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中國與印度留學生減少 法國商校擔憂

音頻 04:35
2017年時任法國總理卡澤納夫訪北京大學期間手持中法兩國國旗等待的學生。
2017年時任法國總理卡澤納夫訪北京大學期間手持中法兩國國旗等待的學生。 © AP - Fred Dufour攝影

今天是2021年2月21日星期天,在今天的法國報刊摘要當中,一起來關注法國大學校對亞洲學生減少的擔心。

廣告

法國大學校一直以來是亞洲多國留學生的心頭好。但近期多所大學校發出預警:來自亞洲的留學生越來越少了。雖然來自非洲國家的留學生不斷走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彌補,但在招生當中非常依賴國際生的學校當中,亞洲留學生的流失,將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法國回聲報在這個周末對這一現象做了透視。

大學校是法國高等教育機構的一種,法國國家教育部規定,大學校是經過競賽考試招生並確保高水平教學的高等教育機構,法國在18世紀通過國家層面規定了第一批大學校的名單,現如今已經擴張到超過兩百所,包含工科,理科,藝術,農學,商科,衛生,教育等等,而大學校數量的增長也和法國大學校聯合會息息相關。這一協會成立於1973年,創始成員共有11所高等工程師學校和1所商校,由於名聲遠揚,備受外國留學生的青睞,一些外國學校也希望通過加入協會,獲取大學校這一名號。然而,近期法國大學校聯合會卻對亞洲留學生的數量減少感到十分憂慮。

回聲報在這個周末報道稱,首先,今年申請來法國接受教育的外國留學生數量和去年相比增長了10%,其中60%的申請書來自非洲法語國家。雖然有疫情和入境限制等出行挑戰,但持有長期學生簽證的非歐洲留學生,仍然屬於為數不多的被允許入境法國的群體。在這當中,根據法國大學校聯合會的數據,和去年相比,申請進入協會成員大學校今年的非洲學生檔案數量也增長了30%,這當中又數非洲法語國家的申請學生佔多數。然而,不僅申請法國大學校的亞洲國家留學生數量下降了,就整體而言,和去年相比,申請來法國的亞洲留學生全部數量也減少了18%。

在中國和印度留學生的眼中,法國大學校當中的商科學校有着特殊的魅力。回聲報報道稱,2014年到2019年這一期間,法國商科學校的外國留學生人數翻倍,當中的主力軍是中國人和印度人。現如今,許多商科學校的外國留學生能佔到全體學生人數的一半以上,現在中國和印度這部分留學生出現數量下滑的現象,受到波及的學校急需強化宣傳招生工作。一些商校表示,希望來法國的印度學生疫情期間經常被拒絕頒發法國簽證,這給學生和學校都造成很大困擾。法國官方教育口則把問題歸咎於印度去年5月到8月之間“非常嚴格的封禁政策”。

這是印度學生的情況。而中國學生現在不愛來法國,是出於另外的原因:回聲報指出,對中國留學生而言,安全是頭等重大的事情,並引述斯特拉斯堡一所商學院一名負責人的話稱,“中國留學生認為,法國治理疫情不到位,因此大部分更傾向於把留學計畫做推遲處理”。

回聲報報道稱,雖然留學生數量出現波動,但由於大學校當中的商校並不把全部的雞蛋放在亞洲這個籃子里,因此事情並沒有嚴重到震動大學校財政計畫的程度:現在,拉丁美洲,非洲都是法國大學校的重點宣傳區,而且不幸當中的一絲小確幸:根據法國大學校聯合會的說法,特朗普的政策把許多亞洲留學生引流到了歐洲。不過拜登上任後,情況還要另看。

以上是大學校當中商校的情況。而工程師學校,問題則並沒有這麼嚴重:外國留學生的佔比較小,而且工程師學校更加註重培養非洲生源的招收。不過,工程師學校也有它們的憂慮:由於許多南美洲贊助方凍結了學生獎學金,無力承擔學費的學生自然就選擇不來。另外,伊朗的學生也面臨貨幣貶值帶來的留學經濟壓力。目前法國大學校的工程師學校當中,90%的課程是用法語授課,而疫情期間,許多語言中心和測試中心活動受限,學生們拿不到證書,也無法來法國學習。