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的可疑失蹤顯現了中國鎮壓的一個側面

音頻 06:33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中國當局試圖在國際奧委會的協助下了結彭帥失蹤事件,但恐怕會事與願違。國際媒體繼續就彭帥事件發表評論,周二下午出版的法國世界報也刊出一篇文章表示,彭帥的可疑失蹤,是中國鎮壓的一個側面。法國世界報在華記者勒梅特在文章中表示,網球運動員彭帥事件在中國並不是個案。對於那些讓中國當局難堪的人,中國當局是會使用諸如強迫招供,或者是強迫閉嘴的辦法的。

廣告

相關的文章寫道,11月21日星期天,中國網球冠軍彭帥與國際奧委會(IOC)主席托馬斯·巴赫進行的視頻交談,似乎並沒有讓誰信服。周一,法國駐華大使館甚至在其微博賬戶上發表了一份中文聲明,表達了“對缺乏有關彭帥情況的信息的擔憂”。法國駐華大使館的聲明說,“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履行其在打擊暴力侵害婦女行為方面的承諾。”

也是周一,人權觀察組織指責國際奧委會傳播“中國政府的宣傳”。這一非政府組織指出,就在外界一直無法聯繫到彭帥的時候,國際奧委會主席和彭帥進行了視頻交談,可國際奧委會卻沒有說明它是怎麼實現這次視頻交談的。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表示,彭帥事件在中國絕非孤立的事件。可疑失蹤、強迫認罪或強迫閉嘴:北京為鎮壓那些讓政權難堪的人是有很多方法的。彭帥是一顆隱藏森林的樹,或者用中國人的話說,是暴露豹子的斑點。

相關文章表示,正如人權觀察組織指出的那樣,“中國政府讓那些意見或行為被認為是有問題的人消失,使用法外拘留或酷刑,並公布強迫逼供得到的供詞,來使可疑案件顯得合情合理。中國當局長期以來一直壓制批評者,包括人權律師、記者、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以及瑞典書商桂民海等香港出版商。”人權觀察組織還引用了其他人物的例子,“比如億萬富翁商人馬雲、明星範冰冰和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人權觀察組織還表示,“在逃離中國或被釋放後,其他曾經被拘押的人指控他們之前在鏡頭前說的話是被迫做出的。”

馬雲和彭帥在中國鎮壓體制上可能是一個轉折點

勒梅特表示,彭帥事件讓人想起馬雲。阿里巴巴的老闆馬雲,也在2020年10月與中國當局發生不愉快後在一夜之間就消失了。之後,他的每一次露面都引發揣測和評論。據說,馬雲目前人在歐洲,似乎他可以自由地四處走動,但不能和外界溝通。

馬雲和彭帥在中國鎮壓體制上可能是一個轉折點。近些年來,引發人們更多關注的,是強迫認罪。在中國工作的瑞典活動家彼得·達林(Peter Dahlin)於2015年底和他的女朋友一起被當局關押了好幾個星期。彼得·達林講述了中國警察如何跟他說,需要他錄一段承認錯誤的視頻,要是他不做的話,他女朋友的關押時間就要被延長。他不得不背誦了一段文字。他說,專業人士告訴他在攝像機前以及在中央電視台的人員面前應該使用什麼樣的語氣,但他從沒有被告知他的話將在電視上播出。在他獲得釋放後,彼得·達林在歐洲成立了“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非政府組織,以統計所有的強迫認罪的案件。在2020年公布的一份報告中,他確定有87個案件是強迫認罪。

彼得·達林以他自己的認罪為依據對中央電視台提出了指控,並抗議其在海外播出。彼得·達林取得了成功,因為中國環球電視網於2021年2月在英國被禁。彼得·達林告訴世界報:“自2019年以來,中國環球電視網已停止播放他的認罪,中央電視台在中國國內也減少了對其認罪的使用。”對彼得·達林來說,“中國共產黨現在肯定希望發布像這樣的彭帥的視頻,但是,由於它在英國失去了執照,它在加拿大、法國和其他國家的做法也在被調查,這些國家有可能會讓它的播出成問題,他們擔心可能會在更多的國家引起反響。同時,為了擁有“軟實力”,中共絕對需要有一個受尊重的能在國際上連續播出的新聞頻道。”

根據達林,彭帥“要麼處於被監視居住,要麼是在指定的地點被監視居住。在指定的地點被監視居住的人至少有5萬人。“指定的地點監視居住”這個被失蹤的體系是在2013年建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