國變得更強大,更富有,而德國則繼續受到病毒的牽制,步履維艱。2021年9月26日,德國將舉行國會大選。默克爾已表示,不會競選連任。新人上台後,德中關係可能出現變數。但在默克爾任期內,默克爾如能坐穩總理寶座,德國將繼續堅持溫和的對華政策,倚重中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