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思想文化長廊

愛拉斯莫的生活與思想第十七節 一個邪惡的君主會敗壞整個民族

音頻 11:40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 Wikimedia commons

「提要」愛拉斯莫提出了明君的標準,他應效法基督,成為全民的楷模。如此,他便可以引領國族實現普遍善,教誨臣民以合乎道德的生活方式,建立起善好的社會。這個社會展現的是基督教的博愛價值。但是,一位昏君,卻會以自己的惡行,將整個國族拉向墮落。

廣告

問:君主可以是民族的好榜樣,也可以成為壞榜樣。這後一種危害,可能性更大吧?

答:是的。在愛拉斯莫看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可怕的厄運,是由一位邪惡的君主來統治,因為他不僅造成民眾的痛苦,更造成民族的道德敗壞。愛拉斯莫說,“生活當中,最有裨益的事情,莫過於一個賢明、良善的君主統治。反之,禍害最深的,莫過於一個愚蠢、邪惡的君主統治”。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就是我們前面提到過的那種榜樣的力量。我們可以設想,一位愚蠢卻自以為聰明的君主,他的身邊自然會集合起一群比他更愚蠢的人。因為聰明人一是不會主動來為他服務,二是就算在統治集團內有聰明人,也必然會遭排斥,被驅逐出決策層。所以你會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一些常人看來不可理喻的事情,卻會在國家的內外政策中反映出來,因為在君主制下,或者類似君主制的獨裁統治下,國家決策繫於最高統治者一人,如果這個統治者的判斷力出了問題,那整個國家的命運就會陷入極大的危險。但是,世界歷史上還有另外一種統治者,他們會自以為聰明,一意孤行地去設計一個他心目中的國家民族大業,如當年的希特勒,他就是自以為是地為德意志民族設計了一條實現所謂復興大業的道路。結果是把德意志民族帶進了萬劫不復之地。愛拉斯莫是以耶穌基督為榜樣,來設計君主的品性模式。但是他心裡知道,無數君主走在相反的道路上。他舉出古代羅馬三個最邪惡的君主,尼祿、卡里古拉、愛拉伽巴魯斯為例,說,“一個惡君的禍害,體現着魔鬼的形象,集歹毒與暴力於一身,用他擁有的全部資源用來破壞人類生活”。

問:除了國策方面,愛拉斯莫似乎更注意一個君主對民族道德的影響。

答:是的。在文藝復興時代,不管是羅馬教廷還是各國君主,在道德問題上都相當的偽善。他們一方面要表現出對基督教信條的遵奉,宣稱效法基督,另一方面隨着社會經濟的發展,海外財富的掠奪,他們愈發貪婪,需要大量的金錢來維持腐化的生活。為了佔有財富,爭奪權力是先決的條件。我們在前面介紹《愚人頌》的時候,已經看到愛拉斯莫對這些權貴階層道德敗壞的抨擊。我們要知道,在愛拉斯莫的時代,他要實現自己的社會生活和宗教信仰的理想,只有一條路,就是寄望賢君。所以他一方面告訴君主應該具有何種品質才算一個好君王,一方面又提醒君王,他自己的行為會造成何種社會後果和道德後果。他說,“惡君的腐化墮落的傳播,比任何瘟疫的傳播都更快更廣泛,而君主遵循一種無可指責的生活,則會更迅速有效地提升公共的道德水準”。這話其實就是我們中國人常說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春秋時代的哲人墨子,曾經說過,“楚靈王好事細要,故靈王之臣皆以一飯為節。脅息然後帶,扶牆然後起, 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是其何故也?君說之,故臣能之”。這就是說,楚靈王喜歡人體型消瘦,所以臣下就只吃一頓飯,還要吸氣收腹,用帶子束腰,以至宮廷中人皆黑瘦。後人把這總結成“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類似的例子可以說是比比皆是。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好勇鬥狠,橫蠻無理,他手下的人一定會對外咄咄逼人,滿世界招人煩。他治下的臣民也會狺狺狂吠,丟盡國家臉面。同時,一國的統治者刻薄寡恩,睚眥必報,那必是冤獄遍於國中,人人道路以目。因為不受限制的權力,必會吞噬社會一切自由的空間,讓一個國族陷入整體被奴役的狀態。這個狀態,不是外敵侵入所造成的,而是統治者心性的邪惡所造成。所以愛拉斯莫說,“沒有任何掃帚星,沒有任何命定的力量,能夠像君主的生活支配並轉變其臣民之道德立場與品性那樣,影響人類事物的發展”。他結合自己觀察到的社會狀況,結合他所體會到的君主的品性與臣民品性的互相牽扯,指出,“庶民效仿起他們眼見自己君主之所作所為來,最是高興。賭棍治天下,賭博猖獗,好鬥者治天下,爭鬥肆虐,饕餮之徒治天下,眾民坐吃山空。好色之徒治天下,百姓綱常盡失。冷血鬼治天下,人人互相傾軋。掀開歷史書頁,你總能發現,一個時代的道德狀況,就反映着他的君主過着怎樣的生活”。

問:愛拉斯莫講得很好,我看他對查理五世寄望很高,所以苦口婆心地教誨他。

答:是的。《論基督教君主的教育》一書,實際上寄託了愛拉斯莫的政治理想,這些理想至今仍然閃耀着光輝。只是在民主憲政國家中,人民能以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要求來選擇他們的領導人,而在專制國家中,百姓只能寄希望於自然的更替。不過,自然更替的結果之好壞,那就全憑運氣了。所以愛拉斯莫藉手中一支筆來教育君主,告訴他們說,“君主必須小心,不要走上邪路,令難以計數的民眾來效仿他為非作歹。出於同樣的原因,他應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楷模,從而帶來眾多的民眾趨向善良”。再進一步,愛拉斯莫相信有神聖的力量在左右着君主的行為。君主只要遵循上帝的指引,他就有力量為國族謀取福祉。他說,“因為上帝的仁慈無所不在,並不需要任何人的服務,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所以,一位偉大的君主應該體現上帝這位永恆君主的形象。他本來就有責任,為每一個人贏得自由的善良意志。而且,一位偉大的君主,他治下的國族應該是自由的,這就要求君王自身能夠擺脫世間各類邪惡的誘惑,因為這種誘惑實際上是一種奴役。

問:他這是說君王所受的奴役是自身的慾望吧?

答:是的。愛拉斯莫認為,“一切奴役狀態都是可憐、可鄙的,而其中最可鄙的是淪為邪惡與可恥的慾望的奴役”。愛拉斯莫接着問,“如果一個人聲稱主宰着自由的人,自己卻受到欲求、怒氣、貪婪和野心以及其他種種不體面的主子的奴役,還有人比這更可悲嗎”?他這是在告誡君王,君王自身不正常的、喪失尊嚴的野心和慾望,就是對他自身的奴役,當君王是個受奴役之人時,他的國家和人民都不會有自由。所以,他希望君王能是一個光明正大的、心胸寬闊、仁慈的自由人。這樣,才會使整個民族成為寬宏大量的自由的民族。依我看,愛拉斯莫的期望是太高了。好,我們下次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