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離北京冬奧會開幕日不到一年,其組織條件仍讓人存疑

音頻 05:52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北京2022冬季奧運會,是法國世界報網站周四關注的內容之一。北京2022冬季奧運會將會是怎樣的一個樣子呢?該報在北京的通訊員勒梅特(Frédéric Lemaître)表示,在新冠危機的陰霾下,在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呼籲聲中,北京冬奧會目前還處於濃霧之中,讓人無法看得清楚。

廣告

相關的文章表示,在離北京冬奧會預計的開幕日期不到一年的時間,中國針對新冠疫情的衛生措施日趨嚴厲,人們對北京冬奧會的組織條件仍然存有疑問。

文章指出,一些用於比賽的場地目前被用來給中國運動員訓練。業餘滑雪者因而必須到其他的滑雪道上去。

北京2022冬季奧運會預計於2022年2月4日至20日舉辦,北京延慶和張家口是舉辦地點。

在當地,已經開始了倒計時。習近平於1月18日和19日對舉辦地進行了第四次考察。習近平說,奧運會必須是“綠色的,具有包容性的,開放的和清潔的”。習近平還說:“要像雪和冰一樣的純凈和乾淨。”世界報的相關文章表示,這是一個大膽的比喻,要知道,在這些地區,很少有雪從天上掉下來。

文章寫道,2月21日星期天,滑雪道下邊的溫度接近攝氏15度。河北的山頂不超過2100米,目前,山上呈白顏色的地方,只有那些滑雪道。沒有雪炮的話,是根本無法舉辦任何競賽活動的。北京舉辦冬季奧運會的目標,除了區域經濟發展之外,是讓中國能夠在2035年成為“世界體育強國”。

精英運動

文章還寫道,目前,在中國,滑雪是精英人士才能進行的運動。在奧運會新聞發布中心所在的密苑雲頂樂園,乘坐纜車到山頂需要十分鐘的時間,費用要100元人民幣,比北京到張家口的高鐵票(約75元)還要貴。兩個小時的私人滑雪課的費用是750元人民幣,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無法承受的。

瑞士的一家公司(Laurent Vanat Consulting)於2020年3月發布的白皮書表示,“儘管從總體上來說,中國的滑雪市場在連續增長,但是,在供和需這兩個方面,基礎數據的增長率在過去5年內已經大幅下降”。

滑雪場的數量在2016年增加了13.3%,在2017年增加了8.82%,在2018年增加了5.5%,在2019年增加了3.77%。雖然有770個滑雪場,但是,配備了滑雪纜車的,只有155個。滑雪人數的變化也是同一個趨勢,滑雪人數在2016年躍升20%之後,2017年增長16%,2018年增長12%,2019年增長8%,總人數僅僅達到2千萬。

因此,滑雪業界人士非常期待北京冬奧會的舉辦能夠讓這個行業振興起來。但是,在距離北京冬奧會開幕典禮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很難說他們的期望是否能夠實現。河北人似乎表現的也是謹慎的觀望態度,因為有兩個未知的因素在威脅着北京冬奧會:一個是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呼籲,另一個則是新冠疫情。

進攻性外交後,是魅力外交

世界報的文章繼續指出,中國在2020年對西方採取了進攻性的外交。現在,中國則開始了魅力行動,在2月13日和14日兩天,中國邀請了大約30來名大使在冬奧會舉辦地度假。在中國人慶祝農曆新年的時刻,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陪着30來名大使過了兩天。

期間,對冬奧會的抵制呼籲,幾乎沒有被談起。雖然有許多在新疆、香港或西藏問題上進行活動的人權組織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但是,由於拜登政府已經表示不會跟着這些呼籲走,因此,抵制的壓力似乎下去了。

但新冠疫情的威脅卻依然存在。在這個外交旅遊周末期間,王毅沒有能夠回答客人們的主要問題:冬奧會時的衛生防疫措施將是怎樣的?一名外交官很委婉地說,“目前,到達北京的任何人都必須經過為期三周的隔離。可是,對賽前的運動員實行採取這樣的措施是會帶來問題的。”

面對中國當局在這個問題上的沉默,西方外交官們預計會有幾種可能:一個是,舉辦地之間相互隔離,以減少傳染的風險;二是,舉辦沒有觀眾參加的冬奧會;三是,舉辦沒有外國記者報道的冬奧會,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