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拉斯莫的生活與思想第十九節 避免戰爭是一位好君主的責任

音頻 11:57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 Wikimedia commons

「提要」愛拉斯莫意識到戰爭不僅會帶來物質損失,同時也會帶來道德敗壞。他厭惡暴力行為,幻想人們可以通過理性和信仰造就一個 和平世界。他勸告君主,要盡一切力量避免戰爭,因為戰爭就像瘟疫,它會使國民傳染上瘋狂的嗜血症,從而敗壞整個民族。

廣告

問:你在前面就說過,愛拉斯莫是一位和平主義者。看來,這也是他教育君主時所要考慮的問題。

答:是的,他對君主說,“除非已經嘗盡了其他所有手段,否則一位良君永遠都不會發動任何戰爭”。因為在他看來,“其他的行動各有利弊,而戰爭卻會給所有的好東西帶來破壞。戰爭的狂潮會帶來一切最邪惡的東西。沒有任何邪惡能像戰爭這樣頑固地持存”。聽友們能夠看出來,在愛拉斯莫眼中,戰爭就是純粹的惡,這裡有他親身經歷帶給他的印象,他的《論基督教君主的教育》這本書,是獻給查理五世的。而在 那個時代,查理五世和法王弗朗索瓦一世一直戰爭不斷。他們為爭奪米蘭大打出手,結果弗朗索瓦一世被查理五世俘獲,被迫與查理五世簽訂了馬德里條約,把 兩個兒子都送到西班牙去當人質,自己才被釋放。可他剛一回國,就反悔,又籌組聯軍再攻意大利。查理五世也立即還以顏色,和他在意大利大戰,最後攻下羅馬,大肆劫掠。歷史學家認為,他們對羅馬的破壞遠勝當年哥特人對羅馬的破壞。愛拉斯莫對這些戰火連綿是親身體會,所以,他在獻給查理五世的這本書中,專門寫了一章《論戰爭》,詳細談一個好君主的德行之一就是避免戰爭。愛拉斯莫把這條原則當成區別人與野獸的界限,當作區別野蠻人與基督徒之間的界限。他甚至認為,哪怕是所謂正義戰爭,也會伴隨種種邪惡。愛拉斯莫的這個觀點屢次被歷史所證實。我們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蘇聯雖然參加了盟軍,為消滅納粹德國出了很大的力,但是,紅軍所到之處,燒殺搶掠,幹了無數駭人聽聞的邪惡之事。僅在德國就有200萬婦女被蘇聯紅軍強姦。蘇聯紅軍進入中國東北以後,也干同樣的事兒。所以至今東北人一提起老毛子都恨的牙癢癢。但是,它進入中國東北,打的是正義的旗號。所以共產國際的總書記季米特洛夫,向斯大林告狀,說紅軍在保加利亞為非作歹。斯大林回答說,紅軍 流血犧牲,打下了保加利亞,弄幾個女人算什麼事兒?

問:近些年關於蘇聯紅軍佔領時期的罪行調查,已被納入了二戰史的研究。

答:是的。這就證明愛拉斯莫500年前就指出,正義的戰爭也會伴隨邪惡,是多麼地有先見之明。他就告誡君主,根本就不要有戰爭。說到戰爭,我想給聽友們提一個 人,克勞塞維茨,他是生活在18世紀末,19世紀上半葉的著名德國軍事理論家,是普魯士軍隊的高級參謀人員,和拿破崙 多次對陣,參加過俄法戰爭。托爾斯泰寫《戰爭與和平》裡面,就有他的影子。他的名著《戰爭論》可以說是軍事理論史上最重要的著作。在這部著作中,克勞塞維茨指明戰爭的性質是,“迫使對方服從我方意志的一種暴力行為”。他的名言,“戰爭就是政治的繼續”,廣為人們接受。有趣兒的是,克勞塞維茨對戰爭的許多看法,愛拉斯莫在他的著作中早已談過。比如在克勞塞維茨的著作中,談到估量戰爭代價與成果的方法,考慮如何利用最小的代價達至最大的政治成果。愛拉斯莫在他的書中,就已經告訴那些發動戰爭的君主,要用理性思考問題,來列舉戰爭的真實的代價,搞明白他力求通過戰爭達到的目標是否值得。哪怕他有相當的勝算,但和後果相比,卻不值得大動干戈。因為,要把種種的焦慮、開銷、危險以及漫長而艱巨的備戰,這些都需要仔細掂量。克勞塞維茨是為了戰爭而思考,愛拉斯莫卻是為了不發生戰爭而思考。可以說,他是一個 絕對的和平主義者,是托爾斯泰、甘地等人的先驅。在他看來,一個 好社會,一個能讓百姓幸福的社會,是平和、淳樸,人人以道德為準繩,規範自己行為的社會。而開疆擴土、攻城掠地,就算你成果累累,也是暫時的,終究也是虛妄。因為它不符合人性,不符合文明。這和我們先人的那些詩行“可憐無定河邊骨,都是春閨夢裡人”所表達的意思是一致的。

問:所以他不教君主如何發動戰爭,而教君主 不要戰爭。

答:是這樣的。他說,“對於良君而言,最值得珍視的莫過於其子民德行高潔,但是,還能有什麼比戰爭給道德造成更嚴重、更直接的威脅呢?君主應當以最大的熱誠,千方百計確保自己的臣民富裕、安康。但是,當他一心要發動戰爭的時候,頃刻之間就強迫那些青春兒郎置身於種種危險,帶來無數孤兒寡母,讓大批人淪為乞丐,處境悲慘”。再者,戰爭讓世界付出高昂的代價,它的危害是普通人難以計算的苦難。愛拉斯莫反覆說,“有朝一日君主將會認識到,拓展王國的疆域毫無意義,這樁看起來有利可圖的事,最終帶給君主的只是巨大的損失”。當然,君主發動戰爭,總會有借口可找,而且一定會宣稱自己是進行的正義之戰。但愛拉斯莫不這麼看問題,他說,“有誰不認為自己發動戰爭的理由是正義的呢?風雲變幻,人事無常,眾多的協議簽訂又撕毀,這其中誰又沒有個 借口呢?”所以愛拉斯莫認為,最好的辦法是讓君主認識到,戰爭從本質上 就屬於邪惡,它是與耶穌基督的理想背道而馳。愛拉斯莫揭發他所處時代的那些君主發動戰爭的目的。在他看來,實情是,君主們的生活的奢華超出了自己財力的承擔限度,於是就要發動戰爭來擴大自己的財富。而且戰爭有的時候,乾脆就是君主對自己的人民所發動的,君主之間卻會相互勾結,製造借口,只為了犧牲民眾,犧牲國家來增強自身的利益。愛拉斯莫的結論是,“基督教良君必須對所有戰爭抱懷疑態度,不管它看起來有多麼正義”。

問:愛拉斯莫對戰爭的態度可夠絕對的?

答:看起來很絕對,但他有他的道理。他認為,君主有發動戰爭的權利,但是這是一己之私權,人民也有自己的權利,就是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不受剝奪、破壞,這是社會公權。所以他指出,“良君會以公共利益來衡量一切,否則他就根本算不上君主。他無權將民眾當牛馬驅使,政權的治理,有賴於民眾的贊同。這是國王得以存在的首要因素”。聽友們可以看出來,愛拉斯莫的人文主義思想真是堅不可摧。正是他這種對人性、人道的無條件的捍衛,使他在今天的歐洲仍然受到廣泛的尊敬。他宣揚的那些理想,雖然在現實中經常被打破,但他卻是照亮人類文明發展路途的火炬。好,有關愛拉斯莫人本主義的介紹,今天就結束 了。但是在下面介紹馬丁·路德的時候,我們會 碰到愛拉斯莫的神學思想,因為在宗教改革中,他和馬丁·路德有過重要的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