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說中國的壞話是有代價的!趙婷的《無依之地》不肯定能在中國發行

音頻 06:14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中國的電影院和藝術家被敦促看紅色。法國世界報在華記者勒梅特在周二出版的世界報上撰文指出,在3月份金球獎頒獎典禮上獲獎的趙婷,其電影《無依之地》在其祖國中國的發行變得不那麼肯定,原因是趙婷的批評言論。

廣告

文章首先寫道,在美中關係極度緊張的時代,在北美的反亞裔種族主義擡頭的時代,這個故事本應該美得像個童話。3月1日星期一,年輕的趙婷憑藉她的電影《無依之地》獲得了金球獎最佳導演獎。1984年以來,沒有任何女性獲得過這項殊榮,這也是亞洲人首次獲得這一殊榮。起初,中國人對此感到非常自豪,因為一位中國人的才華在好萊塢得到了最高水平的認可,更何況,這是一部具有普遍意義的女權主義電影。

但是,很快,輿論就轉向了。出生於1982年的趙婷,在15歲那年,就去英國學習,然後移居美國,她對中國並不總是很溫和。2013年,在接受一家電影雜誌採訪時,在回憶自己的國家時,趙婷說,當她還是個少年時,那裡到處都是謊言。據說,2020年,她還告訴一家澳大利亞媒體說,“美國現在是我的國家”。奇怪的是,這一網站媒體在金球獎頒獎典禮的前幾天更正了報道,趙婷實際上可能說的是:“美國不是我的國家。”

這真的是澳大利亞媒體犯的一個小筆誤嗎?還是為了避免北京憤怒而進行的自我審查?反正,中國民族主義者譴責這種“雙面孔”做法,並呼籲抵制這一應該於4月23日在中國發行的電影。豆瓣很快停止了有關這一電影的所有促銷活動。3月5日,“無依之地”的標籤也從社交網絡上消失了。《無依之地》會在4月23日上映嗎?這可是個大秘密。

趙婷的上一部電影《騎士》(The Rider)已經沒有在中國上映。世界報的文章寫道,說中國的壞話是有代價的,尤其是在中國共產黨光輝的百年之際,那些冒着風險說中國壞話的人是必須要付出代價的。

同一篇文章還表示,沒有任何一家國際公司能夠倖免於西方消費者和中國消費者之間的價值觀念的脫鉤,尤其是好萊塢。事實上,自1969年以來,今年,香港人第一次無法在4月25日至4月26日的夜間觀看奧斯卡頒獎典禮。《南華早報》說,這是北京壓力的結果。無疑,講述2019年香港民主運動的挪威紀錄片《不割席》獲得提名讓北京感到不快。

《環球時報》警告好萊塢說:這是一部“政治上有偏見”的作品,還說,“奧斯卡獎不應該淪為政治工具。否則,這會傷害中國觀眾的感情,並有可能導致去年首次超過北美票房的中國電影市場遭遇重大損失。聽話可要聽音啊!!

另外,世界報的文章還寫道,中國共產黨人一直把電影看做是主要的宣傳工具。所以他們總是緊盯着電影。最近情況在惡化,因為自2018年以來,電影不再歸負責新聞,出版,廣播,電影和電視的政府機構管理,而是直接由共產黨宣傳辦公室管理。在國際聯合製作電影的情況下,中國在尋求引入“愛國主義條款”。

例如,在合同中,會有字句說,比須“尊重中華民族的習慣和習俗,中華民族的歷史及其愛國熱情”。任何場面都不應該“以任何形式違反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國家利益”。 製片人還被要求核實參與演電影的那些人是否有旨在破壞一個中國的政治立場,核實他們“過去或現在有沒有與反華勢力和反華的個人有過接觸”。不過,合同沒有明確,在紐約或巴黎的一家台灣餐廳吃飯是不是就是反華!

此外,對藝術家門也擰緊了螺絲釘。2月5日,中國表演藝術協會發布了一個單子,推薦10種行為,禁止15種行為。不論是電影明星還是省級的雜技演員,都必須“熱愛祖國,支持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要“用文學和藝術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要“弘揚中國美學精神”,禁止“損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禁止“危害國家安全,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