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從澳美英三國結盟中汲取的三個教訓

音頻 05:47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星期三宣布建立的新印太聯盟,繼續是法國世界報的重點內容。周五的法國世界報就此刊發了社論,指出了應該從澳、美、英三國結盟中汲取的三個教訓。該報強調,這一新的盎格魯撒克遜聯盟是為應對中國而建立的,但它也對歐洲提出了存在性問題。

廣告

社論文章首先寫道,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對澳大利亞取消與法國簽署的向澳大利亞供應常規潛艇的合同感到憤怒,是有道理的。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之間建立的於9月15日星期三公布的聯盟,旨在幫助澳大利亞發展核動力潛艇以對抗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崛起,但是,正像勒德里昂所說,這對法國來說,是在“後背上捅刀子”。不論是堪培拉當局,還是華盛頓當局,它們都對法國隱瞞了這次行動的所有準備工作。

更為重要的是,這一沉重的打擊,顯現了那些高估自己能力的大國所面臨的風險。對至今一直是盟友的國家這麼做,自然是很糟糕的,但是,除了表達憤怒,從新誕生的新印太聯盟中,我們需要吸取三個教訓。

第一個教訓涉及跨大西洋關係,也就是法國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對於那些至今還依然懷疑的人來說,要醒醒了:在下面這一點上,拜登政府與特朗普政府沒有什麼不同:無論是在戰略利益上、在經濟利益上、還是在金融利益上或者是在衛生健康方面,美國都是把自己排在第一位、排在別人之前的,“美國優先”仍然是白宮外交政策的指導方針。

法國世界報的社論表示,新印太聯盟的建立並不是針對法國的,但是它對法國造成了嚴重的外交和經濟挫折,可是,這對華盛頓來說是無關緊要的,華盛頓的目標只有中國。一些人從拜登的多邊主義信仰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熱愛法語中看到了拜登政府會開展更平衡一些的合作:這些人現在要看清現實了。

社論文章繼續表示,從澳英美新印太聯盟中所要吸取的第二個教訓涉及倫敦當局。對於脫歐後的英國外交來說,這一新印太聯盟協議標誌着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一協議讓英國回到印度洋-太平洋,而這隻靠英國自己,英國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最重要的是,這一協議讓英國人重新回到了美國人的車輪上。“全球英國”正在尋找自己的位置:它在與華盛頓結盟這條線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久前,美國與在阿富汗駐軍20年的盟友沒有進行協商的情況下展開了阿富汗撤軍,當時,倫敦當局在下議院里備受質疑、備受痛苦,但是,不到一個月後,這一切的痛苦都因新印太聯盟而消失了。

第三個教訓更重要也更複雜,因為這涉及歐洲。除了法國的利益受到損害之外,歐洲的地位以及歐洲在世界上的作用都值得思考。在中美對抗陰影下正在發生的全球重組中,歐洲想處於什麼位置?歐洲是否能夠以一個自主的大國來行動?還是歐洲各國各自以自己的步伐來加入這一全球重組,從而放棄施加任何影響,放棄捍衛自己的利益呢?

社論文章最後寫道,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是在歐盟(EU)在布魯塞爾介紹其印太戰略的前一天宣布成立新印太聯盟的。歐盟的印太戰略因而看起來很蒼白了。雖然法國指責美國“缺乏連貫性”,但是,在應對中國崛起方面,歐盟則是更加缺乏連貫性,缺乏脊椎骨的。尤其是在柏林的影響下,歐盟更是如此。今天,歐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