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從西向東轉移:北京要讓聯合國也體現出這一點

音頻 05:43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周四的法國世界報刊出了其專欄作者阿蘭弗拉雄的一篇文章,表示,北京打算要將權力從西向東的逐漸轉移,在聯合國里體現出來。

廣告

相關的文章寫道,中國熱愛聯合國,聯合國也給它不錯的回報。聯合國是中國當局的合法的中繼站之一,但聯合國對於中國的作用還不僅僅局限於這個。上星期通過視頻會議在聯合國大會上,習近平展現了最完美的聯合國的套話是怎麼樣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我們要建立以相互尊重、公平、社會公正和合作為基礎的新型國際關係。”習近平還補充說,這當然是“雙贏”。

世界報的相關文章表示,這句外交術語的背後,隱藏着的是一個政治戰略、一個決心在世界事務上留下自己印記的強國的政治戰略。想法可能是要像一直存在的“美國秩序” 那樣,塑造一個“中國秩序”?用“中國統治下的和平”(pax sinica)來取代“大美帝國統制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文章表示,這樣的變動有可能是符合當代歷史的,東方主義者吉爾斯·凱佩爾(Gilles Kepel)認為,在“世界不可抗拒的中國化”面前,西方的中心地位消失了。

權力從西向東的逐漸轉移,北京要將其在聯合國里體現出來。為什麼?因為聯合國是全球性的: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這種全球性奠定了它的重要性:聯合國代表着國際合法性,它是美國在二戰後建造的包括聯合國及其各個專業機構、還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在內的機構大廈的一部分。

這個被稱之為是“國際自由秩序”,不過它經常既不“自由”也不和平。在普京治下的俄羅斯支持的中國的後面,有許多國家現在認為,曾經設想的“聯合國體系”只會使西方的霸權永久化。中國外交部表示,“這樣的制度不再代表國際社會的意願”,需要對之進行修改。

世界報的相關文章表示,北京對聯合國施加影響的願望並非不合法。它是大國博弈的一部分,是美國長期在聯合國施加主導影響力的對應,中國希望在這個行使“多邊主義”的中心位置上佔有一席之地。不過,我們需要了解什麼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多邊主義”。

中國及其盟友在聯合國展開的戰鬥首先是圍繞着主權概念的。北京的主權概念有着原教旨主義性、極端主義性和絕對主義性。在中國看待國際生活的視野里,國家之間的和平,習近平說這要“在相互尊重和公平的基礎上”,但還須要禁止任何干涉成員國內政的行為。

因此,我們必須把冷戰後描繪的一切丟掉並扔進圍繞紐約聯合國大樓的河流里:國際對一個國家事務進行干預的義務是明顯違反聯合國憲章的。

中國說,一個政權的性質是不在聯合國的權限之內的。一個國家怎樣對待其國民,不是國際問題。北京提到美國在冷戰期間支持多個獨裁政權。1948年被加入聯合國憲章的宣言中的人權呢?中國認為西方對它的解釋是一種文化帝國主義,應該受到譴責。一個國家怎麼對待其少數族裔、其香港居民、其持不同政見者?中國告訴你,這是文化問題!

中國在聯合國的行為和美國和其他大國沒有二致。她在踐行尊重的時候是根據自己的利益靈活多變的。中國對南海周邊國家的“相互尊重”又體現在哪裡呢?北京是通過武力而不是法律來強加自己的。北京正在利用其在聯合國的影響力來達到霸權的目的。

目前,聯合國15個專業機構中的4個,由中國領導,中國還參與另外7個的領導層。中國正在利用其一切經濟實力來確保不論是在哪個領域,做出的決定都對它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