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突尼斯:必須對總統濫權的風險保持警惕

音頻 05:49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北非馬格裡布國家突尼斯的局勢,幾天以來就一直在法國世界報上佔據着相當重要的位置。法國世界報周四指出,現在就將突尼斯加入這些失敗的名單還為時過早。在現階段,突尼斯有兩個明顯的事實和其他的阿拉伯之春國家不一樣。

廣告

上星期天7月25日,陷入新冠衛生危機泥潭的突尼斯全國各地爆發街頭抗議,示威者對總理邁希希領導的政府抗疫不力表示不滿。突尼斯總統賽義德於當天晚間宣布解除邁希希的總理職務,並宣布凍結議會30天。突尼斯的總統同時也是突尼斯的軍隊指揮,有着軍隊支持的總統賽義德還宣布“根據憲法第80條”接管內閣行政權力直至任命新總理。

第二天7月26日,賽義德總統又宣布解除重要的國防部長和司法部長的職務。這一舉動激怒了突尼斯伊斯蘭保守黨-復興運動黨一號人物加努希,加努希同時也是突尼斯議會的議長,他隨即率領支持者前往議會、試圖進入議會抗議,但卻被嚴陣以待的安全人員阻止。由軍隊把守的議會大廈外周一爆發了街頭衝突。突尼斯最大的伊斯蘭復興運動黨指責賽義德的作法是違反憲法的"政變"行為。

突尼斯深陷新冠泥潭,那裡的死亡率是非洲最高的。像其他地方一樣,在突尼斯,失控的新冠疫情加劇了本來就存在的矛盾,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突尼斯總統賽義德上周日晚間宣布解除總理邁希希的職務,並宣布“根據憲法第80條”接管內閣行政權力直至任命新總理,這一事件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極大興趣,因為迄今為止突尼斯的民主進程是為整個阿拉伯穆斯林世界樹立榜樣的。十年前,突尼斯發生的小販自焚事件引發了阿拉伯之春,但是,發生“阿拉伯之春”的國家一個接一個的或因內戰或因專制而遭遇民主幻滅,突尼斯是最後一個還在抵抗的國家。

法國世界報周四在就突尼斯局勢發表的社論文章中指出,現在就將突尼斯加入這些失敗的名單還為時過早。在現階段,突尼斯有兩個明顯的事實和其他的阿拉伯之春國家不一樣。首先,是賽義德總統使用了強力,他罷免了總理,凍結了議會並接管了內閣行政權力,這些行動在突尼斯受到歡呼和叫好。以正直著稱的賽義德的這些專權的行動,廣受歡迎,這是毋庸置疑的。在經濟停滯不前、衛生情況一團爛泥的背景下,面對無能且經常很腐敗的政治階層,突尼斯人民已經失去了耐心。2011年以來在所有議會聯盟中都發揮了核心作用的伊斯蘭復興黨,成了民眾發泄不滿情緒的對象。

第二個很明顯的事實是,聲稱是本着革命精神但同時又對代議制民主懷有敵意的賽義德總統所使用的方法令人擔憂。賽義德總統遠遠超出了《憲法》第80條有關緊急制度的規定,這導致某些憲法學教授(Yadh Ben Achour)將賽義德的決定定性為“政變”。在突尼斯,就賽義德總統的系列決定是不是“政變”,存在着很激烈的爭論。賽義德的支持者在社交網絡上非常活躍,強烈反對“政變”的說法。

世界報的社論表示,雖然總統所做的決定受歡迎,但這不應該就因此不對其潛在的危險進行質疑。1987年,本阿里針對年邁的布爾吉巴所發動的“醫療政變”也在突尼斯引​​發了歡呼,但後來的結果,我們也是知道的。賽義德能否戰勝自己無所不能的誘惑呢?賽義德會不會依照憲法第80條所規定的“公共權力的正常運作”而一直獨自掌權下去呢?

法國世界報的社論還表示,看一看圍繞着賽義德周日的決定所引發的絕望,當然需要就此提出質疑。突尼斯局勢的發展不僅對突尼斯人本身至關重要,它對地中海地區的穩定也是至關重要的。必須對濫權的風險保持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