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約翰·加爾文第一節 從路德到加爾文

音頻 12:11
加爾文Jean Calvin (1509-1564),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
加爾文Jean Calvin (1509-1564),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 © DR

「提要」宗教改革在路德之後,影響最大的是加爾文的改革宗。它對現代世界的誕生,有着極為重要的影響。建立了當今世界第一強國的英國清教美洲殖民者,就是加爾文教的直接繼承人。加爾文(Jean Calvin;1509年7月10日-1564年5月27日)以他罕見的天才,使新教教義條理化,清晰、簡潔,並以日內瓦為基地,展示了新教團體該如何運作,基督教又如何規範人類世俗生活。

廣告

問:就西方世界的現代轉型而言,加爾文這個人太重要了。你談加爾文,我想聽友們一定會感興趣。

答:希望如此。我們先給聽友一個大概的觀念。《加爾文傳》的作者凡·赫爾斯馬說,“路德以他的英雄氣概所開始的宗教改革,將由加爾文以他卓越的頭腦與永不止息的筆,繼承下去並予以完成。路德猛力將信教教會從羅馬教會拔出,帶來宗教改革,加爾文將建立教會,並將它推向前進。他將宗教改革的真理書寫成文,並向人們解釋,那重新找到的上帝的話,應當如何應用在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這個概括指出,加爾文是把宗教改革的思想成果系統化、明確化、實用化的人。而且有趣的是,他比路德更明白宗教改革的歷史意義。路德關注的是自己的信仰如何安放,加爾文卻關注基督教如何在世界歷史中發揮作用。所以,荷蘭最重要的加爾文宗教思想的闡釋者凱波爾說,“當我們問誰對宗教改革的原則有着最深刻的簡潔,在最廣泛的範圍內,最全面地將這些原則付諸實踐時,歷史就會指向日內瓦的思想家,而不是威登堡的英雄”。加爾文所作《基督教要義》八十章三大卷,全面系統地闡述了基督教方方面面的問題。我們在前面介紹路德時,已經給 聽友們介紹了路德對天主教所關注的四個 問題所作的嶄新的解釋。我再把這四個問題重複一下,因為加爾文也是從這裡出發的。第一,“人如何得救”?路德的回答是,不靠日常所作的善功,而唯憑信。第二,“誰具有宗教的權威性”?路德回答說,不是羅馬教廷,而是《聖經》本身所記載和宣揚的神道。第三,“教會的功能何在”?路德回答說,教會只是所有信眾相聚的場所,一個共同體,在這個共同體中人人皆是教士。第四,“基督徒生活的真諦是什麼”?路德的回答是,人在社會中無分世俗與神聖,在你從事的現實操持中,你所認真做的工作,都是在侍奉上帝。除了這四個宗教改革必須面對的問題之外,加爾文在他的書中,對基督徒的日常宗教生活都有詳細的規定,包括對禱告的操練。

問:看來在往後新教的發展中加爾文的改革宗佔據了主導地位。

答:是的。像法國的胡格諾派,也就是在巴特羅謬之夜被屠殺的那些人,就是加爾文改革宗的信徒。在英國,一位加爾文的忠實追隨者諾克斯,把加爾文的思想傳播到英格蘭、蘇格蘭,成為英國清教的緣起。這些清教徒又把加爾文改革宗帶到北美大陸,奠定了後來美利堅合眾國的宗教基礎。在荷蘭,奧倫治的威廉親王加入了加爾文宗,加爾文的思想又成為建立荷蘭共和國的信仰支撐。菲利普·沙夫在他的《基督教會史》中說,“加爾文成為歷史上最英勇的法國胡格諾派、荷蘭伯格派、英格蘭清教徒、蘇格蘭誓約派和美國新英格蘭地區清教徒前輩移民之父,他們都以為了 良心自由的緣故,可以犧牲世界上任何東西而聞名於世。此精神武裝起了英國議會來對抗查理一世,激發了克倫威爾將軍的輝煌勝利。更成為推動《五月花號》上清教徒移民先輩的動力,將文明的種子,第一次播種在新大陸上”。所以,我們可以說,宗教改革在世界範圍內發揮影響,在西方現代化轉型的過程中產生重大作用,加爾文對基督教義的闡發,舉足輕重。

問:那你就先給聽友們介紹一下加爾文這個人吧。

答:好。加爾文出生在法國皮卡迪省努瓦永市。這個城在巴黎東北方向大約八十多公里處,他的父親熱拉爾·加爾文是努瓦永市教區的律師,同時又是主教的秘書,所以家裡進進出出的都是宗教界人士。小加爾文就沉浸在這種宗教氣氛 之中。他誕生於1509年7月10日,但是他的母親在他三歲那年染瘟疫去世。這對一個正需母愛的孩子,是一段極可怕的經歷。所以加爾文很少提及他的童年。只是有一件事深深刻在他的心中,就是母親曾帶他去瞻仰聖安娜的聖骨。聖安娜是聖母瑪麗亞的母親,也就是耶穌基督的外祖母。母親抱着小加爾文,讓他親吻那個裝着聖骨的盒子,一個金光燦爛的盒子,周圍布滿鮮花和燭光。我們可以想像,和母親在一起的這個神聖時刻,在不到三歲的加爾文心裡,會有多麼深的印象。特別是不久之後,媽媽就撒手人寰,母愛、聖骨和聖安娜結合起來,讓小加爾文似乎和耶穌基督的家族有了某種神秘的關聯。而且努瓦永城在當時,可不是個一般的地方。查理曼大帝就是在這裡加冕成法蘭克國王。這座一萬多人口的城市,教堂林立,人們說在努瓦永,你不可能說三句話而不被鐘聲打斷。

問:你描述的這個場景,很能說明加爾文對耶穌基督崇拜的由來。

答:可能有這方面的原因,一方風水養一方人物,加爾文身邊的濃厚宗教氣氛,當然會對他有影響。但更重要的是,加爾文聰慧異常,對一些神學問題有特殊的敏感。他父親通過關係,在他12歲那年,就給他安排了一個神父助理的位置。這在他父親看來是可以讓他有一份小小的俸祿,可實際的結果卻是讓小加爾文早早地就與教義問題打交道了。恰巧在他14歲那年,他的同伴、昂熱主教的侄子要去巴黎讀書,他鼓動加爾文一起去。加爾文非常想去見見世界,因為他感覺在努瓦永,已經沒有什麼可學的了。於是他就到了巴黎,這時路德宗教改革的思潮,已經傳到了巴黎。索邦大學的哲學教授雅克·勒費弗爾開始傳講路德的思想,“人的得救唯靠恩典”。加爾文剛到巴黎時,就讀於馬爾什學院,他有幸遇見了一位學問、人品極好的老師,馬蒂蘭·科爾迪耶,他給加爾文打下了極好的法語與拉丁文基礎。從馬爾什學院畢業後,他 進了那所有名的蒙太古學院,聽友們一定還記得這所學院,愛拉斯莫就在這裡上的學。這裡以夥食差、骯髒混亂著稱,加爾文同樣也在這裡受了不少苦。但是他發奮苦讀聖奧古斯丁、托馬斯·阿奎納這些神學大師的著作,門門功課都極出色。18歲就獲神學碩士學位。他的才華引起巴黎文人圈的注意,於是他開始出入那些出色的人物的家庭。他結交了法國國王法朗索瓦一世的禦醫、瑞士人科普的四個兒子,其中的尼古拉·科普後來成為索邦大學校長。當時,法王法朗索瓦一世受他妹妹瑪格麗特公主的影響,對信教採取過一些寬容措施,使新教思想在法國流傳起來。但是,天主教與新教的鬥爭,也日益激化。加爾文在觀察着這個動蕩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