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美國重返世界舞台:拜登如勝選將帶來的改變

音頻 05:29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報紙摘要 RFI
作者: 林蘭
18 分鐘

11月3日美國大選日益臨近,周日的《世界報》頭版聚焦拜登如果勝選,將會對國際政治帶來的改變。報紙內頁以多版各角度梳理分析他的外交主張,概述主要內容包括:承諾美國將重返世界事務中心,特別是在全球氣候議題;重拾多邊主義,打破特朗普執政四年美國在國際外交的退撤;夢想重新復興西方民主國家,但比須面對被中國、俄羅斯或土耳其佔領之地;歐盟希望重新平衡大西洋兩岸關係,但反歐的特朗普更青睞英國和自由派民主國家;最後是在經濟層面,特朗普主導的貿易戰應不會被終止。

廣告

《世界報》在地緣政治版刊出該報駐華盛頓特約記者Gilles Paris的長篇綜述,題為“重返世界舞台,拜登勝選將會帶來的改變”。作者寫道,自拜登離開擔任副總統時居住的華盛頓美國海軍天文台已過去四年,如果11月3日他能重返美國執政中心,將會與默克爾、特魯多等老友再續前緣,也會接觸如匈牙利總理奧爾班、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沙特王儲本·薩勒曼,俄羅斯總統普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既熟悉又迥異的世界,因為他是特朗普繼任。而後者助長了美國盟友國間的歷史性信任危機,削弱了國際僅存的多邊主義,特別是在全球應對氣候變暖及遏制伊朗核計畫的國際努力,損害了美國自身形象,並前所未有的使美國所作所為與自己始終堅稱的價值觀背道而馳。

“與美國一道”取代“美國優先”

文章隨之簡介拜登自1973年開始的長期政壇生涯,他在富有聲望的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經歷對其成為奧巴馬的副總統及可能問鼎白宮的重要意義。回顧分析他在美國曆次重大外交事件、如出兵伊拉克、海灣戰爭、阿富汗撤軍的選擇中顯示了他的典型國際主義民主黨人的立場,帶有強烈的干預主義色彩。在大選民主黨內初選時,他選擇了該黨復興派的外交主張,認為美國在軍事、經濟、影響力及軟實力方面的長期領先使其在國際事務中具有節拍器的作用,而世界的混亂可以部分解釋為華盛頓自己放棄了這一作用。他今年三月在《外交事務》雜誌上的長篇文章進一步闡述對世界及美國地位的看法,認定“世界不是各自獨成結構。”七十年來,美國在歷屆總統領導下,在起草國際規則,達成協議、建立國際機構方面發揮了領導作用、推動了集體安全與繁榮,直至特朗普執政。他說“如果我們放棄這一責任,要麼有人會取代我們,但不會是以有利於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方式,要麼無人取代而導致世界混亂。” “二者都不對美國有利”。文章認為這是拜登外交思想的主軸,以此框架他承諾美國將重新開放接受難民、重新加入全球氣候談判、重拾多邊主義,重新重視維護與歷史盟邦的友好關係。文章說,特朗普2017年就任時首個出訪國是沙特,拜登如果當選預期首訪國可能是關係已被特朗普大大削弱的德國。

“民主世界峰會”

拜登早在十年前就提出過美國的回歸,以修復因出兵伊拉克和2008年金融危機而受損的形象。現在他重提這一願望,並承諾在就任第一年就要在美國組織召開“民主世界峰會”,以美國為核心團結各民主國家,抵抗各種反自由及威權主義。

文章寫道,要實現拜登這一雄心面臨眾多障礙,首先就是美國國內,要應對為數眾多的、歷史性的危機:新冠疫情、經濟復興、政治兩極化,對機制信心缺失等等,拜登政府必須全力以赴,加之要面對共和黨四年執政後的財政問題,親近拜登的參議員庫恩斯就在外交雜誌警告,“為整合共識支持美國充當世界領導地位,必須要說服普通美國人為國際參與和結盟做出付出。”

重振北約

文章說,拜登無疑將重振北約,他曾說北約是“歷史上最好的聯盟典範”。而歐洲人將不得不在美國和為自己保留更大戰略自主權之間做出選擇,包括對北京和華盛頓的關係。而美國人可能會幼稚認為歐洲當然會站隊華盛頓一方。

保持中國政策的連續性

就對中政策,文章最後指出,拜登很可能會保持對華政策連續性,儘管他在競選時最終以“重要的競爭者”、而不是以“對手”來定位中國,放棄了將中國視為美國一個相當威脅的主張,但歷屆美國政府都抱有的希望中國會因經濟開放而步向民主自由、在習近平強化民族主義面前已經時光不再,但拜登不會訴諸於蓬佩奧式的對中共系統性污名化做法,而他就南海爭端、香港及新疆維吾爾人受迫害等議題比特朗普更一貫地譴責北京。

拜登在《外交事務》雜誌文章中說,有能力聚合華盛頓的盟友面對北京,這將是更有效制約中國實力的關鍵。承諾“美國必須對中國強硬”以避免中國對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掠奪,打破市場的不公平競爭,他強調“應對中國挑戰最有效的方式是建立美國與盟友夥伴國的統一戰線,以抵制北京的違規及侵犯人權”, 同時繼續“與北京就氣候變化、核不擴撒以及全球健康保障等共同利益領域進行合作”。文章最後總結說,拜登的“與美國一道”或許可以取代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但口號距離最終實現仍有漫長路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