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習近平要求戰狼們不要嚎叫?這顯然不是盧沙野的解讀

音頻 06:17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周四的法國世界報刊出的一篇文章的標題是:中國駐法大使與“輿論戰”。相關的文章表示,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因其外交風格而經常被冠以“戰狼”的稱號。在中國《觀察》雜誌6月16日星期三刊出的長篇採訪以及在法國《言論報》(l’Opinion)星期四刊出的採訪中,盧沙野就此做了解釋。盧沙野坦然接受戰狼的稱號,並說他是在捍衛受到“瘋狗”襲擊的中國。

廣告

《世界報》的文章寫道,在盧沙野看來,大使的角色不一定是要在他被派駐的國家樹立中國的好形象,而是為了取悅他的中國同胞。他在《觀察》雜誌上談到自己的風格時說,“評價我們工作的標準不是外國人怎麼看我們,而是中國人怎麼看我們。(……)我們不能僅僅因為他們(西方人)不高興就停止這麼做。”

《世界報》的文章說,法國外交部至少四次傳喚盧沙野,主要是因為他就法國養老院的謊言以及對一名法國研究人員的侮辱。盧沙野則認為自己在中國“受到了網民和公眾的支持”,他說這才是最重要的。此外,盧沙野還說,北京只是對“咄咄逼人”並威脅中國利益的西方人做出回應。他總結說:“我們外交風格變化的根本原因是國際形勢的變化和我們自身的實力。”

盧沙野說,在這場鬥爭中,大聲傳達中國的聲音不只是外交官的責任。中國媒體和學術界也必須站出來。盧沙野在祝賀《觀察》和《環球時報》的同時,甚至還推出了《完美戰狼指南》。他說,“我們需要具有強烈政治信念、自信、深入了解國際關係和強大表達能力的媒體和學者。我們不需要更多的人。有兩三個組,有幾個人,我們就可以成為輿論戰的排頭兵,把這場輿論戰和我們的外交體系很好地協調起來,形成立體的鬥爭模式。”

為了“不斷提高和完善”中國在當今及未來“鬥爭”中的能力,盧沙野將軍還準備招募1990年代出生的沒有任何原因會感到自卑的網民。因此,他對民族主義漫畫家烏合麒麟表示祝賀,烏合麒麟創作的澳大利亞士兵屠宰象徵天真的羔羊的照片,在2020年引發了堪培拉當局的官方抗議。

本着同樣的精神,盧沙野也希望幫助那些在西方維護中國形象的外國人。盧沙野說,這些外國人是“缺乏真正言論自由”的受害者。盧沙野認為,所有這些躁動都是積極的,中國對未來的“輿論戰”“準備得越來越好”了。

在接受法國《言論報》採訪時,盧沙野解釋說,“戰狼”這個詞在中國有着積極的意義,因為他是保衛祖國的勇敢的戰士。盧沙野說,他“很榮幸被稱為‘戰狼’,因為有太多的瘋狗在襲擊中國。他說我們是對抗這些瘋狗、保衛中國的士兵。

《世界報》文章指出,自2019年12月1日以來,這是中國駐法大使第四次在《言論報》這一法國自由主義報紙上發表言論,兩次是論壇文章,兩次是接受採訪。由此可見,北京希望看到中國外交官更多地出現在全球有影響力的媒體上。言論報與《中國日報》廣告商有商業往來,在中國兩會期間,言論報於3月11日刊登了人民日報撰寫規畫的雙頁廣告。

《世界報》相關文章還指出,最近一次採訪盧沙野的克洛德·勒布朗(Claude Leblanc)與盧沙野一起呆了兩個小時的時間。這位記者向《世界報》解釋說,“我們認為讓中國人發表言論是很正常的,很顯然,他們的觀點與我們非常不同,即使他們表達的方式是過分的。”不過,世界報指出,言論報記者在維吾爾人問題上沒有使用“鎮壓”一詞,也沒有提到盧沙野因為在推特上侮辱法國而讓他被召見。不過,勒布朗就此回答說,“我不覺得我沒有用直接的方式來處理這些話題。”

《世界報》文章還表示,5月31日,習近平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發布外交政策導向報告。這篇長文說,中國應該在國際舞台上發出更多的聲音,表現出“可愛可敬”的形象。一些人得出結論說,習近平要求戰狼們不要嚎叫了。但這顯然不是盧沙野的解讀。遠非孤狼的盧沙野,現在夢想成為狼群的頭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