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一帶一路”已變成“債務通道”

音頻 05:19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一帶一路”已經變成了一條“債務通道”,這是世界報網站上的一個標題。《世界報》記者朱利安·布伊索(Julien Bouissou)在專欄文章中指出,連接中國與印度洋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是中國的“一帶一路”的樞紐,可是,這些項目目前卻蹣跚不前。

廣告

文章表示,從新疆到阿拉伯海的中巴經濟走廊陷入了債務的流沙。然而,這卻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這項宏偉的計畫旨在通過北京融資的新基礎設施,將亞洲與歐洲和非洲連接起來。

2015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伊斯蘭堡正式啟動了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簽署了不少於51項協議。巴基斯坦領導人謝里夫說:“我們的友誼比山高,比海深,比蜜甜。”

可是,從那之後,兩國的關係就略有冷淡了。審查中巴經濟走廊主要項目的聯合合作委員會(JCC)的會議被一推再推,先是被推到了2020年年底,然後又被無限期的推遲。根據巴基斯坦《黎明日報》的報道,原因是,就經拉合爾連接白沙瓦和卡拉奇的鐵路路線的現代化建設,雙方在資金上存在分歧。整個項目需要的資金,計畫是620億美元,到目前為止,用於建設的有250億美元。

文章寫道,陷入債務危機的巴基斯坦再也負擔不起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德國一智庫(Mercics)的分析師雅各布•馬爾德爾(Jacob Mardell)表示,就中國來說,“中國在財政援助方面更加謹慎了”。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一直很慷慨,但現在中國不太願意再提供低息貸款了。有一半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可能或已經出現了債務危機,北京擔心會出現一系列的債務違約。中國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在海外的貸款從2016年的每年750億美元減少到了2019年的40億美元。

文章還指出,政治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在這一領域,巴基斯坦比中國更難以預測:巴基斯坦政府隨着選舉或軍事政變而不停地變換。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與北京的友誼比前任低,他在2018年的競選期間曾批評某些項目存在腐敗,但是,在上任後,他還是採取了比較和解的語氣。

巴基斯坦《黎明日報》的專欄作家庫拉姆·侯賽因(Khurram Husain)表示:“可能,現任政府對中巴經濟走廊的興趣不及前任,但現任政府尤其是沒有管理如此多項目的行政能力。”另外,原本希望從許多項目中受益的商界也沒有了那麼多的熱情。赫拉姆·侯賽因說:“除了一些當地的水泥廠,巴基斯坦企業沒有從中受益,他們甚至擔心中國企業在巴基斯坦市場上展開競爭。”

文章還表示,中巴經濟走廊還讓它沒有經過的其他巴基斯坦省份感到受到了排斥,並加劇了這些省份的分離主義緊張局勢,以至於中國公民成為叛亂分子發動襲擊的目標。文章還表示,北京認為,繁榮將會保證社會穩定。但中國的發展模式並不是那麼容易輸出的。

法國人是否能夠經受得住再一次的封鎖打擊呢?

變種病毒的爆發,讓疫苗帶來的希望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也讓回歸正常生活再一次被推遲。法國人已經被新冠疫情給拖累得很疲憊了,可是法國人又再一次面對被封鎖的可能,法國人是否能夠經受得住再一次的封鎖打擊呢?這是周三的法國世界報在頭版頭條關注的內容。

該報指出,法國最高當局也就這一問題非常擔憂,總統馬克龍因而決定,等有關宵禁效果的進一步的研究結果出來後,再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