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中國繼續加強對科技巨頭企業的鉗制

音頻 06:05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中國繼續加強對科技巨頭企業的鉗制,這是周二法國世界報上的一個標題。世界報在華記者勒梅特撰寫的文章寫道,中國電子商務巨頭的手機應用程序用起來是非常方便的。只需要點擊幾下,就可以訂購到夢想中的東西,還可以獲得購買這個東西的貸款。不過,這樣的好日子應該不會很長了。

廣告

相關的文章表示,據英國《金融時報》9月13日星期一的報道,北京將強制電商把它們的應用程序切割開來:購物是一個應用程序,信貸業務是另一個應用程序。

文章表示,這樣的決定將是2020年12月以來所實施戰略的垂直延伸,目的是為了迫使這些電商不再既是賣東西的商人、又是銀行家、或者是金融中介、甚至是信用風險評估員,而且至今這些電商還不必遵守傳統銀行必須遵守的審慎比率。未來,向阿里巴巴的金融子公司螞蟻金服提出的貸款申請,將要由一家國家是股東的特別公司來處理。這將開創部分國有化的先例。少數高科技企業集團想壟斷消費信貸,是不行的。

文章繼續寫道,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前,中國堅信美國和歐盟的金融監管是有效的。次貸醜聞和雷曼兄弟銀行的破產,讓中國改變了態度。2010年以後,北京就開始建立自己的監管體系。2015年,股市的一次崩盤讓這個話題又重新回到了前台,更何況,就在這一年,騰訊和阿里巴巴紛紛創建了自己的網上銀行,金融科技開始衝擊國有銀行體系。

法國蒙田研究所的Viviana Zhu指出,2017年,習近平敦促監管機構要“敢於”完成任務。習近平警告說,“不能迅速應對風險就是失職”。美國政府對華為和中興通訊的攻擊可以說讓中國科技巨頭喘了一口氣。但是,在距離2022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還有一年的時間,習近平似乎確信,整頓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等,不僅在經濟層面是必須的,在社會層面也是必須的。

世界報的文章還表示,除了金融監管,中國當局也在整頓這一行業的其他特徵:比如,平台之間的競爭、數據的收集和員工的工作條件。

9月10日,政府召集了十大送貨公司和出租車公司,敦促他們要與員工簽訂書面合同,提高員工的收入並規畫上休息的時間。這樣做的影響是很大的。根據國際勞工組織2020年秋季的一份報告,給電子商務和送貨平台工作的有7800萬人,約佔勞動力的10%。但是,在這7800萬人中,只有8%的人簽了真正的工作合同。

9月13日星期一,中國工信部再次敦促電子商務巨頭不要封鎖競爭對手的支付方式。今年4月,阿里巴巴因其反競爭行為而被罰款23億歐元,幾天後,負責競爭的當局又整頓了34家電商企業。

同樣,政府在8月份頒布了一項法律,稱數據是“國家戰略”資產,認為有關中國人的信息必須留在中國,政府打算限制中國公司在海外上市,因為海外國家也希望對這些數據擁有檢查權,美國就是這樣。滴滴6月底在納斯達克上市前,認為不需要獲得中國當局的批准,結果,48小時後,就被禁止在中國繼續獲得新用戶。緊接着,中國“貨運版優步”的初創公司滿幫集團(Full Truck Alliance)和在線招聘公司“看準”(Kanzhun)就放棄了在美國上市。

走得更遠的,是天津下令其國有企業要將數據存儲在公共雲中,並不再與阿里巴巴和騰訊等私營巨頭合作。除此之外,今年夏天,私立在線教育機構被敦促變成非營利性的協會;電子遊戲中,未成年人現在每周只能玩三個小時。然後,某些算法的被要求重寫,以便不強調“有害的內容”。

勒梅特撰寫的文章最後指出,這些措施,有些人認為是“扼殺了自由”,但也有人比如法國蒙田研究所的漢學家顧德明(François Godement)就認為,這些措施“符合人們對社會民主政府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