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30多名科學家聯署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成立新的機構,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法國世界報網站周四刊出文章指出,一些科學家們認為,目前的世衛和中國聯合組成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小組存在缺陷,他們在准入上受到限制,且存在利益衝突,因此,這些科學家們發表聯署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成立新的機構,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

廣告

Stéphane Foucart撰寫的文章表示,世衛組織和中國當局聯合組成的新冠溯源小組結束工作不到一個月,大約三十多位名人發表聯署信,呼籲要就新冠疫情的起源進行全面且獨立的調查。

聯署信周四由美國華爾街日報和法國世界報發表,聯署信表示,弄清新冠疫情的起源對於更好地應對當前的疫情以及降低未來出現疫情的可能都是至關重要的,可不幸的是,在第一個病例出現一年多之後,疫情的根源仍然未知。

在聯署信上簽名的有美國克林頓政府時期的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傑米·梅茨(Jamie Metzl),他也是美國現總統拜登的前合作者。除了這位名人,在聯署信上簽名的還有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的病毒學家Bruno Canard和Etienne Decroly,以及法國的兩位遺傳學家Jean-Michel Claverie和Virginie Courtier。

公開信首先闡述了世衛組織和中國聯合組成的專家組在結構上的局限性,然後指出了進行科學研究必須要有的條件。世界報的文章表示,這一公開信是對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2月9日在武漢新聞發布會上所宣布的初步調查結果的反應。

在武漢宣布的初步結論受到了國際社會的眾多質疑。尤其是,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呼籲要加強對冷凍產品貿易傳播新冠病毒進行研究,這是在幫助支持中國當局的假定,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引入中國的。另外,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還表示,新冠疫情是實驗室事故的假說,是完全不可能的,沒有必要在這一方向進行任何進一步的科學調查。這些結論引起了美國政府的懷疑。

公開信還呼籲,所有可能的情況都必須受到檢查:是不是動物傳染;是不是實驗室員工或工作人員在採樣點的感染;是不是在運輸動物(和/或)收集樣品的過程中感染;是不是在處置廢物或動物逃逸的過程中發生的實驗室泄漏而實驗室內又沒有感染,等等。所有可能的情況都必須受到檢查。

30多名科學家在公開信中還指出,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沒有任命,沒有所需的全部技能,沒有獨立性,也沒有進行真正調查所必需的獲得數據的權限。公開信寫道:“聯合小組的一半由中國公民組成,他們的科學獨立性可能受到限制,聯合小組得出結論所依據的是中國當局選擇後告訴他們的信息,聯合小組的任何報告都必須得到中國和國際成員的批准。”

公開信還指出,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的成員的挑選沒有能夠避免利益衝突,比如,聯合專家組的成員之一資助了武漢病毒所在蝙蝠冠狀病毒上的研究。

此外,公開信還指出,聯合專家組也沒有能夠拿到他們所訪問的實驗室的相關數據。聯合專家組的國際成員他們自己也承認,他們經常是依據中國同行的話,而不是進行獨立調查,尤其是在涉及實驗室事故的可能性時,更是如此”。

公開信敦促國際社會成立能夠克服世衛/中國聯合小組中所存在的結構缺陷的新機構和程序。公開信的簽署人認為,這種調查應由獨立的多學科小組進行,包括熟悉中國語言和文化的人。簽署人還認為,能夠對首批可疑患者及其家人進行秘密可以得到保證的採訪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