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中國擔心數據落入美國手中

音頻 04:30
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美國公開募股後遭中國當局一路追殺。
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美國公開募股後遭中國當局一路追殺。 AP - Mark Schiefelbein

就中國重拳打擊滴滴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日前舉行的視頻會議,德國媒體發表了什麼看法?

廣告

德國電視一台認為,中國打擊滴滴,是因為擔心中國企業在外國證券交易所上市時,會將大量客戶數據泄露給外國。擁有大量客戶數據並在外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因此越來越成為北京政府的目標。據媒體報道,儘管中國當局曾建議運輸服務供應商滴滴推遲上市,但滴滴上周還是在紐約上市。首次開盤成功後不久,當權者就開始調查數據處理違規行為,導致股價大幅下跌。從那以後,其他公司也受到了國家網絡監管部門的審查,比如卡車租賃公司運滿滿和貨車幫以及工作介紹中心Boss直聘。監控的背景是,共產黨領導層擔心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可能會被地方當局強迫提供他們收集到的數據。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北京現在出台了嚴格的規定,以確保在國外上市的中國公司的數據安全、跨境數據流動和機密信息管理。正如德新社引述的那樣,新規定還確保中國資本市場法律在國外適用和執行。中國企業在境外上市的准入規定也在修訂中。這可能會使中國公司更難在國外證劵交易所上市,新規定會對這些公司籌集資金產生相應的影響。

德國電視一台繼續報道說,北京政府對中國科技公司收集的大量數據在海外的下落的擔憂,也顯示在北京外交部發言人的聲明中。他最近將美國列為“全球網絡安全的最大威脅”。他批評美國“在國內外”的監視,並指責他們“竊取數據和侵犯隱私”。美國迫使公司“安裝後門並獲取用戶數據”。但儘管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政治緊張局勢繼續持續,在過去七個月里,在美國上市的公司數量仍然急劇增加。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今年上半年,中國公司在全球首次公開募股中獲得了1/3的收益,比任何其他國家的公司都多。目前約有250家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德國中國政治與經濟學教授海爾曼表示:雖然西方很不情願監管大型科技公司,但共產黨已經認識到網絡平台的市場力量及其對政治體系的危險性,因此正在嚴格處理這一問題。中國的黨總部位於政治和經濟權力的尖端,在數據經濟中也是如此。由於更嚴格的數據保護,谷歌、推特和臉書等美國公司正在考慮退出香港。在那裡,政府計畫採取行動打擊人肉搜索,即一種網上傳播私人信息的網絡騷擾。在2019年的抗議活動中,政府反對者披露了有關警察或其家人的個人信息,導致受連累者受到威脅。新法律可能本月會在不是自由選舉出來的香港立法會上通過。

金融網(Finanzen.net)發現,北京重拳打擊滴滴後,紐約股市和香港股市理的中國科技企業都受到影響。美國股市理的中國康采恩如百度和阿里巴巴等股價全都大大下跌。德國央行專家 Michael Muehl認為,對滴滴的打擊,是“中方有針對性的挑釁和對全球投資者的嘲弄”。此次事件發生後,短期內,全球投資者對中國股票會更加謹慎。民眾可能不會再次對中國企業上市產生熱情。穆爾認為,從阿里巴巴旗下金融子公司螞蟻金服上市被取消到現在發生的事,是中國啟動的一個波及整個行業的“監管浪潮”,旨在防止中國企業變得過於強大。

就習近平日前與默克爾和馬克龍舉行的視頻峰會,《南德意志報》認為,默克爾在視頻會議中,繼續堅持了她對中國的經濟友好政策。這應該會讓美國總統拜登感到不安,因為拜登想和歐洲結盟,共同抗衡北京。默克爾在擔任總理的最後一段時間裡,是既要讓習近平放心,同時又不想讓任何其他人過於緊張。默克爾本周四將訪問白宮,會晤拜登。在全球政治中,中國,歐洲和美國形成了目前最具爆炸力的三角關係。來自華盛頓的壓力越大,歐洲人對中國的重要性就越大,反過來也是如此。拜登需要歐洲人以加大對中國的壓力。在英國的七國峰會和布魯塞爾的北約峰會上,拜登都為民主國家聯盟做廣告,以抗衡中國的專制政權。但在這兩回,他遇到的都只是一個熱情適中的總理。和中國建立在政治上有益,在經濟上有利可圖的關係的願望是貫穿默克爾總理任期內的紅線之一。另一方面,人們非常期待在經歷了特朗普時代的噩夢之後,再次和美國達成密切的夥伴關係。於是,默克爾選擇了所謂的“地緣戰略模糊”,即在政治上模稜兩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