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法蘭克福彙報》:特朗普會繼續分裂和煽動民眾

音頻 04:37
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開始核准並認證總統選舉結果工作之際,卸任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向支持者發表演說,繼續聲稱有選舉舞弊。此後其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震驚國際輿論。
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開始核准並認證總統選舉結果工作之際,卸任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向支持者發表演說,繼續聲稱有選舉舞弊。此後其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震驚國際輿論。 AP - Evan Vucci

美國國會上周三受到暴徒衝擊以及特朗普總統的縱容態度,受到德語媒體普遍批評。媒體認為,這是對美國民主制度的衝擊。有媒體擔心,不肯下台的特朗普1月20日不會平平安安地交付權力。對共和黨人沒有阻止國會受衝擊事件,也有媒體略有微詞。

廣告

德國電視一台認為,再次啟動剝奪職權程序,聽上去有復仇的味道,而且也不是擺脫特朗普的方法。但共和黨人必須採取行動,以免美國受到進一步的破壞。

《周日圖片報》寫道,特朗普的惡劣時代最遲將在1月20日結束,然後拜登就將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特朗普已經承諾,他會將權力和平轉移給繼任者,他甚至不想露面。這是不是好事兒?不是的。特朗普缺席會使新總統拜登和民主置於危險中。通過缺席,特朗普動員了他的暴力支持者。沒有他在場,拜登將成為很容易攻擊的“安全目標”。特朗普的“驕傲的小夥子們”-- 右翼極端份子及暴力份子 在衝進國會大廈時已證明,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是神聖的。特朗普必須參與拜登宣誓就職典禮,然後走人。他終於要走了。

《南德意志報》認為:與衝進國會大廈的人進行對話是不可能的。這一點也適用於數以百萬計的特朗普支持者。他們形成了一個憤怒的機器,而燃燒的憤怒、陰謀論和對不斷變化的世界的根深蒂固的恐懼助長了這種憤怒。如果把調子定得高一點,那就可以說,特朗普主義意味着放棄啟蒙運動的原則,從而使人們返回到由自己造成的不成熟中。如果說得不太優雅的話,人們可以簡明易了地說,這個國家被白癡佔領了。

《法蘭克福彙報》也對美國國會大廈受到衝擊一事加以譴責。該報指出,特朗普在講話時,說得很清楚,他說,“我們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才剛剛開始。”特朗普下台後,將繼續作為前總統從事分裂和煽動活動。這並不是因為他有政治議程,而是因為他不會幹別的,並且他的騙局給他帶來了他渴望的欽佩。因此,不排除特朗普還夢想重返白宮:這種勝利對於他自我造成的傷害將是一種安慰。僅從這方面來看,“治癒”一詞從特朗普的嘴裡說出來就非常可信。

《周日版新蘇黎世報》寫道:特朗普走了,但特朗普主義並沒有被打敗。國會大廈的混亂製造者有他們自己的世界觀。他們以及美國社會的大部分人可能不能或根本就不希望理解現實。人們可以確定,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回不了白宮的。他的個人形象將永遠和國會大廈受衝擊的圖片聯繫在一起。支持特朗普的人,意味着和混亂製造者站到了一邊。但很多美國人希望和這些人不沾邊。但是,即便他們現在遠離特朗普,仍然還有大量潛在的選民需要得到引導。所以,特朗普主義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柏林出版的《日報》寫道:如果共和黨的多數成員真切地想制止這種故意破壞美國民主制度和破壞公民辯論文化的行為,他們早就可以干預,而且能夠干預。但是,恰恰相反,他們並沒有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