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任中國科技巨頭的CEO可真危險!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也宣布卸任CEO

音頻 06:19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宣布卸任CEO一職,這受到了周五世界報的關注。該報指出,在中國重新掌控其科技巨頭企業的時候,字節跳動創始人向後退了。

廣告

世界報在華通訊員西蒙·萊普拉特(Simon Leplâtre)從上海發出的文章寫道,在北京發動空前的運動以規範數碼巨頭企業的同時,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宣布,他將在六個月內卸任首席執行官一職。

相關的文章寫道,現在,擔任中國科技巨頭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可真危險:六個多月以來,馬雲實際上消失得連雷達都探測不到他;電子商務領域裡的老三拼多多的老闆黃崢已經於3月份辭職;5月20日星期四,又是字節跳動的非常低調的創始人張一鳴辭職了。

文章表示,張一鳴卸任CEO的背景是,中國正在進行一場針對大型科技集團壟斷行為的大規模運動,不論是阿里巴巴,還是騰訊,還是字節跳動,還是美團或百度,沒有人能夠倖免。

西蒙·萊普拉特撰寫的文章指出,張一鳴在寫給員工的信中解釋了他的決定,張一鳴表示,自年初以來,他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如何鼓勵長期突破。經過幾個月的思考,他得出的結論是,逐步卸去首席執行官的職責,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這將使他能夠聚焦於長期的重要的事情。張一鳴甚至還寫道:他沒有一個理想的領導者所應有的素質,(...)他不太善於社交,更喜歡獨自一人的活動,比如上網、閱讀、聽音樂和發獃。

接替張一鳴的,是他最親密的合夥人梁汝波。兩人在南開大學讀書時是室友,在2012年成立字節跳動之前,兩人就創辦了他們的第一家房地產初創公司。隨後在創辦今日頭條之後,又成功地創辦了短視頻平台TikTok。雖然字節跳動的業務從電子遊戲到教育非常多元,但梁汝波迄今一直負責人力資源,當然,人力資源對字節跳動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部門,僅2020年,該公司就僱用了4萬名員工。

世界報刊出的文章強調,字節跳動在成立九年後,就成了世界上最貴的初創企業,這尤其是得益於TikTok在全球範圍內取得的成功。去年12月,字節跳動的市值估計達到1800億美元。

根據《福布斯》的排名,張一鳴以360億美元的財富在中國富人榜上排名第五。在今後字節跳動上市後,張一鳴的財富還會更多。根據彭博社的報道,字節跳動已經在準備讓其中國業務在香港或者是在紐約上市。

上海一家諮詢公司(Agency China)的戰略負責人邁克·諾里斯(Michael Norris)指出,“隨着人們期待已久的字節跳動上市日期的逐漸臨近,張一鳴的財富有可能會吸引媒體的關注,他有可能會成為中國的首富。”

世界報刊出的文章還指出,張一鳴的決定對字節跳動公司來說,是具有戰略意義的。張一鳴的決定是在一場規範科技巨頭運動的背景下做出的。中國的巨頭企業希望不惜一切代價避免阿里巴巴的命運。

阿里巴巴被罰23億歐元的巨款。三月份,字節跳動也因為沒有向管理機構申報收購事宜,而被處以金額不大的罰款。字節跳動還因“假新聞”的問題而和其他12家企業一起被提出警告。五月初,美團在公司前創始人王興發表了一首被視為對權力嚴厲批評的詩之後,美團的股價下跌了14%。

馬雲的傳記作者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在當前形勢下,張一鳴的決定並不令人驚訝:隨着國家的市場監管機構越來越強勢,公眾輿論可以迅速轉向攻擊富人,科技巨頭企業的創始人正尋求退後一步,尤其是四年前,張一鳴就因一個APP的內容而受到批評,不得不道歉。鄧肯·克拉克還表示,科技巨頭企業從政府那裡接收到的信息是,目前,科技企業需要沒有個人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