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歐中互相制裁 默克爾繼續對華友善

德國總理默克爾資料圖片
德國總理默克爾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四月底舉行的德中第六屆政府磋商會議給德中關係帶來了什麼新發展?德國媒體有何反應?

廣告

《巴登報》發現,德中關係現在變得複雜多了。4月28日的德中政府視頻磋商會議就顯示了這一點。中國以世界強權的姿態登場。它不像人們希望的那樣去適應西方,而是沿着新開闢的貿易線路將他的政治方案出口到門檻國家。與此同時,中國和歐洲的接觸變得更為敏感。比如,在氣候保護或者健康話題上,都是如此。德中政府磋商會議因此涉及到一個廣泛的合作。會議開始時,雙方首先表達了對對方的重視,但接着在很多領域開始出現衝突。在人權問題上,雙方意見不一。但德國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大眾每第三輛汽車是在中國銷售。對戴姆勒,寶馬,阿迪達斯和英飛凌來說,中國都已是世界上最重要市場。因此,默克爾避免明顯反對中國的立場,而是尋求一條中間道路。儘管相互有摩擦,但政府磋商會議還是帶來了一長串的合作合同和合作意向書的簽署。會談也談及歐中投資協議。歐盟委員會和中國政府已經簽署了該協議,但還需歐盟議會的確認。可中國和歐盟議會正好鬧翻了,因為中國政府對多個歐盟議員實行入境禁止。這是中方對歐盟就中國在新疆損害人權對中國實行制裁的答覆。德國多位聯邦議員因此要求默克爾在會談中談及中國的制裁,並讓這一話題和歐中投資協議掛鉤。就在批評家對投資協議的懷疑態度越來越強烈的同時,默克爾卻繼續對該協議持積極態度。她認為,該協議會帶來更多法律安全和相互關係的透明。

柏林出版的《日報》認為,在新的德中關係中,“通過貿易實現改革”的原則已經失敗了。中國現在是牽着德國的鼻子轉,而德國則只是輕輕地朝中國踢一腳。長期以來,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方政界都相信,隨着繁榮的發展以及中國中產階層的穩定增長,民主實際上會自我實現。他們把和中國做生意當成了促進民主的行為。這是出口和道德世界冠軍德國自認為了不起的超凡之舉。中國現在已經很富裕,中產階層也已得到了廣泛的發展。但與預期的相反,中國比過去20年來,離民主和政治開放反而更遠。繁榮富裕更穩固了習近平的威權專制體制。中國現在有力量抵制國際壓力,打擊對其香港、西藏、新疆及南中國海政策的批評者。對北京政府,德國政府顯然越來越輕言細語了,越來越多地對中國輕踢一腳。德國經濟界在中國賺到了錢,德國政府因此放棄向中方亮出紅線。對中國禁止歐洲議員和學者入境一事,德國的反應是令人驚訝的輕微。本屆政府磋商會議後,甚至連通常的共同記者會也沒有舉行。現在不是歐洲的標準在通行,而是中國在設立行為標準。但如果人們認為,立場鮮明的對華政策會帶來快速的轉變,這也是不恰當的。為了維護自己的原則和價值,人們必須知道,不是每一種生意都能做的。機會主義的貿易會導致自身政策的轉變。結果是,中國會把你不當一回事兒。

德國《商報》發現,在兩國政府磋商會議上,默克爾繼續堅持對華友好政策。但默克爾九月卸任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呢?政府磋商會議開始時,李克強明顯地非常滿意。他說,有25位部長參加了會議。這是“近幾年來最強的會議陣容”,是德中“務實合作“的恰當體現。默克爾向中國發出了友好的聲音,只在邊緣上提到,雙方在人權問題上有意見分歧。但默克爾卸任後,中國將失去一位重要的支持者。中國已在緊張觀望,誰可能成為默克爾的接班人。綠黨總理候選人Baerbock要求強硬對待中國。聯盟黨候選人拉謝特在中國受到歡迎,他被視為是默克爾的忠實支持者。如他上台,估計他會繼續堅持默克爾的對華友好政策。社民黨候選人舒爾茨力挺歐中投資協議,在其它對華政策上則面目模糊。默克爾的對華友好政策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批評,說默克爾太多地關注德國經濟界的利益。拜登政府和歐洲以外的其他民主國家對德中政府舉行磋商會議持憂慮態度。而中國則在期待,德國將繼續堅持默克爾的對華友好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