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世界報

中國農村的極端貧困正在消失

音頻 05:34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作者: 阿曼亭
16 分鐘

中國農村的極端貧困正在消失,這是周一下午出版的法國世界報在其國際欄目用一整個版面報道的內容。世界報駐華記者勒梅特(Frédéric Lemaître)指出,儘管出現了新冠危機,但中國2020年全面消滅貧困的目標是要按時實現的,中國因此於近日邀請了記者們到最偏遠的省份去看看中國在反貧困上所取得的成績。

廣告

世界報記者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6日說的很清楚:雖然有新冠疫情,但是,於2014年正式啟動的“反貧困鬥爭的完全勝利”是絲毫不能拖延的。因此,到2020年12月31日,中國是不應該再有窮人了。根據官方數據,2012年年底時中國的貧困人口是9899萬,到2019年年底仍有550萬。明年2021年,中國共產黨要大規模地慶祝成立一百周年,因此,消除貧困的政治意義是非常大的。

世界報記者去了位於甘肅省最南端的山北村(音譯),雖然道路上仍有老人拉着裝着水果或舊紙箱的手推車,雖然位於山區心臟地帶的豪華酒店等許多項目仍沒有完成,但是,記者們看到的無數起重機和混凝土攪拌機證實了:在甘肅這個貧窮的山區省份,中國是花了大力氣的。

世界報刊出的文章指出,在中國,貧困的確定有幾個標準:首先是收入,2020年的標準是年收入不到4000元人民幣。中國保證,窮人要能夠有飯吃,有衣服穿,並能夠享受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這“三項保障”。政府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劉永福(音譯)說,“近年來有超過800萬人被安排了住房,”仍然沒有獲得“三項保障”的人,只有15萬人。

就貧困的收入標準--年收入不到4000元,中國官員也承認這有點兒太低了。中國的中位數年收入是2萬6500元,城市為3萬9200元,農村為1萬4390元。如果採用國際上普遍接受的貧困的定義,也就是中位數收入的60%的話,中國領導人應該將農村的貧困標準定為8600元人民幣,是現在實際採用的收入標準的二倍還多。

北京不是在與貧困作鬥爭,而是在和農村的極端貧困做鬥爭

世界報的文章指出,實際上,北京不是在與貧困作鬥爭,而是在和農村的極端貧困做鬥爭。官員們知道他們的仕途和這個緊密聯繫,所以,在扶貧問題上,官員們是很上心的,有時候,還有點兒過度了:在山東省,窮人甚至還沒有拿到安置的房子,他們原來的住房就已經被拆除了。

文章還寫道,雖然安置住房是扶貧最壯觀的部分,但不一定是最關鍵的。官員趙說,“我們希望人們能夠有尊嚴地融入市場經濟,通過他們的工作,而不是通過給他們錢而走出貧困”。在少數民族居住的地區,“有尊嚴的工作”有時也很有“中國特色”。在山北,為了吸引遊客到它的海拔1900米高的四星級酒店,開發商打算在附近建立一個娛樂遊人的少數民族風情“示範區”。

另外,政府也促使富裕的沿海城市與內陸城市結成姐妹城市。比如總部位於福建廈門的凱林(音)鞋業集團2019年就在甘肅南部小鎮臨夏(音)開設了分公司。聘用了90名女工,其中的70%來自貧困家庭,工資是每月從2000至4000元不等,是沿海地區的一半。

此外,政府還鼓勵人們外遷,到沿海城市或新疆去。在人口30萬的譚昌(音)縣,就有9萬人到外地打工。他們中有一半人沒有去沿海省份,而是去了新疆。

中國在消除貧困上的努力,贏得了讚譽。在雲南一個村莊度過了兩年時間的美國研究員馬修·奇伍德(Matthew Chitwood)作證說,儘管人們繼續感到貧窮,但他們“從政府那裡拿到了錢和低息貸款,他們覺得自己的生活正在改善。”

不過,文章也表示,在表面上勝利的背後,扶貧官員們知道他們的任務不會在12月31日結束。官員劉承認:“重要的是繼續努力,以確保9300萬擺脫貧困的人不再重新陷入貧困。”

文章還表示,迄今為止,中國的扶貧一直依賴的是人口的被迫城市化。從邏輯上講,未來,一個大問題將會是如何解決城市裡的貧困化問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