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思想文化長廊

愛拉斯莫的生活與思想第七節 愛拉斯莫的基督哲學

音頻 11:35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 Wikimedia commons
28 分鐘

「提要」愛拉斯莫是在基督教系統中接受的教育,所以他的基本學術背景是神學,但是他卻提出了基督哲學這個概念,使他在十六世紀諸種神學理論中獨樹一幟。這個概念集中體現了愛拉斯莫試圖把古典人文主義傳統融入神學框架的努力,這是一次偉大的精神冒險。

廣告

問:上次你提到了愛拉斯莫的基督哲學概念,今天是不是給聽友們展開講一講?

答:好,這個題目非常有趣兒。我認為它是愛拉斯莫對歐洲文化的一大貢獻。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先看看神學和哲學這兩個詞的本意。神學theology一詞由兩部分構成,theo是古希臘人對神靈的稱謂,logy則是邏輯論說。所以這個詞的意思是對神的、合乎邏輯的理論論說。在古希臘文化中,有一塊極豐富的園地,就是神話。在人類學家看來,神話就是初民對宇宙對世界的認識。我想聽友們會熟悉很多古希臘神祇,比如太陽神阿波羅在希臘叫做福玻斯,月神狄安娜在希臘叫阿爾忒彌斯,海神波塞冬,這些自然中的太陽、月亮、大海,都交給一個神去管,那時人們並不知道天空打雷是正負電荷相撞的結果,所以就造個大神宙斯來管雷電。但是講述這些神話的文字叫故事傳說,而不是神學。神學是對神的本質的系統性論說,基督教的神是耶穌基督,它的經典是《聖經》,所以就有了一套圍繞基督和《聖經》的探討和解釋,形成了神學。我們知道最早具有神學特徵的論述,是《新約》中的《保羅書信》,也就是《羅馬人書》、《哥林多書》、《加來太書》等等保羅寫給各地信眾的書信。這些書信系統地回答了有關基督教的各種問題,比如《羅馬書》第三章,信耶穌得以稱義,其中就提出“因信稱義“、”世人原罪”和“救贖”等概念。這些概念後來成了神學的核心問題,各教派之間爭論不休,甚至像我們上次講到的,引起戰爭,犧牲人命。

問:神話和神學的區別相當重要,愛拉斯莫又如何把神學和哲學結合起來呢?

答:等我再把哲學的定義說一說。哲學philosophy 一詞是由philo (熱愛)和sophia (智慧)兩部分構成,原意就是愛智慧。因此哲學沒有一個需要尊崇的人格形象。我們可以在很多哲學家的思想中,尋找你所思考的問題的答案,但你不需要像信徒們信仰崇拜耶穌基督一樣,去信仰崇拜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我們只需要關注他們說了些什麼,你可以同意也可以反對,這和神學的性質完全不同。可以說,神學是對信仰的解釋,它是封閉的,排他的。而哲學是對問題的解釋,它是開放的,包容的。我們可以說,愛拉斯莫的精神追求,就是讓神學開放、包容,而讓哲學能探求和解釋神聖的東西。說到底,就是造就一種人文主義宗教,把耶穌基督當成和我們一樣的人。信仰耶穌基督能夠像熱愛哲學思想,熱愛智慧一樣。他的這個追求意義深遠。茨威格評價它的獨特意義時說,“在西方所有筆耕者和創作者中間,他是第一位有意識的歐洲人,是第一位勇敢的和平之友,是人文主義善待塵世和精神理想,最雄辯的辯護人。在為更加公正,更有共識地構築我們的精神世界的鬥爭中,他始終是失敗者,但這悲劇性的命運,更使他贏得了我們手足般的深情”。

問:為什麼茨威格說他是個失敗者呢?

答:因為在宗教改革的大風浪中,沒有人能仔細想想愛拉斯莫的話是不是有道理,神學家堅持自己的教派對上帝的解釋,哲學家已經成為宗教狂熱者的辯護士,人們能聽到馬丁·路德的激烈言辭,德國農民會被這些言辭煽動起來,拿起刀槍。但相信寬容和彼此諒解、調和的愛拉斯莫卻處境尷尬,就像茨威格所說,“他這位矢志不渝的反狂熱主義者,不願為如何一種偏激服務,而唯獨遵奉自己永恆的尺度,即正義。為了把普遍人性和共同文化財富,從這種紛爭中解救出來,他徒勞地居中斡旋,而‘居中’,站在中間就意味着站在最危險的地方”。結果當時教皇拉他為教會辯護,馬丁·路德要求他站起來支持自己,但愛拉斯莫就是不選邊站,他自嘲說,“教皇派視我為皇帝派,皇帝派則視我為教皇派”。因為當時世俗君主站在路德一邊和教廷爭權,他的這個兩難處境和他的理想有關。因為“宗教精神總能輕而易舉地將人皆有之的不滿情緒,朝着某一特定方向驅趕,而人文主義者容不下半點怨恨。愛拉斯莫的學說則英雄般的、為了實現遙遠的,幾乎看不見的目標而不懈努力。只要大眾即歐羅巴民族尚未成為現實,他就依然是一種精神貴族的理想”。

問:但現在看起來,愛拉斯莫的理想正一點點實現,統一的歐洲已經出現,而精神上的寬容是歐洲堅持的基本價值。

答:這更讓人敬佩五百年前的愛拉斯莫。茨威格本人因為看不到歐洲的這個前景而自殺了,他看到的是歐洲在納粹主義的鐵蹄下掙紮,那是歐洲最黑暗的時刻。好,我們接着講愛拉斯莫的基督哲學。他給這個哲學描繪了一個大致的輪廓,他說,“這種哲學更多在心性,而不在於三段論,更多在於生活意義,而不在於辯論。其靈感啟示優於飽學之士,其態度的多樣性要比純理性的玄思更重要。人們不需飽覽經書就可以成為基督徒,甚至成為神學家”。從他這個描述看,愛拉斯莫心中的基督哲學和經院哲學不是一回事兒。因為經院哲學有一個特點,就是教人用邏輯的方法,比如三段論來證明上帝的存在。研究中世紀哲學的大師艾蒂安·吉爾松指出,在中世紀,“哲學是附屬於神學之下的,但是就其為哲學而言,哲學除了自己固有的方法以外,並無其他憑藉。哲學既然奠基於人類理性,其全部的真實性就有賴於原理的自明和演繹的精確,以獲致與信仰之間的自然和諧,而無需岐離自己固有的途徑”。這段話說的就是神學之下的哲學。這種哲學的目的是要憑藉邏輯工具,依賴自明的原理,通過演繹來證實信仰。比如像這樣一個證明:大前提,完美的事物是必定存在的。小前提,上帝是完美的事物。結論:上帝是存在的。這就是一個完整的三段論。但是愛拉斯莫明言,這種三段論與人無關,與人相關聯的是人生在世,是人要有意義地活着,這才是一切理論探討的意義。所以愛拉斯莫的基督教哲學的第一個特點,就是它以人生為對象。那麼,只要關注人生就必然面對道德問題。所以,愛拉斯莫宣講的基督哲學,就是要教人如何去做,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基督徒。而一個好基督徒必定是一個有道德感的好人。好,我們下次再接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